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新忠戒毒网--戒毒门户 权威媒体
联系杜新忠:13757963812 | 网站地图
戒毒专家—杜新忠记事 《2018年世界毒品报告》(中文摘要、英文版全文)
首页 > 当前位置:>毒品各论 > 致幻剂 > 正文
致幻剂
美国最危险的人:嬉皮士导师的传奇一生
2018-08-20 15:45:31 来自:杜新忠戒毒网 作者:杜新忠转 点击量:
  今年是哈佛大学心理学教授蒂莫西·利里(Timothy Leary)逝世10周年,一部关于他生平的电影正在紧锣密鼓筹备中,计划出演利里的是好莱坞明星莱昂纳多·迪卡普里奥。其实无论谁来演都会很好看,因为利里的一生充满传奇色彩,可以用这样几个关键词来描述:哈佛教授、学术明星、迷幻药、先锋艺术家、精神导师、美国中央情报局、嬉皮士、亿万富翁、好莱坞明星、贩毒集团、恐怖组织、双料间谍……美国前总统尼克松称他是“美国最危险的人”。
  
  1973年1月17日,洛杉矶国际机场戒备森严,50名全副武装的防暴警察端着冲锋枪严阵以待。下午,一架从阿富汗飞来的波音客机降落在机场,从飞机上走下一位满头白发的中年男人,在场记者立刻认出他就是大名鼎鼎的利里。老记们事后承认,他的笑容还是那么富有魅力,即使等待他的将是漫长的刑期。
  
  至此,利里的中年危机终于告一段落。
  
  中年危机:
  
  故事要从1960年夏天说起,在墨西哥的一个度假村,当时利里已经坐稳了哈佛大学心理学系教授的位子,可他总觉得生活里缺少点什么。利里从来就不安分守己,年轻时做过很多出格的事情,甚至曾被西点军校开除,因为他把几瓶酒偷偷带进了军官宿舍。后来他发奋读书,考上了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拿到心理学博士学位。之后他被加州一所医院聘为心理学部门的主管,还发明了一套心理测验方法,被人称作“利里测试法”。1959年他被哈佛大学聘为教授,因为他口才好,讲课生动,深得师生喜爱。但他的个人生活却是一团糟,刚离了第二次婚,第一个妻子又自杀身亡。
  
  “试试这个吧。”一个朋友让他尝试墨西哥的毒蘑菇。他读过《时代》周刊3年前刊发过的一个长篇报道,详细描述了印第安毒蘑菇的致幻作用。利里虽然是个心理医生,之前从没有尝试过致幻剂,可在墨西哥的阳光下,他忍不住好奇心,把毒蘑菇吃了下去。
  
  “这是我迄今为止最具宗教色彩的一次经历。”利里事后写道,“所有的美、宗教启示、感官享受、历史的真相、上帝、魔鬼……所有这一切都来到我的身体里,却又游离于灵魂之外。”
  
  回到哈佛大学后,利里立即着手研究毒蘑菇的主要成分——费洛赛宾(Psilocybin)对人类意识的作用。他招来一批哈佛大学学生做志愿者,和他们一起服药。他发现费洛赛宾能让服用者进入宗教冥想状态,后来他甚至把费洛赛宾给监狱犯人服用,以期证明这种致幻剂能像宗教那样把坏人变成好人。这时,显而易见,利里已经不再是一个严肃的科学家了,他不仅满足于研究费洛赛宾的功效,而且想借助致幻剂的力量改变人的思维,甚至制造一种新的宗教。
  
  不久,一个名叫霍灵海德的英国学者来到哈佛,利里给他服用费洛赛宾,他觉得不过瘾,拿出一瓶蛋黄酱说:“试试这个,混了LSD的。”利里知道 LSD全名叫麦角酸二乙酰胺,是一种人工合成的致幻剂,其发现者阿尔伯特·霍夫曼(Albert Hofmann)也正是费洛赛宾的发现者。他试了一勺,结果大吃一惊。LSD让原先静止不动的桌椅板凳变活了,所有颜色变得更加鲜艳,更妙的是,LSD的效力比费洛赛宾强很多倍,只要10微克就足以让人进入迷幻状态,一勺纯LSD可以让5万人暂时变成疯子,事后也没有任何副作用,不会让人上瘾。
  
