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新忠戒毒网--戒毒门户 权威媒体
联系杜新忠:13757963812 | 网站地图
2018年全国药物滥用防治研讨会通知(第一轮) 戒毒专家—杜新忠记事
首页 > 当前位置:>毒品各论 > 行为成瘾 > 正文
行为成瘾
用药的性爱
2018-02-03 14:45:52 来自:VICE 网站 作者:Mark Hay 翻译:高小龙、LAN、Marke 点击量:
  原文作者:Mark Hay
  翻译:高小龙、LAN、Marke
  校阅:Child
  原载于 VICE 网站英国版 Chemsex Week 专栏
 
前言
 
  有些人会在性爱前或进行时使用成瘾性物质 (包括酒精、娱乐性药物等等),这是社会上既存的现象。但是讨论这样的主题时,却经常会被扣上“鼓励使用毒品”的帽子。相较于噤声不语或空泛的道德批判,VICE网站的这篇文章选择从务实层面,整理出使用不同物质发生性爱时,可能会出现的感受,更重要的是强调了各种副作用与风险。这不仅让我们能同理使用物质者的动机,也更能务实地提醒使用者或想尝试者可能的伤害。
 
  Johns Hopkins University的精神医学与行为科学教授Matthew Johnson近期与VICE表示:“玩药者众,所用的药物也五花八门;而其中同时发生性爱者也不在少数。你说出一种药物,就会有人说他们喜欢用这种药来发生性行为。”
 
  如果你曾经花一点时间在夜店里、网路上、或者大学,你就知道Johnson挖掘出一个重要的议题。人大多喜欢变得疯狂。从我们懂得生火、酿造,或者合成改变心智物质的那一刻起,从酒精、可卡因到LSD,我们已经找到许多方法将这些东西融入我们的性生活中,拓展和提升伴随性行为而来的原始快感。
 
  有鉴于人类混合药物与性爱的时间之久、之频繁,你可能会猜想我们现在应该非常了解这两者吧。但如同Johnson — 他有在进行毒品效果对人类行为之影响的临床测试 — 能证实的,药物对每个人的影响略有差异。有些药物对体验世界的方式会有直接的药理影响,而有些药物对大脑的影响极度剧烈,致使在性行为上的效果完全无法预测。药物可以让我们达到极度的喜悦,或者让我们做出危险的决定而对自身的健康和性伴侣的幸福造成不良影响。甚至,在美国国内泛滥的性侵中,药物也扮演了令人不安而关键的角色。
 
  在你带着一袋装满某些“东西”的小袋子准备跟陌生人约炮以前,先对你接下来要做的事情有些了解是很重要的。为了帮你解决这难题,我们浏览了药物爱好者的论坛,爬梳现有的有限研究文献,并且尽所有能力的咨询了许多人,从偶尔的吸食者到灵性探索者(Psychonautics),从业余爱好者到医生与精神科医师,将所有现有的关于药物性爱的资讯一网打尽汇整成这份摘要。
 
  酒精
 
  酒可能是最常用来开始或增进性行为的药物。一些研究显示,可能超过半数在美国的性行为都牵涉到酒,至少在年轻人群体中是这样,虽然我们并不清楚他们喝酒真的是想喝醉,还是只是拿来当社交上的润滑剂。但可预见的是,“喝了再上”这样的事情根本是说也说不完,俯拾即是。有些传闻说偶尔喝点酒对一个人的性趣、性刺激、高潮都有助益,然而其他偶尔喝酒的人却在这些方面都有困扰。
 
  Johnson告诉我:“看起来大家似乎没有真的比较享受性爱(在酒醉或微醺的状态)。”“这可能只是去抑制效应(disinhibiting effect)而已,靠近(可能的)性对象伴随而来的社交焦虑被卸下了; 或是在喝酒后,会较容易启齿提议一种通常不会提出的性爱方式,特别是跟新的对象。”
 
