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新忠戒毒网--戒毒门户 权威媒体
联系杜新忠:13757963812 | 网站地图
戒毒专家—杜新忠记事 第28届IFNGO世界大会暨第18届中国药物滥用防治协会学术会议通知
首页 > 当前位置:>毒品各论 > 大麻与烟草 > 正文
大麻与烟草
这是一篇关于大麻的知识普及贴
2017-11-18 15:03:51 来自:新浪微博 作者:杜新忠转 阅读量:1
 
  大麻到底是什么东西?
  
  一般人所说的大麻学名叫做CannabisSativa,这是一种原产于印度的一年生桑科草本植物,在地球上绝大部分热带和温带地区都能生长。人类种植大麻已经有5000多年的历史了,大麻秆中富含粗纤维,是制作麻绳的好原料,也可以用来织布。大麻种子可以当做食物,也可以提炼出大麻油作为染料,用途非常广泛。 当然了,大家之所以关心大麻,绝不是因为麻绳,而是大麻的药效。很多地区的原住民都曾经发现过大麻的致幻性,把它作为宗教仪式的辅助手段,但是直到半个世纪前科学家们才搞清了这是为什么。1964年,一位名叫拉法尔·麦卓兰姆(Raphael Mechoulam)的以色列科学家从大麻中提取出了四氢大麻酚(Tetrahydrocannabinol,以下简称THC),并证明这就是大麻的主要活性成分。后续研究显示,THC的功能非常复杂,既可以作为止疼药使用,又可以和中枢神经中的大麻受体(Cannabinoid Receptor)相结合,让人产生强烈的愉悦感(想笑),同时还会增加服用者的食欲,这就是为什么一些正在进行化疗的癌症患者喜欢大麻的原因。如今美国有一半的州已经批准了医用大麻,患者可以凭医生处方去专门的大麻店里购买。
  
  既然有这么多好处,大麻为什么会被当做毒品呢?简单来说,判断一种东西到底是不是毒品,必须先问三个问题。
  
  首先要问的问题是,这个东西是否有毒?毒分急性和慢性两种,前者指的是这玩意是否会直接毒死人,像海洛因、可卡因、吗啡和冰毒毒品等等都有很强的急性生理毒性,稍微不小心就会因为服用过量而致死,英文叫做Overdose,美剧里常常被简称为OD。历史上死于OD的名人太多了,维基百科列了一个名单,上面有一百多个名字,这里就不一一列举了。
  
  急性生理毒性是判断某种东西是否是毒品的硬标准,这一点是毫无争议的。大麻的急性生理毒性很低,雄性小鼠的半致死量(杀死一半小鼠的剂量)为1270毫克/公斤,雌鼠则为730 毫克/公斤。这两个数字是非常高的,正常情况下一个人不可能一次服用这么多大麻,除非他想自杀,所以迄今为止全世界尚未发现有任何一个人是被大麻直接毒死的。
  
  那么,大麻是否具有慢性生理毒性呢?这个问题不太容易回答,主要原因在于大麻属于被管制的毒品,实验材料很难得到,研究起来麻烦太多,迄今为止尚无可靠的结论。有研究称长期服用大麻会导致记忆力下降,注意力涣散,情绪失控,但一来这项研究的时间不够长,结论不那么可靠,二来这类研究通常针对的是每天都要抽大麻的重度瘾君子,而大多数大麻使用者都属于偶一为之的轻度使用者,上述研究结论并不适用。
  
  关于轻度大麻使用者的研究非常少,几名来自美国西北大学和麻省总医院的研究人员曾经在今年4月出版的《神经生物学》杂志上发表论文称,即使是偶尔服用大麻的人,其脑部结构也会发生改变。但这项研究只招募了20名志愿者,研究经费是由美国国家毒品滥用研究所和国家禁毒办公室等毒品监管机构资助的,可信度并不高。
  
  其次要问的问题是,这个东西是否具有成瘾性?成瘾性可以分为生理成瘾性和心理成瘾性这两大类,前者指的是戒断后身体出现严重不适,比如全身奇痒、浑身乏力甚至不停地冒虚汗等等。鸦片、海洛因和冰毒等常见毒品的生理成瘾性都非常高,影视剧中经常可以见到公安干警利用这一点判断谁是瘾君子的情节,基本上是可信的。相比之下,大麻的生理成瘾性比较弱,大部分服用大麻者都很容易戒断,难度不大。
  