  和所有第一次尝试LSD的人一样,利里被彻底征服了。他很快把费洛赛宾丢到一旁,转而研究LSD,说是研究,还不如说是传道。他以哈佛教授的名义广泛邀请各界名人来家里一起服用,其中包括一位名叫玛丽·平绍特的画家,她丈夫是美国中央情报局(CIA)的高级官员,通过这层关系,当时的美国总统肯尼迪也曾服用过利里提供的LSD。肯尼迪被刺后不到一年,平绍特也被谋杀,她的日记本神秘地失踪了。
  
  LSD彻底释放了利里的野心,他不再满足于让犯人从良,他编写了一本致幻剂使用手册,教导读者用何种方式,以怎样的心态服用致幻剂,才能顺利达到宗教般的极乐世界。他利用自己哈佛教授的身份,广泛宣传LSD好处,却只字不提LSD的危险性,这令哈佛大学将他开除,他是哈佛大学上世纪开除的第一个教授。
  
  一个亿万富翁找到了利里,他在距离纽约市不远的一个名叫米尔布鲁克的地方有一个庄园,其中心是一幢有64间房子的大别墅。这个富翁邀请利里及助手搬进来,这帮人都是心理学家,经常连着好几天服用大剂量的LSD,然后详细记录自己的感觉和反应。纽约各界名人知道了这个消息后纷至沓来,利里居然依靠 LSD进入了向往已久的富人和名人圈。1964年,利里娶了第三位妻子,一个漂亮的瑞典模特。可惜这段婚姻只维持了3年。后来那个模特改嫁,生下了著名演员乌玛·瑟曼。
  
  利里的招摇做派很快引起美国政府注意。1965年,利里从墨西哥带了3盎司大麻回国,被警察当场抓获,被判处20年监禁,罚款3万美元。虽然很快他就被保释出来,但他仍然是美国到那时为止因贩卖毒品被判刑最重的人。
  
  其实,美国政府不但对利里的一举一动了如指掌,对LSD的了解都比利里更清楚,因为当初就是CIA首先把LSD引进美国的。
  
  LSD真正的始作俑者:
  
  感谢美国的情报解密法,CIA保守多年的惊天秘密终于得以重见天日。据最近公布的资料,美国的军事情报部门早在二战期间就着手研究怎样控制人的思维。当时他们是想找出一种“审讯药”,让犯人吃了不打自招。他们试验了包括大麻、鸦片和海洛因在内的多种毒品,间接造成了它们在美国的流行。二战结束后,冷战又开始,美国情报部加大了研究力度,为此还专门成立了一个部门,实施“蓝鸟”(Bluebird)计划,秘密雇用了一批前纳粹医生,全盘继承了他们从集中营犯人那里得来的“研究成果”。
  
  1949年,LSD自欧洲传入美国的学术界。CIA很快就得知此事,并立即开始在犯人、毒品贩子和妓女等人身上试验LSD作为审讯药的潜力。可研究发现LSD能引发实验对象产生妄想症,说出来的话十有八九都是瞎编的。于是蓝鸟计划的负责人又建议把LSD 当作“抗审讯药”,让深入敌后的特工随身携带,被捕就吃下一点,然后就可以对敌人胡说八道了。从这个例子可以看出CIA在LSD研究上的混乱状态。
  
  1953 年,CIA借口苏联已经有了神经性生物武器,从国会要来更多的拨款,成立了一个权力更大的研究机构MK- ULTRA。关于这个组织的宗旨,曾有过一份说明,却只复印过一份,因为它实在太过震撼。原来,CIA发现服用LSD的人会在短时间里变成疯子,于是就想到给敌国领导人下药,让他们在公共场合出丑。为证明这一点,CIA开始从自己人身上下手,在不预先通知的情况下给自己的雇员服药,观察他们的反应,最后竟发展到在圣诞派对上集体服药。不用说,CIA开了有史以来最疯狂的一次派对。不过CIA后来玩火自焚,一个军医在LSD的作用下跳楼自杀,直到多年后 CIA才公开了这件事,给那个军医的家属赔了一大笔钱。
  