  许多我们在酒醉时所经历到的是一种预期的实现,也就是说如果我们预期受到性刺激而兴奋然后发生关系,我们可能自己就会去实现这个预言。
 
  几杯黄汤下肚可以让自由且开放地讨论欲望变得简单些,或者帮助因为压力或紧张而感到痛苦的人放松并感到快乐。对大部分的人来说,这是在整个晚上小酌几杯的效果,然而你若再喝多一点,那么就可能会开始遇到一些麻烦。
 
  酒精,特别是大量摄入时,不只降低了你的抑制反应,也会降低你的长期决策历程,大大的提高你从事不安全性行为的机会。酒精对脑、神经系统与身体的影响,会造成男性的勃起障碍,以及男性与女性的感觉迟缓以及高潮的延迟与困难。 (有些伴侣的确喜欢这样,因为这帮助他们处理早泄或相似的问题。)酒所造成的脱水也会使女性更难湿润,反而使做爱更痛。
 
  在最良好的状况下,啤酒效应(beer goggles)真的会产生。 (注:beer goggles意指酒喝多之后,失去辨别力,平凡人看起来都像帅哥美女)在最糟的情况下,由于抑制了自我觉察与同意权( consent),酒精在性侵犯、性胁迫、强暴中是一大因素。
 
  安非他命/冰毒类药物
 
  (编按:在这里,作者将可卡因与安非他命这两类中枢神经兴奋剂并成同一类讨论;的确,两者在使用方式、效果以及造成依赖性上,有相当程度的类似性。然而两者也有作者未提及的差异存在。)
 
  这几年你可能已经听过许许多多关于可卡因性派对的传闻,可能还包含因此而声誉扫地的政治人物。那是因为安非他命类药物是少数几种真正具有引发性欲特质的硬性毒品中的一员。根据UCLA教授暨药物滥用心理学家Steven Shoptaw表示,某些安非他命类药物的使用横跨了不同人口群体,这对大部分的药物来说是很少见的。他提及自行车手有用,这不算稀奇,但也有家庭主妇在用冰毒,即使忙于家务跟育儿仍急切的想保持性欲。
 
  许多对此类药物性爱的描述常用到一些字眼,像是兽性的(animalistic)或是无敌的(invincible)。这可以在“随性计画(The Casual Sex Project ,CSP)”中看到,随性计画是NYU研究者Zhana Vrangalova正在收集的一系列见证文章,用来研究主流、单一关系以外的性经验。其中一名被研究者,巴拿马的34岁已婚妇女Aslan写到关于最近的一夜情,她对用可卡因做爱的描述如下:
 
  “(这是)跟美丽陌生人激烈交织的性爱,感觉几乎像超现实,然后(晚一点)我才开始稍微意识到这对我名声,可能怀孕和染上性病(原文)所造成的影响的现实状态。”
 
  虽然有些人谈到安非他命类药物表示只是帮助他们保持清醒与专注的工具,可是其他人却把性趣缺缺或勃起障碍归因于安非他命类药物。各种各样不同的意见多到令人头眼昏花,但单纯的兴奋剂的科学研究指出大多数服用、鼻吸或注射安非他命类药物的人会感受到性增强的快感。
 
  根据Soptaw与Larissa Mooney(也是UCLA药物滥用议题的教授)表示,安非他命类药物用多巴胺(感到愉悦的化学物质)和正肾上腺素(精力增强物质)轰炸我们的大脑,使我们感到无比的正向、活力充沛与精神集中,但也会改变我们做决定的方式并造成对个人欲望与短期结果的过份强调。这些药物会增加我们的心跳速率与血压,因而促进生理的感受,然而却通常也会延迟高潮。
 
  安非他命类药物彼此有着细微的差异。可卡因的效力通常在1小时内消退,然而甲基安非他命可以持续长达11或12小时。但两者大致上来说会让你觉得像是性之神—每件事似乎都无比精彩,做爱也可以做更久。
 