  心理成瘾性指的是戒断后的心理不适,最常见的心理反应就是消极和抑郁,无论干什么都打不起精神,严重的甚至会因为抑郁情绪得不到解脱而自杀。上述这几种毒品的心理成瘾性也都非常强,这是因为它们都直接作用于人脑中的奖赏回路。所谓“奖赏回路”指的是由神经递质多巴胺(Dopamine)介导的一类神经回路,是人类所有内在动力的根本来源。人喜欢做的所有事情,无论是吃饭喝水还是做爱,都是通过奖赏回路来让人感到愉悦的。人之所以进化出这个奖赏回路,就是因为上述这些事情可以让人更好地繁衍下去,所以通过奖赏回路来鼓励人继续做下去。毒品能够直接刺激人的奖赏回路,这就相当于跳过了感觉系统带来的所有外部刺激,直接让人毫无缘由地“打心眼里”感到高兴,这样的强刺激是任何人都很难抵抗的,这就是为什么心理成瘾性往往比生理成瘾性更难戒除,危害也更大。
  
  但是,心理成瘾性比较不容易测量,不像生理成瘾性那么确凿。现有的证据均表明大麻在这方面也是比较弱的,很难让使用者陷入其中不能自拔。
  
  需要补充一点,大部分成瘾性药物都会增加使用者的耐受性,使得下一次使用时必须增加剂量才能达到和上一次相同的效果,于是成瘾者用药量越来越大,最终即使侥幸保住小命,也会被讨债的毒品贩子逼得家破人亡。事实上,这一点是毒品贩子赖以生存的利器。
  
  同样,目前没有证据表明大麻会导致严重的耐受性。
  
  如此看来,大麻在毒性和耐受性这两个方面都达不到毒品的标准,尤其是和酒精、尼古丁和咖啡因这三样合法的东西相比,差距更是明显。就拿毒性来说,酒精在这方面臭名昭着,全世界每年都有很多人死于急性酒精中毒。酒精的间接毒性也很要命,每年因为酒后驾车而死亡的人更是不计其数。尼古丁就更不用说了,虽然它的急性毒性没那么强,但烟草制品对于身体健康的危害已是公认的常识,香烟就是国家公开售卖的最危险的毒药。
  
  这三样东西的成瘾性也都很高,尤其是尼古丁,是公认的强成瘾物质,之所以有那么多人整天嚷嚷着要戒烟,就是因为尼古丁的瘾太难戒了。酒精和咖啡因的成瘾性稍弱,但也比大麻强。事实上,这3样东西的成瘾性正是酒商、烟草商和咖啡店主赖以生存的法宝。可是,这3样东西在绝大部分国家都是合法的,只对未成年人有禁售烟酒的要求,没有像大麻那样直接禁掉。即使是向未成年人卖烟酒,惩罚力度也比大麻要低得多,这是为什么呢?答案要从毒品的第三个属性中去寻找。
  
  判断一样东西是否是毒品,第三个要问的问题就是,它是否会作用于人的知觉系统,从而改变人的精神状态(Psychoactive)?任何人吸毒都是为了改变自己的精神状态,或者通俗地说,是为了“高”(High)的,这也是毒品之所以存在的唯一的原因。事实上,科学界正是以此为标准对毒品进行的分类。目前公认的分类法按照毒品对于中枢神经系统的作用方式把毒品分成了四大类,第一类是镇静剂(Depressants),即通过抑制中枢神经系统的活性来产生愉悦感。人类使用最广的镇静剂就是酒精,而被列为毒品的镇静剂则包括鸦片、海洛因、巴比妥和吗啡等。第二类是兴奋剂(Stimulants),即通过刺激中枢神经系统的活性产生愉悦感。人类使用最广的兴奋剂是咖啡因和尼古丁,而被列为毒品的兴奋剂则包括可卡因和安非他命等。
  
  前两类毒品都只是改变人的情绪,第三类毒品则直接作用于更高级的人类活动——思想,这就是致幻剂(Hallucinogens)。顾名思义,致幻剂可以让人产生幻觉。人类最常用的致幻剂包括麦角酸二乙酰胺(LSD)、仙人球毒碱(Mescaline)和裸头草碱(Psilocybin,也就是毒蘑菇)等,后两种都来自植物,是原始社会的巫师们经常使用的辅助药剂。
  
  大麻被单独划为第四类,英文叫做Cannabis,原因在于大麻对于中枢神经系统的作用方式非常复杂,对某些功能有兴奋作用,对另一些功能又有抑制作用,同时还能致幻,但又没有很强的成瘾性和急性生理毒性,这就相当于同时具备前三类毒品的好处,但却没有它们的缺点,这就是为什么大麻是目前所有毒品当中定位最模糊的一种,很多人都认为将大麻定为毒品证据不足。
  
  既然如此,大麻为什么会被禁掉呢?这就要从历史说起。
  
  大麻是如何被禁的?
  
