杜新忠戒毒网--戒毒门户 权威媒体
联系杜新忠:13757963812 | 网站地图
全国物质使用障碍社会心理干预 培训(初级)班通知 2019年全国药物滥用防治研讨会通知
首页 > 当前位置:>毒品各论 > 致幻剂 > 正文
致幻剂
迷幻药减少了对酒精的渴望与滥用
2019-05-24 18:35:02 来自:Medscape医疗新闻 作者:PaulineAnderson 阅读量:1

  初步研究结果显示,只要服用两剂迷幻药裸盖菇素(psilocybin),持续8周,就能显着降低酒精使用障碍患者的饮酒量和对酒精的渴望。在第一项使用现代临床试验设计研究酒精依赖症患者的迷幻剂的影响的研究中,调查人员在纽约大学(NYU)发现使用裸盖菇素能显着减少饮酒量以及减少对酒精的渴望。“迷幻药研究有潜力,如果以严格的方式进行,真正改变精神病学的面貌,”研究调查员凯利克拉克博士告诉Medscape医学新闻。然而,她补充说,迷幻药的风险“不应被低估”。
  
  该研究结果发表在2019年美国精神病学协会(APA)年会上。
  
  对致幻剂越来越感兴趣
  
  这些发现有助于越来越多的关于使用迷幻药治疗精神疾病的研究。该多效、双盲、随机对照试验评估了裸盖菇素辅助心理治疗对180例酒精依赖患者的疗效。酒精依赖是根据DSM-IV标准确定的。
  
  裸盖菇素是一种天然产生的5-羟色胺能致幻剂。与另一种迷幻药麦角酸二乙胺(LSD)一样,它也是一种5HT2A受体激动剂。裸盖菇素是研究最多的致幻剂之一。凯利克拉克说,研究人员选择它作为当前研究的原因之一是,它的作用时间(约6至8小时)使门诊治疗成为可能。相反,LSD的作用时间可以长达12小时,这就需要住院过夜。
  
  参与者被随机分配接受裸盖菇素24-40mg/70kg或抗组胺剂苯海拉明50-100mg,分两个剂量疗程。选择苯海拉明(多个品牌)作为对照药物,是因为它对成瘾没有影响,但仍然可能“让人感到有点头晕,”凯利克拉克说。
  
  所有患者接受两种类型的心理治疗。一种是动机性访谈和认知行为疗法的结合。另一种是特定于迷幻体验的,包括“谈论病人可能期望的事情和做一个生活回顾,”凯利克拉克说。患者在第4周和第8周接受了药物治疗,并在两次服药之间参加了治疗会议——“所以每月两次,”凯利克拉克说。
  
  患者在每次服药后8小时完成神秘体验问卷(MEQ)。凯利克拉克说,MEQ“是药物治疗过程强度的一种衡量标准”。凯利克拉克展示了56名参与者(32名男性和24名女性)的初步结果,他们都完成了前12周的试验。研究对象平均年龄为46.0岁(范围为25.0-65.0岁);平均受教育程度为16.9年。平均每天的饮酒量为5.0(范围为0.8-15.9)。参与者平均饮酒天数为75.5天。平均每天饮酒7.5杯。
  
  由于研究还在进行中,研究人员不得不保持研究的盲目性。为了初步分析,研究人员根据MEQ评分中值将患者分为高MEQ组和低MEQ组。(MEQ得分中位数为0.26,MEQ得分平均值为0.354)。高MEQ组和低MEQ组在基线和第一次服药前的每日酒精摄入量没有差异。
  
  然而,在第12周,即参与者服用第二种药物一个月后,高MEQ组与低MEQ组相比,饮酒显着减少(P<.05)。在高MEQ组参与者中,饮酒天数的百分比明显低于低MEQ组(18.73vs.40.47;P<.05),日饮酒量较低(2.63vs.7.01;P<.01)。MEQ高的那一组明显降低了对酒精的渴望(P<0.01)。两组在抑郁和焦虑的测量上没有显着差异。
  
