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新忠戒毒网--戒毒门户 权威媒体
联系杜新忠:13757963812 | 网站地图
戒毒专家—杜新忠记事 酒精成瘾患者综合评估/干预研究志愿者招募
首页 > 当前位置:>毒品各论 > 行为成瘾 > 正文
行为成瘾
“网瘾”对神经发育的危害有多大?
2018-04-01 22:38:59 来自:“医学界”微信号 作者:杜新忠转 点击量:
  “很多硅谷巨头预料到了社交媒体对儿童神经发育的这些有害影响,因而将他们的孩子送到了不允许学生使用智能设备的学校。”《新英格兰医学杂志》曾撰文评论。而又一项研究证明:这些硅谷巨头做的,是对的。近期BMC Public Health就刊发了一篇来自UCL和Essex大学的联合研究,指出,使用社交网络对10岁儿童可造成至少长达5年的影响。且对女孩的负面影响比对男孩更大。
  
  ■新问题其实也是老问题
  
  这篇研究提出了一个现在比较普遍的存在于公共卫生和健康研究领域的观点,即,和过去电视的广泛普及一样,互联网和社交网络的广泛应用一定会对公众健康产生影响。
  
  比如电视的普及造成了一系列的内分泌疾病的情况变化——由于看电视是一个保持静止的活动,久坐时间的增加使得整体的空腹胰岛素水平出现波动,观众因为久坐而体重上升,肥胖患者增加等等。而电视的单向输出的传播方式,使得观众认知功能发生改变,比如出现注意力无法集中等问题。在认识到这些问题之后,相关医学会和机构在制定指南的时候,会将电视的推荐每日“摄入量”列入其中。这也是对互联网与健康问题的研究方向。
  
  ■这份研究是怎么回事
  
  这篇研究使用的样本来自 UK Household Longitudinal Study,纳入了共9859名儿童和青少年,年龄跨度为10-15岁。研究采用了正面和负面两份问卷。正面问卷包含“朋友”“家庭”“学校”“学校功课”“生活”6个领域的问题,用于评估其生活幸福程度。问卷设计评分为6-42分,分数越高幸福度越高。另一份问卷则是Strengths and Difficulties Questionnaire (SDQ),这份问卷用于评估包括焦虑、抑郁在内的精神情绪问题,也评估个体的社会功能。与上一份问卷相反,这份问卷得分越高,代表此人身心健康情况越差。
  
  在校正了家庭收入、家长受教育程度等影响因素之后,结果显示,使用社交网络的女孩,随着年龄增长,幸福程度在下降,SDQ分数在上升。男性的幸福度虽然在下降,但是SDQ分数也在下降,虽然总体来说男孩的身心健康程度也是下降的。
  
  同时,使用社交网络的女孩在女性儿童中的总占比,随着年龄增长越来越高,而且比男性在这方面的占比要高。每天使用的时间也随着年龄的增长而升高。分析认为,女性之所以受害更深,是因为女童在社交网络上遭受的压力更大。
  
  女性更在意社交网络中的分享数量和点赞数量,这种情况容易引发焦虑,使得她们一直处于“待机”状态,随时会去刷新数据。同时社交网络中存在大量的“完美身材”“完美外表”(比如中文网络中出现的“A4腰”)类的宣传信息,促使她们进行攀比,更加引发焦虑甚至抑郁情绪。
  
  文章在结论中指出,社交网络的使用虽然并不像电视那样单向,但是大部分情况下我们也是在静止状态下刷手机或电脑的,同样有导致缺乏身体活动的可能。更重要的是,现在每天使用社交网络的青少年,在成年后并不会减少使用社交网络,换言之,在青少年期造成的问题,很可能会持续到成年阶段。
  
  ■亚洲国家的研究
  
  上述文献来自英国,虽然说样本中有11%的亚裔,但是主角还是白人嘛。我们来看看亚洲自己的研究。这篇韩国研究发表于2017年7月,它的主要观点认为:网络使用和精神疾病有重要的相关性;在青少年中,精神情况越差(比如,越是焦虑或越是抑郁),对网络的依赖性越强;在学校成绩越差,网络依赖性越强;中学生是所有青少年中网络依赖性最高的。
  
  在结论中,这篇文章认为,对青少年来说,持续上网时间应该限制在3小时以内,以减少网络使用引发的精神疾病问题。
  
  另一篇研究来自土耳其——
  
  这篇研究认为,使用互联网的学龄儿童中,1/5有发生社会心理问题的风险。其中,男孩、父亲失业、网龄超过5年、上网每天超过3小时都是高风险因素。挺有意思的是,两篇文章不约而同的发现了3小时这个分水岭,在将来的指南中,很可能这是一个筛查和干预的界限。不过对各种手机不离手的网瘾中老年来说……基本上……各位……已经每天over dose可以直接放弃抢救了吧?
  
  当然,咱国内的也肯定少不了——
  
  还是今年2月初发的。不过这篇文章的研究对象不是青少年,而是22岁左右人群,选取的样本中男性占多数。在调查了他们的微信使用情况和大脑数据之后,研究者得出结论——随着他们对微信成瘾性的增加,他们的脑灰质会缩小。扭英旗下的Journal Watch当时还针对此话题发表了一篇评论文章。
  
  这篇评论对上述观点提出了支持,称“使用社交媒体后出现的脑部改变可能与酗酒和吸毒成瘾后出现的脑部改变相似”。同时该评论还提到了另一个相关话题,即电子游戏与青少年精神和神经健康的关系。它引用扭英过去两年发表的文献称:电子游戏使6~18岁儿童青少年的白质出现了改变。并且指出《DSM-5》已将网络游戏障碍列为一种需要进一步研究的状况。而社交网络成瘾也应当受到同样待遇。
  
  正如导语所述,扭英评论指出,“很多硅谷巨头预料到了社交媒体对儿童神经发育的这些有害影响,因而将他们的孩子送到了不允许学生使用智能设备的学校”。制造社交网络和网络游戏的富豪们,将子女与自己的产品隔离。
[责任编辑]杜新忠
杜新忠戒毒网--戒毒门户 权威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