  公认最早提出LSD具解放思想作用的艾尔弗雷德·哈伯德(Alfred Hubbard)也是一名前美国战略情报部(CIA前身)的间谍。他像利里一样被LSD彻底征服,自50年代开始以传教士般的热情在美加地区散发LSD。他最早的顾客就是曾经写出《美丽新世界》的作家奥尔德斯·赫胥黎(Aldous Huxley),后者在LSD的启发下又写了一本更加著名的《知觉之门》,提出人的神经系统只是起过滤作用的门,挡住了来自外部世界的真实信息。像LSD 这样的致幻剂只不过为人们打开了这扇门,所以不应该叫做“迷幻”,而应该叫做“显灵”(Psychedelic)。也就是说,LSD的作用并不是固定的,它只不过让你变得更像你自己而已。后来的科学研究初步证实了这个判断,LSD可以模仿人脑中的神经传递因子,破坏大脑中负责处理和过滤外来信息的那部分组织的功能,所以服用者才会感到所有颜色和声音都变得更加鲜艳和生动。
  
  正是这些鲜艳的颜色和生动的声音,让一个名叫肯·凯西(Ken Kesey)的年轻人彻底改变了人生观。
  
  飞越疯人院:
  
  50 年代末期,CIA曾经出资在斯坦福大学开展致幻剂研究,以75美元的酬金公开招募志愿者。凯西跑去应征,结果成了CIA的试验品。可是,致幻剂让他开了窍,回家后写了本畅销书,名叫《飞越疯人院》,根据这本书改编的同名电影一举获得5项奥斯卡大奖。凯西用得来的稿费在旧金山附近买了个农场,整天办LSD 派对。后来他想让全美国人民都迷幻起来,便和一帮朋友一起驾驶一辆涂满颜色的校车周游美国。可是,当他们开到米尔布鲁克别墅拜访利里时,却遭到了冷遇。那时利里自认为是个严肃的学者,在他看来,这群衣衫褴褛,举止狂放的加州人就是一群小丑。同样,凯西也看不惯利里等人的做派,认为他们都是一些刻板的学究。凯西回到旧金山后,继续广泛宣传自己的理念,到处传播LSD。不久,媒体便发明了一个新词用来描述这群疯子:嬉皮士(Hippies)。后来有人说,嬉皮士=婴儿潮时期出生的大学生+LSD,这个评价虽然过于简单,但也相当准确。
  
  可惜嬉皮士们的好日子没过多久。 1966年,当时的加州州长里根宣布LSD为非法药物,这等于断了嬉皮士们的口粮,他们不干了,开始了一系列静坐抗议。1967年1月14日,在旧金山著名的金门公园内的草坪上,举行了一次有史以来最奇特的聚会。2.5万多人没有任何原因地来到这里,坐在草地上看书、聊天、弹琴、唱歌,气氛祥和。这次被命名为“人类大聚会”的活动是由当地一家有名的嬉皮报纸《神谕》组织的,报纸主编特别喜欢利里,专门把他请来发表演讲。利里意识到这是千载难逢的机会,他可以利用这个舞台树立自己的威信,宣传自己的理想。于是,他做了充分的准备,在集会上发表了一次经典演说。利里本来口才就很好,那天他专门准备了很多短语,并特意降低了语速,好让听众认真消化他说的每一句妙语。演讲最后,他一字一句地说出了三个短语:“审视内心,关注社会,退出世俗”(Turn On, Tune In, Drop Out)。他后来在一本自传中解释说,Turn On的意思是解放自己的感觉器官,审视内心世界,体会不同层次的知觉意识。Tune In的意思是关注周围的一切,让自己的意识与周遭环境相互和谐。Drop Out的意思是不再依靠外力,相信自己头脑中蕴藏的力量,依靠这股力量达到快乐的顶点。可是,那天台下的听众并没有意识到这三个短语背后还有那么多学问,他们只听出了两个意思:吸毒和逃避。其实他们早就在这样做了,但从一个前哈佛大学教授嘴里说出来,感觉立刻就不一样了。
  
  从那天开始,利里正式成为嬉皮士的代言人。他要带领大家冲出世俗的疯人院,去到一个极乐世界。可在外人看来,利里本人才是疯人院的院长,他手下的这群浑浑噩噩的嬉皮士们是整个社会的寄生虫,美国的未来绝不能寄托在这些人的身上。
  