  “人们将体会到一直干、一直干、一直干但都不会射的经验。”Shoptaw跟VICE这样描述安非他命性爱马拉松。
 
  这些药物也具有常见的跟性有关或无关的风险。因为这些药物会促成粗鲁或是马拉松式的性爱,所以可能导致人们把身体搞到流血破皮。受到安非他命类药物的驱使会想要尽快找性,再加上缺乏睡眠和风险评估能力下降,使得可卡因性爱以及甲基安非他命性爱成为感染疾病的一大途径。
 
  长期下来,安非他命类药物的使用可能造成“可卡因屌(coke dick)”或“安屌(crystal dick)”,也就是所谓的软屌,但更麻烦的是强力的安非他命有可能摧毁你的愉悦受器,让你清醒时的性生活变成“死床” — 更别提当你不使用药物时,你能体验到快乐的整体能力(明显下降);这个问题很不幸的在习惯性呼安者间是很常见的。
 
  大麻
 
  大麻也许是继酒精后,最常被使用在性爱上的药物了。如同酒后乱性,使用大麻后的各种奇异举止也层出不穷。有些使用者将大麻当作春药,让男人的阳具更硬挺更敏感,也让女人的蜜穴更湿润,同时也让身体更放松、忘却一切困扰;然而却有另一部分使用者把它当作镇定剂使用,来降低对性爱的渴望。尽管这些效用听起来差异很大,已有研究指出大麻能够给予大部分使用者好的性爱经验。
 
  纽约州立大学的心理学家Mitch Earleywine指出:平均高达2/3的使用者认为大麻有助于他们的性爱;同时早期的调查统计也发现,男性使用者认为使用大麻能够让他们对待另一伴更加细心,而大部分的使用者也都认为大麻能够促进性高潮,并让他们的感受以及反应更敏锐。
 
  目前已经有许多理论在探讨大麻是如何藉由影响脑内的神经化学物质来达到它的效用,不过有一件事情是我们更应该要注意的:大麻之所以能够促进或抑制你的性欲,全然取决于我们的心理状态以及环境因素。
 
  Earleywine解释:我们脑中的杏仁核部位能够接收各种感觉,而其中以性的感受最为敏锐。而大麻能够影响我们杏仁核部位对于刺激的反应,因此能够强化我们所感受到的各种刺激。
 
  既然大麻的作用在于强化我们对于刺激的感受,它当然也会放大我们对于恐惧以及沮丧的感觉,并可能因此造成偏执。这样的效果很可能会降低你的性欲、或是让你抽离于性冲动。此外,大麻所带来的另一种副作用也是我们需要注意的,有些研究指出:长期使用大麻将会降低生育能力以及男性勃起障碍,这对每个人来说都是很糟糕的经验。
 
  反大麻运动人士最近试图将大麻列于新型约会强暴药物,尽管大麻确实会改变一个人的感受,但目前却仍无明确证据显示它会像酒精或是安非他命般,提升危险性行为的可能。同时考量到目前对于大麻有其一套管理制度,因此对于大麻爱好者来说,它也许是一个安全又可信赖的药物。然而对于合成的大麻素来说,我们目前对于它的性质仍然缺乏足够的研究,因此我们仍不建议在任何情况下使用它。
 
  摇头丸(莫莉/Molly)
 
  (编按:Molly与摇头丸均是以简称MDMA的3,4-亚甲二氧甲基苯丙胺为主成份的药品)
 
  在看过许多CSP网站资料库中使用MDMA的性爱故事后,你可能会觉得“莫莉” — 一种跟安非他命和迷幻剂有一些相同特性的特殊毒品— 只是另一个单纯能放大感官刺激和激发性欲的兴奋剂。来看看一名叫DJ的网友的分享吧。 DJ是个30岁的男性,住在康乃狄克州,他用了300mg的莫莉来助 “性”,对方是他在类似成人交友的网站遇到的。
 