  美国的大麻支持者当中流传着这样一个故事,说美国第一任总统乔治·华盛顿非常爱写日记,他在1765年8月7日的日记中写到:“今天的工作是把雄性大麻植株和雌性大麻植株分开,希望没有太迟。”
  
  “你看,我们的开国元勋都抽过大麻,他已经知道大麻只有雌株才有药效了!”大麻支持者们说。
  
  他们没有告诉你的是,华盛顿总统在几周后的另一篇日记中写到:“今天本来计划要做的事情就是收获大麻种子,但发觉种子尚未成熟。”由此可见,这位美国开国元勋只是在为耕种大麻做准备,并不是个瘾君子。
  
  事实上,美国建国初期确实曾经鼓励全体美国人民种大麻,但目的只是为了获取宝贵的植物纤维,和毒品没关系。华盛顿之所以要分开雌雄株,主要是因为雄株的纤维质量比雌株好。另据历史学家考证,早年间的大麻THC含量很低,平均THC含量还不到0.5%,仅靠吸食很难“高”起来,所以最早进入西方国家的大麻主要是产自印度的大麻膏(Hashish),THC含量可以高达20%。事实上,最早开始对大麻的药效感兴趣的是法国的文学圈,早在19世纪初期,一批法国作家就开始了对印度大麻的尝试,他们在巴黎成立了一个“印度大麻俱乐部”,其成员包括波德莱尔(Baudelaire)、戈蒂耶(Gautier)、大仲马(Alexandre Dumas)、巴尔扎克(Balzac)和奈瓦尔(Nerval)等着名作家。
  
  20世纪初期,墨西哥移民将大麻带进了美国,大麻的正式英文名称Marijuana就来自西班牙语。墨西哥气候炎热,非常适合种植大麻。经过墨西哥园艺工人的精心培育,墨西哥大麻的THC含量增加了很多,平均含量高达5%左右,只要将雌株的叶片或者花朵干燥后卷成大麻烟吸食就可以“高”了。
  
  随着墨西哥移民不断向美国内陆渗透,大麻也随之传遍了全美国。也就在同一时期,美国掀起了一股反大麻的风潮。媒体把大麻形容成一种极厉害的毒药,不但吸过一次就会立即上瘾,终生难逃魔掌,而且还能改变人的本性,把吸食者变成疯子或者杀人犯。好莱坞曾经拍过一部宣传片,叫做《大麻疯狂》(Reefer Madness),影片描述了几个来自白人中产阶级家庭的青少年是如何被大麻引诱,最终变成了疯子和杀人犯的过程,很多情节都极尽夸张之能事。该片在美国公映后影响很大,促成了很多州立法禁止大麻销售。
  
  有意思的是,美国医学界在这个问题上集体失声,没人站出来提供科学的意见,告诉美国公众大麻究竟是否像媒体描述的那样危险。学者们在回顾这段历史时都认为,大麻实际上是替墨西哥移民背了黑锅,美国媒体批大麻是假,反移民是真。1930年全美国有16个州通过了反大麻的法案,大部分位于墨西哥移民集中的美国西南部。
  
  上世纪60年代是美国反体制潮流风起云涌的时代,反战运动、民权运动和反政府运动等等交织在一起,把整个西方世界搅得天翻地覆。这些组织不约而同地用大麻作为敲门砖,凡是加入的人都要先吸一口大麻,就好像是加入黑帮前都要先喝一口鸡血一样。后来许多当事人都回忆说,这是促使自己最终走上街头的导火索,因为他们在吸了大麻之后发觉自己并没有上瘾,也没有变成变态杀人狂,反而觉得很舒服,和政府宣传所描绘的情景完全不一样。于是,这些年轻人生平第一次发觉政府对他们撒了谎,他们立刻开始怀疑政府所说的每一句话,最终走到了政府的对立面。
  
  想当初美国政府为了禁毒而故意夸大大麻的危害,没过几年就看到了恶果。这个例子再次说明,靠欺骗可能会得到暂时的胜利,可最终无一例外地会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当然了,政府是不会轻易认输的。1965年美国政府通过了大麻法案,把吸大麻视为违法行为,任何人只要被发现私藏大麻,第一次至少判两年,第二次判5年,第三次判10年以上有期徒刑。1970年美国政府又颁布了一个更加严格的禁毒法案,将大麻和海洛因一并列为一级毒品,比大麻厉害得多的可卡因居然只被列为二级。
  
