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新忠戒毒网--戒毒门户 权威媒体
联系杜新忠:13757963812 | 网站地图
戒毒专家—杜新忠记事 《2020年中国毒品形势报告》全文
首页 > 当前位置:>毒品各论 > 大麻与烟草 > 正文
大麻与烟草
全球再掀医用大麻革命
2020-08-09 11:13:33 来自:法治在线 作者:曹怡 阅读量:1
  医用大麻合法化进程更新
  
  2018年2月,英国政府曾重申表示,尽管英国种植和出口大麻用于医疗用途,但英国政府始终认为大麻没有医疗价值,这一立场的坚持已逾50年。2018年下半年,英国一位医生对患有癫痫的男孩母亲汉娜 ·迪肯(Hannah Deacon)直言不讳地说:“你永远无法得到国民健康服务(NHS)开出的以四氢大麻酚(THC)为基础的药物处方。 ”四氢大麻酚是大麻中的精神活性成分。然而2019年,英国政府对大麻的医疗价值认识有了180度大转弯——其承认了大麻的药用价值。在迪肯女士第一次公开请求该药物的八个月后,她的儿子在国民健康服务(NHS)中获得了以四氢大麻酚(THC)为基础的药物治疗。
  
  人们对大麻的药用价值开发已有数千年。但是,和其他娱乐性毒品一样,大麻的使用在20世纪上半叶开始受到严格限制。因其滥用所制造的恐惧是普遍可见的,限制动作的一个转折点出现在20世纪初的一项研究。当时在埃及的英国医生约翰 ·沃诺克(John Warnock)认为大麻是这个国家大量精神错乱和犯罪的罪魁祸首。
  
  在20世纪30年代,美国饱受道德舆论造成的恐慌,因为大麻在该国受到指控,指控其在墨西哥移民中煽动暴力和腐化儿童。1961年联合国设立了《联合国麻醉品单一公约》。在建立这一国际通行的药物管制制度时,大麻的传统医学价值没有被考虑到,它仅仅被视为有限或没有治疗作用,是一种危险的药物,就像海洛因一样,需要最严格的控制。
  
  植物学研究中发现,植物中有一种化学物质——大麻素,它类似于人体产生的内源性大麻素分子。人类大脑和身体中有一个广泛的受体网络对植物版本和人类版本的大麻素分子做出反应。人体的内源性大麻素系统参与调节身体的一切,从疼痛到情绪、食欲、压力、睡眠和记忆。到目前为止,人类已经在大麻中研究发现了144种不同的大麻素,其中的大多数性能尚未得到掌握。不但如此,人类还在持续地发现大麻素新种类。其中最有名的是四氢大麻酚(THC)和大麻二酚(CBD)。四氢大麻酚是一种让人兴奋的成分,而大麻二酚则不是。大麻二酚被广泛地用作食品添加剂和补充剂。国际社会普遍认为限制毒品的条约是严重阻碍大麻研究的绊脚石。多年来,来自临床试验和其他地方的证据表明:大麻在治疗一系列疾病方面卓有成效——比如多发性硬化症引起的肌肉疼痛、化疗引起的恶心、难治性癫痫和成人的慢性疼痛。
  
  在《麻醉品单一公约》(反对违法麻醉品制造和走私的国际条约)和其他毒品控制条约中,大麻陆续被证明既有助于减轻痛苦,也有助于带来快乐,并且受到广泛的欢迎,大麻也是世界上最广泛种植和使用的非法药物。2017年,地球上几乎每个国家都生产大麻。据联合国估计,全球药物成瘾人数为1.88亿
  
  越来越多的国家(目前已超过30个国家)将医用大麻合法化。在北美和南美,医疗用途之后往往是娱乐用途。一些欧洲国家为了这两种目的已经放宽了法律,德国、法国和英国已经率先采用了大麻疗法。(如果算上服用非法药物总数约2.71亿人)。
  
  大麻安全吗?答案是否定的。虽说服用过量的情况是不太可能出现的,但十分之一的人仍旧有可能吸食大麻成瘾的风险。高剂量、高强度菌株或长期使用还有罹患精神病的风险。青少年则有大脑发育受损的风险。
  
  全球各国大麻立法规定现状
  
  在美国,33个州允许大麻的医疗用途,11个州将大麻的娱乐用途合法化。在全国范围内,大多数人支持使大麻合法化。市场上监控大麻业务的有关公司预测,到2024年,医用大麻将在所有州合法化,几乎一半的人将把其用于娱乐用途。随着反对势力的减弱,大麻在医疗领域的使用正在拉丁美洲蔓延。在阿根廷、哥伦比亚、墨西哥、智利、秘鲁、牙买加和乌拉圭已经发现了这种药物的流通。
  
