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新忠戒毒网--戒毒门户 权威媒体
联系杜新忠:13757963812 | 网站地图
戒毒专家—杜新忠记事 《2020年世界毒品报告》(中文提要及英文全文)
首页 > 当前位置:>毒品各论 > 大麻与烟草 > 正文
大麻与烟草
两个不同的大脑区域与尼古丁成瘾程度和尼古丁戒断有关
2020-09-13 19:52:13 来自:NIDA 作者:William Ross Perlman 阅读量:1
  这项研究发现:
  
  吸烟者响应积极的反馈/奖励时,纹状体中的活动变化比不吸烟者少。成瘾严重程度越高,这种作用越明显。  
  称为habenula的大脑区域的活动与尼古丁的戒断/渴望有关,并且在吸烟人群中因尼古丁的给药而减少。  
  当前的戒烟治疗影响哈habenula的活动,但不影响纹状体。
  
  尽管众所周知吸烟会对健康造成破坏性影响,但对于大多数吸烟者而言,戒烟仍然很困难,这主要是由于尼古丁具有高度成瘾性。NIDA最近的一项研究表明,两个独立的大脑过程分别与尼古丁成瘾严重程度和尼古丁戒断有关,这可能是戒烟方面的一些困难。这些发现可能有助于研究人员设计新的方法来帮助更多的人戒烟。
  
  佛罗里达国际大学和NIDA的Jessica Flannery女士及其同事正在分析吸烟者和不吸烟者之间的大脑活动差异。在这项研究中,研究小组调查了两种常用的帮助人们戒烟的药物(即尼古丁贴片和伐尼克兰)是否改变了大脑活动,以及吸烟者和不吸烟者之间的变化有何不同。Matthew Sutherland博士解释说:“了解吸烟者与不吸烟者之间以及服用药物后大脑活动的变化对于改善吸烟治疗很重要。”,该研究的资深研究人员之一。
  
  研究人员集中研究了与成瘾有关的两个大脑区域的活动-纹状体和哈贝纳。纹状体是促进成瘾(即奖励过程)的大脑回路的关键组成部分。ben管可能有助于使尼古丁持续使用的负面强化机制。它由负面结果和缺乏奖励激活,在奖励处理系统上就像“刹车”。
  
  研究人员从24名戒烟过夜的吸烟者和20名非吸烟者收集了功能磁共振成像(fMRI),行为表现和自我报告数据。每个参与者进行六次功能磁共振成像:基线时,伐尼克兰治疗17天结束时和安慰剂治疗17天结束时,每人进行两次功能磁共振成像(有或没有尼古丁贴片)。通过这项实验设计,研究人员可以比较服用药物后吸烟者中稳定的大脑变化和短暂的脑部波动。此外,研究人员通过提供正面和负面的表现反馈,通过旨在测量纹状体和下颌活动的测试来评估参与者的表现。正反馈可以激活纹状体,
  
  尼古丁使用的不同方面与不同的大脑区域有关
  
  
图1.过夜戒烟者对纹状体的积极反馈(奖励)的反应性较不吸烟者低。纹状体的大脑活动是通过对正(绿色符号)和负(红色符号)反馈的响应进行测量的。负值表示对正反馈的响应度更高,正值表示对负反馈的响应度更高。(A)长期吸烟与对正反馈的反应性降低相关,如左图所示。(B)这种作用随着成瘾严重程度的增加而更加明显。右纹状体也观察到类似的效果。
本图片的详细说明:该图根据左纹状体的大脑活动比较了吸烟和不吸烟者对正反馈和负反馈的反应。对于两个面板,左上角的红色符号表示负反馈,左下角的绿色符号表示正反馈。在两个面板中,垂直y轴表示对负反馈的响应减去对正反馈的响应,其中负值表示对正反馈的响应度更大,而正值表示对负反馈的响应度更大。在左侧面板中,左侧的蓝色条表示不吸烟者,大约为-0.09;右边的棕色条表示吸烟的人,大约是+0.03。在右侧面板中,水平x轴指示单个参与者的成瘾严重程度得分。左侧的蓝点代表各个非吸烟者。他们的回应分数大约介于-0.24和+0.04之间。右侧的棕点表示吸烟的人,其成瘾严重度评分为2到10。对于成瘾严重度评分为2的参与者,反应评分范围为-0.02至+0.6;对于那些成瘾严重性得分为3的人,反应得分范围为-0.08至-0.04;对于成瘾严重度评分为4的患者,反应评分范围为-0.02至+0.06;对于成瘾严重度评分为5的患者,反应评分范围为-0.05至+0.08;对于成瘾严重性评分为6的患者,反应评分为-0.05至+0.05;对于成瘾严重度评分为7的患者,反应评分为+0.01至+0.05;对于成瘾严重度得分为8的人,反应得分约为0.14。棕色线表示平均值,并且从成瘾严重性得分为2时的响应得分为约-0.02到成瘾严重性得分为8时响应得分为大约+0.06。
  