  “那晚有那么一瞬间,我觉得自己好像身处另一个时空,除了当下的愉悦,其他一切都不再重要了。那种感觉真的太棒了。我们大概是晚上七点开始的,但是我们一直持续做爱到大约早上七点才停下来。”
 
  整个故事听来像一场安非他命的性爱马拉松,或许,比冰毒性爱来的和缓许多,但还是一场马拉松。另外,在某些研究中,跟研究人员谈过的使用者有一半都表示,性欲变强了,这一点加深了莫莉跟兴奋剂的关联。然而,以MDMA的药理性质来看,这一点实在不太合理。
 
  “纯的MDMA会让大部分使用者感到飘飘然、心情极佳以及对别人的同理感受,”Karen McElrath是Fayetteville州立大学的教授,同时也是MDMA的研究者,她这样告诉VICE。 “一些吸食纯MDMA的人会感受到情绪上的亲近,即便是对陌生人也一样,这种亲近也可能包含情欲在内,但不会有插入式性行为的欲望。”
 
  Tel Aviv University 的Zvi Zemishlany教授,他的研究是许多份认为MDMA和类兴奋剂感受是有关联的其中之一,他和McElrath教授都表示,人们那些疯狂的像吃了迷幻药的脱序举动,起因往往是吃了不纯的药丸和粉末,或者是混了其他药。
 
  有些人还是试图利用纯MDMA能激起同理心的特质来让性爱更high,可是下场经常是被它害到“虚累累”,它对性的不良影响有例如性欲减退,勃起障碍。其实如果不会引起焦虑的话(部分人会发生),MDMA会比较适合用在抱睡而不是炒饭。
 
  值得注意的是,目前对MDMA的衍生药物是否也会导致情绪敏感仍不清楚,衍生药物就像是MDPV(就是俗称的浴盐)这样的人工合成卡西酮,然而它们通常在街上被当成MDMA来贩卖。
 
  McElrath教授解释:“人工合成卡西酮被认为和激起性欲有关,虽然目前这两者关系的研究根本还严重不足。但很清楚的,人工合成卡西酮带有类似安非他命的特质,也跟其他兴奋剂很像,会增强性欲以及延长性爱的时间。”同时风险也差不多。
 
  致幻剂(K粉等)
 
  迷幻药跟解离性药物(一个很广的分类,包含一切从DMT, LSD, K粉到PCP) 是市面上最个人和最不稳定的药物之一。只要看一下LSD的性爱故事就知道:马修,来自德州奥斯丁的33岁男生,在CSP网站资料库中,他讲述一次16岁时特别饥渴的旅行的情况,而这故事让LSD听起来简直就像一个春药。
 
  但对其他吸食者来说,LSD太令人无法集中,整个过程太诡异,根本没办法进入性爱的氛围。赛洛西宾,也就是魔菇,也是一样的情况。有些人形容他们创造出一种原始,几乎是像安非他命一样的性欲。有些人形容它们比较像纯的,让人想抱抱的莫莉。安娜的情形就是这样。安娜是住在南部的35岁女性,她描述起在CSP资料库里一段她十八岁时经历,虽然当时魔菇让她对一个之前明明毫无感觉的男孩感到前所未有的亲近,但是魔菇并没有影响她身体的动力和能力。
 
  这样服用后的差异性可以套用到所有的解离性药物或迷幻药上,不管是DMT,K粉,乌羽玉或PCP都一样。他们都有一个共通特性:难以预料。
 
  根据约翰霍普金斯大学的精神医学与行为科学教授Matthew Johnson以及来自苏黎世大学,研究迷幻药和意识的变化状态的神经心理学家Michael Kometer表示,这样的难以预料性,很大部分可归因于这些药物都会对人类大脑产生巨大影响。每一种药物影响到的受体都有些微不同。 LSD是影响的广,造成结果特别难预测。 DMT是影响的猛,所以你很有可能根本动弹不得而且意识不清到完全无法做爱。 PCP和K粉影响到脑的深层,因此特别具破坏性和危险性, 例如,他们会中止你的呼吸。尽管有这些小差异,他们也影响几个共同的区域来松化我们的思考模式。
 
