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新忠戒毒网--戒毒门户 权威媒体
联系杜新忠:13757963812 | 网站地图
戒毒专家—杜新忠记事 第28届IFNGO世界大会暨第18届中国药物滥用防治协会学术会议通知
首页 > 当前位置:>毒品各论 > 大麻与烟草 > 正文
大麻与烟草
一次性吸食大麻可能会改变青少年的大脑
2019-01-17 14:36:47 来自:Medscape医疗新闻 作者:乔治·w·citron 阅读量:1
  一项新的研究表明,即使吸食大麻一次或两次,也能显着改变青少年大脑发育过程中几个部位的灰质体积(GMV)。在分析了一项评估青少年大脑发育和心理健康的大型研究项目的数据后,研究人员发现,报告很少吸食大麻的青少年大脑中富含大麻素受体的区域受到显着影响。“我们的动机是研究低大麻暴露的影响,因为虽然人们已经研究了大麻或其他药物对大脑的影响,但是轻度使用的影响非常明显,”共同研究员Garavan博士家告诉Medscape医学新闻。
  
  这项研究结果发表在1月14日的《神经科学杂志》网络版上。
  
  同质样本
  
  Garavan说,尽管之前的研究显示,由于吸食大麻,人的大脑容量有增有减,但大多数研究都涉及长期大量吸食大麻的人,他们同时也抽烟和喝酒。他说:“一些动物模型研究表明,即使是一次给药,也可能会对人的能力和大脑产生影响。然后我们有了这个非常大的样本,这样我们就能够寻找那些报告说自己很少使用药物的孩子。”
  
  研究人员利用IMAGEN研究项目(包括2400名参与者)的数据,确定了那些只报告过一两次吸食大麻的人。然后用各种变量将他们与对照组的参与者进行配对。两组均按年龄进行匹配;性;偏手性;青春期的发展;智商,通过语言理解和知觉推理指数得分来衡量;社会经济地位;总GMV;使用酒精;使用和尼古丁。所有参与者均否认使用任何其他非法物质,也没有人报告使用虚构的对照物质related in,该物质支持自我报告指标的完整性。
  
  研究人员招募了四名祖父母国籍与研究对象相同的青少年,使样本在种族和民族上都是相同的。
  
  脑成像
  
  所有8个成像研究点均进行MRI扫描,使用基于体素的形态测量法(VBM)比较使用组间的GMV。检查原始的t1加权图像是否存在解剖异常或伪影,包括头部运动或重建错误。VBM239处理后,再次检查图像在组织分割或归一化到MNI空间方面是否存在错误。排除任何因任何原因未能通过质量控制的图像。
  
  研究人员对14岁大麻使用者的一个子集进行了为期两年的跟踪调查,调查对象在16岁时的物质使用、认知能力和精神病理学方面的情况。这为评估大麻相关GMV在这些领域的未来功能差异提供了可能。
  
  在47名只吸食过一两次大麻的青少年中,有一人因为扫描质量差而被排除在外。剩下46名使用大麻的青少年参与分析。研究人员还确定了69名参与者,他们在14岁时从未使用过大麻,但在两年后的随访中报告了至少10次使用。这使调查人员能够确定大麻使用者和对照组之间的群体差异是否可能在使用大麻之前就存在。
  
  在基线(14岁)和后续(16岁)使用欧洲学校酒精和其他药物调查项目(European School Survey Project on Alcohol and Other Drugs)对药物使用情况进行评估,该项目是一份自我报告问卷,测量酒精、尼古丁、大麻、大量非法物质的使用情况,以及一项名为相关性(相关性)的虚构控制措施。
  
  参与者用7分制来表示他们在生命中、过去12个月、过去30天以及过去7天使用每种物质的频率。他们还指出了他们第一次尝试每种物质的年龄。
  
  挑衅的发现
  
  报告说,只吸食过一两次大麻的青少年,其大脑中某些富含大麻素受体的区域的GMV水平要高于不吸食大麻的青少年。GMV较大的区域包括双侧内侧颞叶、双侧后扣带回、舌回和小脑。“我们真的不知道为什么。我们也不确定GMV差异本身是否与大麻使用有关,”Garavan说。“甚至有可能在使用大麻之前,GMV的差异就存在了。”也许GMV的差异并不是大麻使用的结果,但GMV的差异是导致儿童更多地使用大麻的原因,”他补充说。
  
  吸食大麻的人在寻求感觉和一些焦虑方面的得分也高于不吸食大麻的人。然而,研究人员不确定这是GMV差异的结果还是其他未知因素的结果。“我认为我们肯定需要进一步调查,”他说。“任何发现,尤其是像这样具有挑衅性的东西,我们都想复制它。”我们想知道这是否有影响,我们需要对此非常谨慎。
  
  违反直觉的发现
  
  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Los Angeles)神经学家、助理临床教授、医学博士周伟康(William Chow)在为《医景医学新闻》(Medscape Medical News)发表评论时表示,其他一些研究表明,“服用大麻的人的大脑颞叶会收缩。”“然而,我认为这只是意味着在成像研究中存在一些差异,”Chow说。“目前我们还不清楚大麻对大脑的影响。”
  
  医学博士亚历克斯·迪米特里乌(Alex Dimitriu)也对这项研究发表了评论。迪米特里乌是加利福尼亚州门洛帕克的一名精神病学家和睡眠医生。迪米特里乌说:“看到这么少量吸食大麻竟能使人的大脑结构和体积发生如此显着的变化,真是令人吃惊。”迪米特里乌并未参与此项研究“更多的灰质对发育中的青少年大脑是好是坏还有待确定,但事实是,即使是低水平的使用也会导致变化,”他补充说。
  
  该研究的作者没有报告相关的经济关系。
[责任编辑]杜新忠
杜新忠戒毒网--戒毒门户 权威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