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新忠戒毒网--戒毒门户 权威媒体
联系杜新忠:13757963812 | 网站地图
2018年全国药物滥用防治研讨会通知(第二轮) 戒毒专家—杜新忠记事
首页 > 当前位置:>毒品各论 > 行为成瘾 > 正文
行为成瘾
儿童青少年网络成瘾与精神障碍共病的研究进展
2018-02-03 14:26:15 来自:中华精神科杂志 作者:王帅 杨超 周玉明 张之霞 崔永华 郑毅 点击量:
  据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China Internet Network Information Center,CNNIC)报告,截至2017年6月,中国网民规模达7.51亿,其中儿童青少年占22.5%。另外,我国手机网民规模达7.24亿,使用手机上网的比例为96.4%。目前,网络已成为人们工作与生活中不可或缺的部分,然而网络的消极影响不容忽视。网络成瘾(internet addiction,包括手机网络成瘾)是随着互联网的发展而出现的一种成瘾行为,并越来越受到重视。
  
  1994年Goldberg首次提出网络成瘾的概念。美国心理学会(APA)于1997年正式认为网络成瘾具有研究的学术价值[1]。网络成瘾又称病理性网络使用(pathological internet use,PIU)、互联网成瘾症(internet addiction disorder, IAD)、问题性网络使用(problematic internet use,PIU)等,是指个体过度使用网络影响其生活、学习和工作,导致一系列的社会功能及身心健康的损害。目前,我国80%~90%的网络成瘾者是网络游戏成瘾患者。2013年DSM-5中将网络游戏成瘾(internet gaming disorder, LGD)认定为一种新的精神性障碍,定义为:持续、反复的使用网络参与游戏,经常与其他人一起游戏,导致临床显着的损害和痛苦,在12个月内表现出沉湎于网络游戏、戒断症状、对网游之外的事情失去兴趣等[2]。
  
  目前,网络成瘾已成为日益关注的焦点问题[2,3,4]。既往研究表明,网络成瘾尤其是沉溺于网络游戏的儿童青少年极易共病精神障碍,这可能意味着两者之间有共同的发病机制或存在因果关系[5,6]。因此,探讨儿童青少年网络成瘾与精神障碍共病之间的关系,可能有助于网络成瘾与精神障碍共病的预防和治疗。
  
  一、网络成瘾的流行病学调查
  
  由于诊断标准、调查问卷以及调查的人群不同,有关儿童和青少年网络成瘾的发生率存在较大差异。Cao和Su[7]对2 620名高中生调查发现,2.4%的青少年是网络成瘾者。Chi等[8]对我国1 173名大学生的调查发现,15.2%的被调查者是网络成瘾者。Johansson和Gotestam[9]对挪威3 237名青少年的调查发现,网络成瘾的比例为1.98%。一项对日本403名大学生的调查显示,其中3.7%患有网络成瘾[10]。另一项在印度进行的调查显示,724名青少年中网络成瘾的发病率为8.7%[11]。DSM-5中提示,亚洲国家以及年龄为12~20岁的男性青少年网络游戏成瘾发病率最高,一项在亚洲进行的调查研究表明,15~19岁的青少年时点发病率,男性为8.4%,女性为4.5%[2]。
  
  二、儿童青少年网络成瘾主要的共患精神障碍
  
  儿童青少年网络成瘾可不同程度地影响其身心健康、学习与生活,导致出现一系列问题如生物节律紊乱、情绪低落等,这可能会成为某些精神障碍的诱因。有研究表明,网络成瘾者的抑郁、躯体化、敌对、焦虑、症状自评量表(Symptom Check-list 90, SCL-90)总分均高于非网络成瘾者[12]。另一方面,许多儿童青少年精神障碍患者在现实生活中容易受挫,转而从网络中寻求认同、欢乐及满足。因此,儿童青少年网络成瘾容易共病精神障碍,包括注意缺陷多动障碍(attention deficit hyperactivity disorder,ADHD)、社交焦虑障碍、抑郁障碍与物质滥用障碍等[4,6]。
  
  1.儿童青少年网络成瘾与ADHD共病
  
  2004年Yoo等[13]首次报道了儿童青少年网络成瘾共病ADHD。Bernardi和Pallanti[14]采用队列研究对美国50例网络成瘾者的调查发现,14%为ADHD患者。Ha等[15]报道,58.3%的儿童网络成瘾者被诊断为ADHD。Yen等[16]的研究发现,青少年网络成瘾者比健康人有更多的ADHD症状。Weinstein等[17]研究表明,与未患ADHD的儿童相比,ADHD儿童的网络成瘾量表(Internet Addiction Test,IAT)评分更高,使用网络的持续时间更长,入睡时间更晚。2016年关于403名日本大学生的调查显示,网络成瘾可能与ADHD的某些特征如冲动有密切的关系[10]。Meta分析结果表明,网络成瘾者中21.7%共病ADHD,而在健康人群中仅为8.9%,差异具有统计学意义[1]。
  