  可还没等美国政府插手,嬉皮士们自己就把这个乌托邦毁掉了。来自美国各地的各色各样年轻人蜂拥而至,使旧金山出现了严重的粮食和药品短缺。来自世界各地的游客也蜂拥而至,把旧金山的嬉皮士聚居区变成了旅游景点。最后,各色毒品贩子也涌进旧金山,为争夺地盘大打出手。旧金山迅速从美国最宜居的城市变成了美国最危险的地方。嬉皮士们纷纷转移到乡村,利里也不例外,他和新娶的第四任妻子在一个贩毒团伙的资助下搬到洛杉矶北郊,过了一段隐居的日子。可 CIA并没有放过他。一次他在车里抽大麻,被巡逻的警察抓个正着。由于先前的案子还没了结,美国法院来了个二罪归一,判了利里20年徒刑,立即执行。那时利里已经49岁了,这等于宣判利里终身监禁,他当然不甘心。
  
  1970年9月12日,利里趁犯人们吃晚饭的时候,偷偷溜出来,爬上一棵大树,借劲跃上高墙,再掏出他妻子探监时偷偷带进来的皮手套,抓住铁丝网一跃而过,自导自演了一场真人版的《飞越疯人院》。帮助他逃跑的是美国一个激进的恐怖组织,他们给利里化了装,伪造了一本护照,乘飞机逃出美国,并辗转到了瑞士。美国政府得知此事,立刻来要人,瑞士政府却拒绝引渡利里,利里因此得以在瑞士逍遥了两年。之后,利里认识了一个名叫乔安娜的神秘女人,两人迅速坠入情网。乔安娜劝说利里离开瑞士,逃到东方去。可他们在阿富汗转机时被CIA 特工抓获。美国迅速与阿富汗政府达成秘密协议,将利里引渡回国。 CIA官员后来说,利里间接杀死的人比历史上任何一个人都多,所以美国政府才会不惜一切代价一定要抓住他。后来有资料显示,那个神秘的女人乔安娜其实就是 CIA雇用的双料间谍。
  
  法官给利里设定的保释金是500万美元,约合现在的2100万美元,是迄今为止美国公民保释金金额最大的一个。利里终于明白,自己的好日子结束了。可他还是不甘心,主动提出愿意和CIA合作,揭发同伙的贩毒行为,以换取减刑。这个消息一经媒体刊出,嬉皮士们立刻一片哗然,凯西甚至写了封公开信,劝告利里不要出卖朋友。但利里根本听不进去,他反驳说,他揭发的其实都是一些CIA已经知道了的事情,没有多少价值。即使利里说的是事实,CIA也利用利里的投降打击了嬉皮士们的信念:既然教父都叛变了,还怎么让人继续坚持理想呢?
  
  当初抓利里的是CIA,最后释放利里的也是CIA。1976年,美国媒体开始披露CIA进行LSD实验,之后不久,利里就意外地获得假释。他搬到洛杉矶,频频出入于好莱坞制片人的派对,希望有人能把他的故事买下来拍成电影,借助好莱坞的影响力再火一把,可惜没人响应。1996年5月30日,利里死于前列腺癌,死前他曾千方百计想把自己的身体冷冻起来,以期将来能复活,但最终没能做到。
  
  利里在好莱坞厮混期间跟很多名人交上了朋友,其中包括迪卡普里奥的父亲和女演员薇诺娜·赖德(Winona Ryder)的父亲,后者甚至让利里做了女儿的教父。利里去世10年后,迪卡普里奥和赖德终于满足了利里生前的愿望,计划中的传记片将由迪卡普里奥主演,赖德父女担任顾问。
  
  这样一部电影,想不好看都难。
 
Timothy Leary
蒂莫西·利里


 
  出生  Timothy Francis Leary 、1920年10月22日、 美国马萨诸塞州斯普林菲尔德
  逝世  1996年5月31日 (75岁)、美国加利福尼亚州洛杉矶
  国籍  美国
  职业  心理学家、作家
  雇主  伯克利加州大学、恺撒家庭基金会、哈佛大学
  知名于  迷幻药治疗
  配偶  Marianne Busch (1945年-1955年)
  Mary Della Cioppa (1956年-1957年)
  Nena von Schlebrügge (1964年-1965年)
  Rosemary Woodruff (1967年-1976年)
  Barbara Chase (1978年-1992年)
[责任编辑]杜新忠
杜新忠戒毒网--戒毒门户 权威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