  一些政府和保险公司将为大麻处方埋单。将近16000名德国病人接受了大麻治疗——主要是治疗慢性疼痛和痉挛。令人难以置信的是,还有一些人用于治疗注意力缺陷障碍。今年,欧洲议会通过了一项(非约束性)投票提高大麻医疗用途,连世界卫生组织也想放宽对大麻的严格限制,承认其医疗效用,以便大麻药用研究进展更加顺利。最引人注目的是,在那些似乎不太可能放松禁毒法律的国家,包括韩国、泰国和津巴布韦,也出现了医用大麻。
  
  在接受大麻医疗使用的国家,获取的便利程度各不相同。国际药物条约在技术上允许医用大麻。但是,负责监督国际毒品条约执行情况的国际麻醉品管制局(INCB)在其报告中始终保持着一种近乎无休止的恼怒口吻,认为医用大麻计划监管不力,并谴责将大麻泄漏给消遣娱乐的使用者。
  
  乌拉圭在2013年就为大麻合法化铺平了道路。但在大麻的法律地位问题上,七国集团(G7)成员国之一的加拿大,在大麻改革道路问题上急速加剧了国际上看待大麻合法化的紧张局势。2018年,加拿大完全合法化了大麻,其所提出的部分理由是,受到监管的合法交易将抑制黑市,从而保护在黑市上购买的年轻人。加拿大的这一举措(完全合法化大麻)在联合国维也纳总部引起了激烈的争论,这个国家面临破坏毒品控制系统的指控。加拿大联邦边境安全暨打击全国帮派罪案部长、曾专责规管大麻事宜的比尔 ·布莱尔 (Bill Blair)承认加拿大不遵守法律。
  
  医用大麻使用趋向自由化
  
  世界各地对大麻的态度正在软化,但像中国与俄罗斯这样的大国,仍对此保持高压态势。由于缺乏全球性的共识,因此无法修改各项毒品的公约。联合国内部也存在分歧,人权理事会和法外处决问题特别报告员对采用严厉政策压制毒品使用的国家出现的侵犯人权行为提出批评,世界卫生组织也希望改变大麻的现状。国际麻醉品管制局(INCB)和联合国药物控制办公室则反对做出任何改变。
  
  不容轻视的另一种可能是——对医用大麻发放许可会导致全球更大范围的大麻使用自由化。墨西哥2020年可能实现大麻使用的合法化与自由化;卢森堡紧随其后,并且很可能成为第一个将娱乐性大麻合法化的欧盟国家;新西兰正计划就这一问题举行公投。一些人担心,所有这些违反规则的行为将在更大范围内破坏一系列国际禁毒公约,这些公约迟早会从根本上被瓦解,只是时间问题。布莱尔不愿透露加拿大就如何解决这一问题提供的可能性帮助。有人提议希望加拿大退出相关国际禁毒公约,但加拿大政府已经出面排除了这种可能性。国际政策专家们感兴趣的一种可能性是,加拿大和其他违法者可以(在他们之间)达成一项“内部”协议,以修改现有的毒品条约条款。要使这成为一种选择,加拿大可能想要等到滥用大麻的“不法之徒”俱乐部更大一些。
  
  在英国,医用大麻是合法的,但如果没有昂贵的私人处方,仍然很难买到,前文中患癫痫的小孩阿尔菲无疑是幸运的。当前进退两难的是,大麻处于一个不寻常的医学禁区:既没有得到人们想要的大部分用途的许可,也没有按照病人通常期望的药物标准进行临床测试。尽管如此,许多国家仍在寻找医用大麻研究的前进道路。比如法国正在推进大麻医学用途的大规模临床试验。
  
  大麻作为一种药物的模糊法律地位将持续多年。长期以来的偏见阻碍了大麻的医学研究,剥夺了数百万患者获得可能有助于他们的治疗的机会。制定规范和批准的药物的工作应该推进很快,但仍然属于刚起步阶段。具有讽刺意味的是,只有当大麻被合法用于娱乐用途时,人们才能更全面地了解它所带来的好处和风险。一旦大麻娱乐合法化造成毒品泛滥,是否又将重回20世纪上半叶那种“一刀切”式的否决将成为国际法专家们新的研究热点。
[责任编辑]杜新忠
杜新忠戒毒网--戒毒门户 权威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