  关于儿童青少年网络成瘾与ADHD共病的可能机制,主要包括:(1)反应抑制功能缺陷:Lee等[18]的研究表明,ADHD患者的功能性脑网络连接异常可能导致网络成瘾。健康儿童随着年龄增长,抑制功能不断完善,而产生恰当的心理和行为反应来抵制内心和环境的干扰,而ADHD患儿可能由于行为反应抑制方面的缺陷,更容易被网络吸引,缺乏对网络使用的自控能力,容易形成网络成瘾。(2)奖赏机制异常:ADHD患者往往不愿意等待大的但延迟的奖赏,而常常选择小的但可以即可满足的奖赏,由于互联网,尤其是网络游戏,可以给人带来即刻满足,因此可能会强化ADHD患者的上网行为。(3)逃避挫折和失败:以往的研究报道,ADHD患者往往在学业和人际关系上遭受较多的失败和挫折,可能会通过网上聊天和网络游戏寻求刺激和安慰,做为应对负性情绪、逃避现实的手段,从而强化ADHD患者的上网行为导致网络成瘾。Koepp等[19]研究发现,在网络游戏中纹状体多巴胺分泌增加,沉迷于网络游戏的ADHD患者可能是通过这一机制弥补其在现实生活中的挫折。而Han等[20]研究发现哌甲酯可以减少网络成瘾共病ADHD患者的游戏时间。因此,重视网络成瘾共患ADHD,并积极进行治疗干预,可能是预防网络成瘾的有效途径之一。
  
  2.儿童青少年网络成瘾与焦虑障碍共病
  
  儿童青少年网络成瘾常与焦虑障碍共病,尤其是社交焦虑障碍。Weinstein等[21]对120名大学生的调查发现,网络成瘾与焦虑障碍之间存在关联,且与性别无关。另一项对648名青少年的纵贯研究显示,高焦虑状态与频繁的网络成瘾行为存在显着性相关[22]。Bernardi等[14]的研究表明,15%的成人网络成瘾者有社交恐惧症。一项2年的随访研究表明,社交恐惧症状可以用来预测网络成瘾的发生[23]。Meta分析结果表明,在健康人中焦虑障碍的患病率仅为10.3%,在网络成瘾者中患病率为23.3%[1]。这可能是由于互联网提供了无需面对面的交流方式,大大减轻了社交恐惧患者的焦虑,然而,这可能会进一步减少其在现实中进行社交的动力,使其在现实中的处境更加艰难,从而更加求助于网络,加重网络成瘾的症状。
  
  3.儿童青少年网络成瘾与抑郁障碍共病:
  
  Young和Rogers[24]于1998年报道了高抑郁水平与网络成瘾相关。荀寿温等[25]对1 174名10~18岁青少年的研究发现,青少年抑郁症状与网络成瘾之间存在双向预测作用,且这种作用没有性别之间的差异。金川云[26]对107例住院的网络成瘾者调查发现,患者抑郁状态的发生率高达61.68%,远高于健康人群。Evren等[27]对4 957名青少年的研究表明,抑郁症状可能是网络成瘾的危险因素。Kim等[28]对韩国1 573名中学生调查发现,网络成瘾与抑郁倾向有关。Meta分析结果表明,健康个体中抑郁症患病率约11.7%,而网络成瘾者中共患抑郁症的比例高达26.3%[1]。网络成瘾与抑郁障碍共病的机制可能为由于互联网可以给患者带来现实生活中难以得到的成就感和社交支持,其通过上网来逃避负性情绪,摆脱内心的烦恼。以往研究表明,网络成瘾者与抑郁症患者的血清5-羟色胺转运体基因启动子区域等位基因(homozygous short allelic variant of the serotonin transporter gene)突变率均较高,网络成瘾与抑郁症共病的发生可能与5-HT分泌减少有关。因此,网络成瘾和抑郁症之间可能存在共同的基因遗传特征[29,30]。
  
  4.儿童青少年网络成瘾与其他精神障碍的共病
  
  儿童青少年网络成瘾共病的其他精神障碍包括双相情感障碍、强迫症、物质滥用障碍等。一项对368例患者调查研究发现,网络成瘾者中双相障碍患病率为30.9%,远高于网络过度使用者(5.6%)[31]。另一项对795名中学生的研究显示,网络成瘾与抑郁状态、自杀观念有较强的相关性,与双相情感障碍也存在明显的相关性[32]。Cecilia等[33]发现网络成瘾与强迫症密切相关。Jiang和Shi[34]对601名大学生的调查结果表明,网络成瘾的患病率为27.8%,强迫症的患病率为5.99%,且两者存在较强的相关性。Yen等[35]发现酒精滥用的大学生更容易形成网络成瘾。Evren等[27]研究发现网络成瘾者中物质滥用的发生率较高。Ko等[36]研究显示有物质滥用行为的青少年更有可能发展为网络成瘾者,并且网络成瘾和酒精滥用成瘾均与某些因素如低自尊、对生活满意度低有关。
  
  三、展望
  
  综上所述,儿童青少年网络成瘾发生率较高,且容易共病多种精神障碍,包括ADHD、抑郁症、社交焦虑障碍、物质滥用等[37],两者可能存在共同的致病因素,涉及神经生物学、心理学或社会学等各个方面。因此,关注儿童青少年网络成瘾共病精神障碍是非常有必要的。既往的研究表明,治疗网络成瘾共病的精神障碍可在一定程度缓解儿童青少年网络成瘾者的症状。另一方面,由于某些精神障碍可能是儿童青少年网络成瘾的预测指标,因此,在治疗这些精神障碍患者的同时,评估其是否有网络成瘾的症状非常重要。今后我们还需进行更多关于儿童青少年网络成瘾共病精神障碍的研究,为儿童青少年网络成瘾共病精神障碍的预防和治疗提供更好的方向和思路。
  
  参考文献(略)
[责任编辑]杜新忠
杜新忠戒毒网--戒毒门户 权威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