  “关于这点我们还有许多要学习并且确认的,但看起来这些药有点会让你的自我认同消失,”Johnson表示,“你可以把它想成是一种比较没有约束的自我意识… 自我意识界线消失会造成恐慌和焦虑。或者,它也可以导致跟宇宙和任何事物统合的强烈感觉的一种狂喜状态。”
 
  取决于你是谁,你在哪里,你的心理状态如何,你将会拥有一段完全不同的致幻剂性经验。这是完全个人取向并且无法由别人揣摩取代的。但根据他在赛洛西宾的研究中观察到的,Johnson怀疑自我的丧失会引起某种同理感,这种同理感对已经在一起很久的情侣或夫妻重燃爱火很有帮助。这可能表示,比起一个你刚遇到而想跟她上床的人,跟一个比较舒服自在的对象你可能享受到一场好的迷幻药性爱的机率是比较高的
 
  如果你先成为一名灵性探索者的话,那拥有一场好的致幻剂性爱的机会会比较高,你知道在什么时间,什么物质、剂量、情境下最适合你。如果你马上就想尝试用魔菇和K粉来做爱的话,记住:少量是关键。少量的话你才有机会保持性爱的感觉到最后一刻(根据Kometer收集的不专业证据显示),你也比较可能在安全和舒适的情境下享受
 
  亚硝酸酯类药物(Rush等)
 
  有一类亚硝酸酯衍伸药物“Nitrites”,它们与性爱用药的关系密不可分,这类药品有个最广为人知的名字:“poppers”(编按:台湾常称为Rush)。尽管关于它的管制争议不断,目前这类药品的购买仍属合法(编按:这里是指美国);无怪乎在各种绮丽缠绵的色情故事中,处处能见到它的身影。

 
  Poppers不但能够放松你紧绷的肌肉,同时还能够在短暂的药效时间内,迅速让你体验欲仙欲死的感觉,让你经历无可比拟的性爱享受。
 
  位来自纽约的19岁青年在受访中,谈起他曾在Grindr上与一位41岁男人的药物使用经验;访谈过程中青年表示,在使用对方提供的poppers后,他感觉身体肌肉不再紧绷,而放松的身体让他在整个做爱过程中不再感到痛楚。
 
  来自于英国的33岁白人直男“Peter”则是表示,在第一次和男人上床时,他才初次体验poppers的威力。回忆起那次的性爱,Peter表示poppers有如飓风般在脑中奔腾肆虐,那种猛烈的爽感让自己在刹那间有种升天的错觉,由于这种直冲脑门、挡都挡不住的感觉真的太爽、太high了,以至于在高潮过后甚至有几分钟的记忆是空白的!
 
  尽管poppers有那么大的威力,但其实它们只不过是种原先用途在于扩张血管的亚硝酸酯类衍伸物。而由于它不仅能舒张血管,同时还能够放松我们的肛门括约肌—因此它被许多喜爱进行肛门性交的男男女女们,视为历史上最了不起的发明之一。
 
  虽然poppers容易取得又好用,它的使用可是门学问,不当的使用方式可是暗藏危险的!如果你一个不小心让这些药品沾到你的皮肤,那随之而来,如烧烫伤的灼热感可能会让你永生难忘;此外,虽然poppers 能够与许多其它种不同药物做出绝妙的搭配,让你爽上加爽,但是当你同时有在使用治疗勃起障碍的药物时,你可要当心!在降血压的加乘作用之下,有些人可能会因为个人身体体质因素,造成血压过低而昏厥甚至死亡。此外,虽然放松的肛门括约肌可以让抽插较为容易,但是这也意味着你可能因此而忽略了要使用润滑剂来降低屌与小菊的摩擦,而这样粗暴的性爱,可能会撕裂你的小菊,而菊花上的伤口则有可能让你更容易被细菌或病毒感染。
 