  就这样,大麻变成了美国的头号毒品,但同时也成为全世界使用最广泛的非法毒品。据估计,全世界每3个人就有1人曾经试过大麻,就连美国总统克林顿和奥巴马都不得不承认自己年轻时抽过这玩意。他们之所以这么做,不是因为诚实,而是为了竞选需要。如果他们否认自己年轻时抽过大麻,反而会被认为是在撒谎,甚至会被认为是一个不合时宜的人。
  
  两位总统的坦白为大麻的最终解禁埋下了伏笔。
  
  大麻为什么会被解禁?
  
  虽然被美国政府列为一级毒品,但大麻的地位非常特殊,多年来一直没有从普通美国人的生活中彻底消失。
  
  在美国生活过的人一定都见过那种卖烟斗的商店,店里展示的烟斗外表花花绿绿,但烟袋锅却都非常小,一次只能装小指甲盖那么大的一团烟叶,哪够抽呢?其实明眼人都知道,这种烟袋锅是为抽大麻的人准备的。大麻比较贵,一般一次只抽一点,用来抽烟的普通烟袋锅体积太大了,不合适。胆子大的烟斗店还会公开售卖水烟筒,装烟的锅子同样非常小,这也是抽大麻用的,因为普通烟袋锅无论怎么节省,总会有一半的THC被浪费掉。用这种水烟筒抽的话既可以避免浪费,又可以把烟雾中的一些有害成分过滤掉,一举两得。
  
  如果说烟斗店只是打擦边球的话,那么一本名为《高时代》(High Times)的杂志则是明目张胆地宣扬大麻文化。这本杂志创刊于1974年,出版人试图模仿《花花公子》,做一本毒品领域的成人刊物。为了开《花花公子》的玩笑,这本杂志每期都会在中页女郎的位置上刊登一幅印刷精美的大麻照片。这本月刊的主要内容就是教导人们如何在家里种大麻,以及如何培育THC含量更高的大麻植株,美国大麻的THC含量正是在这本杂志的帮助下逐年上升的。很难想象美国政府会允许一本以海洛因或者冰毒为主角的杂志在美国公开出版,从这里就可以看出政府对待不同毒品的态度有着很大的差别。
  
  大麻在文化领域的存在感就更强了。服装设计经常会出现大麻叶片的图案,电影和流行音乐里也常常能听到大麻的暗示,只不过都是以外号的形式出现的。大麻在美国俚语中有无数别称,如Pot、Tea、Dope、Grass、Chronic、Reefer、Joint、Weed等等,指的都是大麻。
  
  美国的大麻支持者人数众多,一直在用各种方式宣传大麻的好处。但有时他们也和政府一样,故意夸大大麻的好处,却对大麻的缺点闭口不谈。比如,他们常说,大麻只会让人变得慵懒并感到愉悦,酒精才会引发暴力倾向。但实际情况并不像他们描述的那般美好,毒品的效果虽然存在一定的模式性,但这并不是说服用者对每种毒品的反应都是一样的,这种反应只是相似而已,和服用者本人当时的心情、个性、环境,甚至当时和谁在一起等等都有密切的关系。这就好比一个人走进了一座城堡,每一间屋子里都藏有一类特定的物品,每种毒品的作用只是为你打开一扇门,如果打开的是一扇通往枪械室的大门,你就只能看见枪。至于你进门后是先看到了那把漂亮的古董枪,还是那挺正对着你的机关枪,那就完全取决于你本人的视觉习惯,以及当时的心情了。
  
  还有不少大麻支持者宣传说,大麻是纯天然的植物,属于有机产品。可实际上美国目前的大麻种植业既不环保也不有机,而是正相反,对环境的破坏非常严重。根据美国媒体公布的资料,仅在2013年,加利福尼亚州警察就查获了329个隐藏在山区的非法大麻种植园,从中清理出将近8吨化肥,160升杀虫剂,244个丙烷气罐,61个汽车电池。种植者们还修了89个非法水坝,铺设了长达135公里的输水管。种大麻很费水,这些种植园每个大麻种植季节每天都需要消耗2.4亿升水,比旧金山市全体居民的用水量还要多50%。要知道,加利福尼亚是个缺水的州,这是个很大的负担。
  