  该研究产生了两个关键发现。首先,与不吸烟者相比,吸烟者对正反馈(即奖赏)的反应显示纹状体活动减少(见图1)。成瘾严重程度越高,这种作用越明显,但尼古丁或伐尼克兰治疗并不能减轻这种作用。其次,在过夜戒烟者中,尼古丁治疗降低了对正反馈和负反馈的呼吸作用,但对不吸烟者则不然(见图2)。此外,更多的哈贝动活动与吸烟者的渴望更高。
  
  
图2.吸烟人群中尼古丁治疗降低了对正反馈和负反馈的Habenula的活动  隔夜戒烟者接受尼古丁贴片治疗,他们在实验期间获得了正(绿色符号)或负(红色符号)反馈,显示较低水平的与使用安慰剂治疗的人相比,the气中的活性增加。在非吸烟者中,对尼古丁的反应没有发生大脑活动的显着变化。
本图片的详细说明:条形图说明了吸烟者(左侧的棕色条形)和不吸烟者(右侧的蓝色条形)的正反馈和负反馈,安慰剂和尼古丁对哈贝纳脑活动的影响。浅棕色和浅蓝色条指示对安慰剂的反应,深棕色和深蓝色条指示对尼古丁的反应。第一组和第三组条形上方的绿色符号表示对正反馈的响应,第二组和第四组条形上方的红色符号表示对负反馈的响应。垂直的y轴以0%到0.32%的比例显示了哈贝努尔大脑活动的变化。从左到右,脑部活动的变化如下:对于吸烟者谁对阳性反馈作出反应,使用安慰剂治疗的人增加了约0.16%,约增加了0。尼古丁治疗者中占03%;对于吸烟者,他们对积极的负面反馈做出了反应,安慰剂组和尼古丁组的大脑活动分别增加了约0.24%和0.15%。在对正反馈作出反应的非吸烟者中,安慰剂治疗者的大脑活动增加了约0.11%,尼古丁治疗者的大脑活动增加了约0.08%。在对负反馈做出反应的非吸烟者中,安慰剂治疗者的大脑活动增加了约0.19%,尼古丁治疗者的大脑活动增加了约0.16%。在对正反馈作出反应的非吸烟者中,安慰剂治疗者的大脑活动增加了约0.11%,尼古丁治疗者的大脑活动增加了约0.08%。在对负反馈做出反应的非吸烟者中,安慰剂治疗者的大脑活动增加了约0.19%,尼古丁治疗者的大脑活动增加了约0.16%。在对正反馈作出反应的非吸烟者中,安慰剂治疗者的大脑活动增加了约0.11%,尼古丁治疗者的大脑活动增加了约0.08%。在对负反馈做出反应的非吸烟者中,安慰剂治疗者的大脑活动增加了约0.19%,尼古丁治疗者的大脑活动增加了约0.16%。
  
  研究结果表明,尼古丁使用的不同方面,例如成瘾程度和尼古丁戒断,与不同的大脑过程有关。“特别是,与一个人据称吸烟成瘾程度高有关的大脑过程与纹状体的改变有关。另一方面,吸烟者渴望吸烟的程度与哈贝努尔活动的改变有关。”萨瑟兰德博士说。诸如尼古丁替代疗法之类的当前疗法似乎仅影响与尼古丁戒断和渴望有关的大脑活动,但不影响纹状体活动。因此,同时针对成瘾相关和戒烟相关方面的尼古丁使用的干预措施可以改善目前不良的戒烟结局。
  
  这项研究得到了NIDA资助DA037819和DA041353以及NIDA的内部研究计划的支持。
  
  资源:
  
  Flannery, J.S, Riedel, M.C, Poudel, R, et al. Habenular and striatal activity during performance feedback are differentially linked with state-like and trait-like aspects of tobacco use disorder. Science Advances. 5(10):eaax2084, 2019.
[责任编辑]杜新忠
杜新忠戒毒网--戒毒门户 权威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