  当被问及如果服用裸盖菇素的参与者有神秘体验,这项研究是否真的会被蒙住双眼时,凯利克拉克说:“我们预计,如果你什么都感觉不到,那么你很可能没有服用裸盖菇素;如果你有非常丰富的体验,那么你很可能有。”因此,尽管这项研究在技术上是盲目的,但对有些人来说,这项研究基本上是没有盲目的,或者只是在名义上盲目。”
  
  她指出,患者有可能在不服用迷幻药的情况下获得“自发体验”。她说:“在匿名戒酒协会的文学作品中,很多人都有‘回归上帝’的时刻,而这正是促使他们康复的真正原因。”
  
  “有前途”的发现
  
  凯利克拉克是这项研究的治疗师之一。她说,在某些情况下,她无法判断病人是否服用了裸盖菇素。裸盖菇素可以通过改变患者看待世界的方式来减少对酒精的依赖。“这可能会改变你对自己、对他人、对饮酒的定位,”凯利克拉克说。
  
  她形容这项新发现“很有希望”,但指出酗酒是一种“高度慢性疾病”。然而,即使对那些复发的人来说,这种新方法也可能带来希望。凯利克拉克说:“如果我们能让人们参与到治疗中来,如果我们能与他们建立良好的关系,那么即使是那些将来复发的人也有可能重新回到治疗中来,治疗的轨迹也会有所不同。”
  
  裸盖菇素已被研究用于治疗其他成瘾,包括烟草成瘾,以及其他精神疾病,如抑郁症和焦虑症。凯利克拉克的团队即将开始招募裸盖菇素治疗重度抑郁症的多组试验人员。
  
  其他致幻剂正被用于各种精神疾病的研究。一个大型的第三阶段试验正在调查MDMA,也称为摇头丸,用于治疗创伤后应激障碍。
  
  下一个大的研究趋势
  
  密西根大学安娜堡分校精神病学教授、医学博士SagarV.Parikh在评论MedscapeMedicalNews的研究时说,对裸盖菇素及其相关药物的研究是精神病学的“下一个趋势”。
  
  “现在还为时尚早,但我认为已经有足够的科学证据来证明这一点,”他说。Parikh指出,迷幻药的研究可以追溯到几十年前。事实上,加拿大多伦多成瘾与心理健康中心(CenterforAddictionandMentalHealth)的前身在20世纪60年代出版了一本书,重点介绍了LSD在酒精中毒治疗中的应用。
  
  但是过度使用迷幻药成为了一个巨大的社会问题,导致这些药物成为受控制的物质,随后相关研究停止,Parikh说。他说,研究工作正在重新加速。他强调,这项新研究的结果是非常初步的。“当这是第一两个研究时,我不太想太兴奋,”他说。
  
  他指出,目前在酒精使用障碍方面存在“巨大的治疗缺口”。“我们现有的治疗方法都没有那么有效,它们都依赖于某种类似的机制,”他说。他说,裸盖菇素“令人兴奋”的地方在于,它有一些科学依据。他说:“从基础科学研究来看,裸盖菇素会导致大脑小区域发生一些长期变化,这些小区域与情绪障碍以及成瘾有关。”
  
  Parikh说,使用迷幻药的精神病学研究“仍处于起步阶段”,因此它往往集中于“最普遍的疾病”,如酒精依赖、抑郁和焦虑。他说:“由于在这一领域进行研究非常困难,而且费用昂贵,所以人们都把注意力集中在这些昂贵的项目上。”
  
  这项研究由Heffter研究所资助,并由Carey和ClaudiaTurnbull、EfremNulman博士和RodrigoNino个人捐赠。美国精神病学协会(APA)2019:摘要P6-17,第6届会议。
[责任编辑]杜新忠
杜新忠戒毒网--戒毒门户 权威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