  户外种植园毕竟目标太大,很难藏得住,于是很多人把自家壁橱改建成了大麻培育基地,用高瓦数的电灯泡充当光源,这就是为什么美国的缉毒直升机要安装红外线摄像机,如果看到哪家房屋出奇地红,这家主人一准在家里种大麻。
  
  据估计,目前美国本土每年能够生产出1万吨左右的大麻,将近三分之一是在室内环境下种出来的。室内种大麻需要消耗大量电力,一个只能种4株大麻的壁橱耗费的电力就相当于29个家用冰箱。据测算,仅在加利福尼亚州,室内大麻就消耗了该州9%的居民用电量。美国全国室内种植的大麻一共消耗了7座大型火力发电站发出来的电力,可以供170万户居民的日常生活用电。如果折算成温室气体的话,美国境内种植的这1万吨大麻相当于向环境释放了4600万吨二氧化碳。
  
  当然了,美国的大麻支持者们认为,以上这些缺点都是因为大麻不合法导致的,如果大麻合法化了,以上问题都会迎刃而解。换句话说,他们相信大麻所有的问题都源于不合理的定罪,美国的毒品法才是罪魁祸首。他们还到处宣传说,大麻合法化最大的受害者就是酒厂,如果抽几口烟就能“高”,谁还去买昂贵而又胀肚子的啤酒啊?
  
  美国媒体在这场关于大麻合法化的争论当中起到了很关键的作用。无论在哪个国家,记者都是相对较为自由化的一群人,美国记者自然也不例外。尤其是民主党执政期间,在克林顿和奥巴马的表率作用的带动下,美国媒体上充斥着为大麻说好话的文章。奥巴马甚至主动为大麻开脱。他在接受《纽约客》采访时说:“我小时候抽过大麻,我现在觉得这是一个坏习惯,属于恶习,和抽香烟差不多,不过我不认为大麻比酒精更危险。”
  
  美国的首席大法官也站了出来,他对记者表示,自己对于科罗拉多州大麻合法化的投票持谨慎乐观的态度。
  
  有了总统和首席大法官的支持,媒体就更敢说了。甚至还有比写文章为大麻辩护更妙的招数,就在今年年初,美国俄亥俄州戴顿市(Dayton)的一家当地报纸开了一个整版的天窗,编辑解释说,他们本来打算做两个整版的大麻专题报道,左边刊登支持大麻合法化的文章,右边刊登反对大麻合法化的文章,结果编辑部找了半天也没找到任何人能够写一篇反对大麻合法化的文章,所以只能开了天窗……
  
  不少科学家也站出来为大麻说话。美国旧金山医院的一位资深医生对记者说:“在我37年的行医经历中,因为吸食大麻出毛病而来找我的人数是零,而因为喝酒喝出问题而来找我看病的人却多如牛毛。”
  
  就这样,在政府官员、媒体和科学家们的共同努力下,大麻在美国公众中的形象来了个大反转。《纽约时报》和哥伦比亚广播公司(CBS)联合举行了一次民意调查,结果显示有51%的美国人支持大麻合法化。截止到目前为止,美国50个州当中已经有21个州宣布医用大麻合法,华盛顿州和科罗拉多州更是通过投票表决,宣布娱乐性大麻也合法了,所有年满21岁的成年人都可以在位于这两个州境内的商店里名正言顺地买大麻,本文开头所描述的情节反转剧在现实生活中居然真的出现了。
  
  不过,有人认为这几个州之所以极力推行大麻合法化,主要原因是钱。因为这两个州经济不景气,需要增加税收。科罗拉多州政府在2014年头两个月收取的大麻销售税就高达617万美元,随着销售旺季的到来,预计全年将会收取9800万美元的大麻税,并有可能为科罗拉多州居民创造1万个就业机会。
  
  科罗拉多州是个小州,人口总数很低。居民人数排名第一的加利福尼亚州虽然只批准了医用大麻,尚未批准娱乐性大麻合法化,但去年的统计结果显示,仅仅是医用大麻的消费税就已经超过了1亿美元。2013年全美国的合法大麻市场价值为15.3亿美元,随着美国人民对于大麻的宽容度不断提高,娱乐性大麻的进一步放开,有关机构预计5年后全美国的大麻市场将扩大到102亿美元的规模。
  
  另外,大麻合法化还意味着原本用于控制大麻的警力也不需要了,这就相当于在挣钱的同时又为美国政府省下一大笔钱,可谓是一箭双雕。
  
  大麻就是在这样的环境下迎来了第二春。
[责任编辑]杜新忠
杜新忠戒毒网--戒毒门户 权威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