  除了使用上安全的考量外,我们同时也要提醒,现今市面上你能找到名称为poppers 的药品,不一定都属于我们所介绍的亚硝酸酯类,或是可能混有其他成分—也就是说—请务必确定你现在使用的是什么东西!
 
  鸦片剂
 
  鸦片剂,一个包含海洛因,几个止痛剂和镇定剂的类别,也可能是整篇文章里最跟“性”扯不上边的药。这其实不无道理,因为鸦片类药物让全美的用药过量死亡人数不断增加。在CSP资料库中看起来唯一有提到任何一丁点鸦片剂的故事,是来自一个32岁的西雅图女生,她在欧胡岛度假受了点小伤,然后搭上了一位冲浪手—结果不久后在他身上睡着,因为她不小心把止痛药和酒混在一起吃下去。来自其他更多药物网站里的匿名故事也都讨论到说,鸦片剂让他们的性欲消失,就算做了爱也根本不可能达到高潮,而且最常见的情况是,它完全让你变得跟白痴一样。
 
  鸦片剂在性方面可说是最少被研究的毒品之一,因为根据Johnson教授表示,它们被用在性交上可说是非常稀少,少到几乎是众所忽略的程度。
 
  “他们跟经典的镇定剂相比,像是巴比妥类药物,是属于不同的类别。”他说。 “但从最根本的层面来说,他们都是镇定剂。服用它们比其他任何东西都还可能会感到昏昏沉沉甚至打盹,你一定要清醒才有办法进行两厢情愿和有记忆的性爱。” Fayetteville State 大学的Karen McElrath教授补充,“很大一部分依赖海洛因的人比较容易有性欲低落的状况,即使是和短期或长期性伴侣在一起。”
 
  这似乎跟鸦片剂的药理学有关,显然鸦片剂对脑起的作用,是抑制性方面神经系统化学物质的产生。所有的鸦片剂从可待因到海洛因无一例外,其中有些可能有较高的成瘾性,有些在药用的剂量下是控制比较好的,但是没有一个在药理学上跟其他的差异大到足以在性方面产生非常不同的影响。
 
  话虽如此,你还是可以找到一小群人主张他们用鸦片类药物享受性爱,原因有可能是因为一点点的剂量就可以让他们的时间感改变,延长性爱时间( 特别是针对有早泄问题的人),或者鸦片剂可以让他们更加放松和舒适,也可能只是因为它能让你感到有点昏昏钝钝的,但还是醒着的。但是对大部分人来说,鸦片剂真的不是好用的性药。
 
  接下来呢?
 
  使用娱乐性药物可能是相当危险的,想要靠药物享受性爱当然也是风险很高、全凭运气,特别是当你的药物是从黑市获得时。即使你已经尝试过某种特定的药物,把性加入到这个方程式时,等于在计算时加入全新的实验因子,最好还是小心点。你也可以选择清醒的性爱,别忘了现在这个年代,考量到各种性传染病与黏人的伴侣,这样的性爱本身风险就够高了。
 
  关于药物如何影响性爱,我们的确缺少科学上的研究,这也使嗨与做爱更加有风险。有一件事我们可以确定的是:每个人的用药性爱经验都是独特的。所以别把某人的话或故事奉为圣经,认为自己的身体也必会如此。而且千万别忘了:关于药物反应,你的伴侣和你未必有相同的感觉。如果你对于药物、性爱以及你的身体有严重的问题,你应该要去和医疗专业人员晤谈。
[责任编辑]杜新忠
杜新忠戒毒网--戒毒门户 权威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