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新忠戒毒网--戒毒门户 权威媒体
联系杜新忠:13757963812 | 网站地图
中国药物滥用防治协会近期会讯 戒毒专家—杜新忠记事
首页 > 当前位置:>毒品各论 > 吸入剂 > 正文
吸入剂
“双面”笑气:是食品添加剂也能吸食成瘾,专家建议加强监管
2017-11-01 21:34:27 来自:澎湃新闻 作者:杜新忠转 点击量:
  20岁的潇潇(化名)被父母推进北京中日医院病房时看起来烦燥不安,情绪不稳定,周身无力,甚至不能坐起。在美国留学期间,她吸食了一种叫笑气的物质已有一年多的时间。当她瘫痪回国时,3名跟她有着同样状况的同学正在美国接受治疗。10个月后,潇潇的病例被她的医生王丽写入与同事共同撰写的论文《滥用笑气中毒致神经系统损害一例》。王丽说,这也是国内较早公开发表的研究笑气病例和滥用损害的论文。
  
  近日,王丽在接受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采访时透露,截至2017年9月底,她所在的神经内科已接诊16例类似病例,病人多在20岁左右,其中多人因吸食笑气成瘾而瘫痪。一度在国外年轻人当中流行的笑气曾引发不可挽回的后果,不乏过量吸食致死的案例。
  
  笑气,学名一氧化二氮,作为国家批准许可的食品添加剂,它广泛用于蛋糕、咖啡制品的奶油发泡剂;在医学临床上,它可用作吸入性麻醉药。而在一些医学专家看来,若被滥用于吸食,笑气则具有“毒品”属性,但其目前既未被列入麻醉药品、精神药品(俗称毒品)品种目录,也未被列为新精神活性物质。这让笑气有了一种“双面”属性。
  
  如何既能保证笑气在食品加工中的正常使用,又能遏制年轻人滥用?有专家呼吁,在目前尚不知有多少人群吸食及尚未泛滥的情况下,建议相关政府部门及早对其规范管理。
  
  “一无聊的时候,就会想起来,就想吸食”
  
  潇潇坐在轮椅上被推进北京中日医院神经内科诊室,是在2015年10月30日下午。根据临床经验,王丽认为潇潇患脊髓炎的可能性大,但经过核磁共振等检查,其状况与脊髓炎不符。根据潇潇的精神、智力、脊髓、周围神经等广泛损害情况,她怀疑其患免疫或中毒类疾病。
  
  直到入院2天后,王丽的一个同事了解到,英美留学生聚会时可能吸食兴奋物质,值班时再次询问潇潇,她才透露自己曾吸食过笑气。彼时对王丽来说,笑气还是陌生的字眼。她上网检索发现,国内的论文是主要介绍笑气作为一种诱导麻醉剂在牙科手术、胃镜检查等方面的运用,没有介绍吸食成瘾导致瘫痪的病例和研究。而笑气在国外年轻人群中已比较泛滥,有关病例与潇潇的症状和查体结果几乎一致,她由此找到病因。
  
  “她自己都没有意识到生病是因为吸食笑气,入院时反复问她有没有接触过毒品,她都否认了。”王丽从潇潇口中得知,她在美国留学时,间断地在聚会上将小罐装笑气充进气球吸食,在发病前一个月,吸食较频繁,达十余次。
  
  经过治疗,潇潇的记忆力和计算力好转,语言流利,双手不自主伸展样动作消失,可伸直,可书写,一个月后可站立,转至康复医院康复治疗。围绕潇潇的病例,王丽和几位同事合写论文《滥用笑气中毒致神经系统损害一例》,发表在2016年8月出版的《中国现代精神疾病杂志》上。
  
  今年6月底,有网友发布《最终我坐着轮椅被推出了首都国际机场》文章,讲述自己在国外留学期间,因吸食笑气瘫痪,不得不回国治疗的经历。王丽说,这篇网文发表后,他们接诊的病例增多。
  
  “去年没有一例,今年上半年有四五例,这两月接诊十来例,目前我们科室共接诊十六例。其他医院的医生还打来电话咨询如何治疗。”王丽说。据王丽统计,这些病人中,年龄最大的是34岁,最小的17岁,多集中在20岁左右,有五六人是在国外吸食后回国治疗的,国内的病人主要来自部分经济发达省市。
  
  根据诊疗经验,王丽认为,早期吸食笑气的病人若及时治疗,身体状况能恢复正常,而那些吸食时间较长,症状严重者,诊疗后,是否会留下后遗症,还有待观察。王丽还发现,吸食笑气也有成瘾、精神依赖的问题。有一个孩子曾对她说,吸食笑气就像喜欢手游一样,不可或缺,但总是会想起,一无聊的时候,就会想起来,就想吸食。
  
  “有些孩子是好奇心驱动,多是朋友介绍,说吸食笑气上头快,效果好,还没有副作用,在这种诱惑下开始吸。”王丽接触到的病人,刚开始时一次吸几支,之后上百支、上千支。
  
  笑气曾容易购买,多家电商平台已规范销售
  
  潇潇吸食的笑气,在日常生产生活中有着较为广泛的用途。2015年1月,国家卫生计生委批准一氧化二氮(即笑气)为食品添加剂新品种,它和奶油混合后,常用于蛋糕、咖啡等制品。这意味着,在食品工业中,笑气的使用也是合法的。
  
  一位在北京经营多年咖啡店的叶先生介绍,绝大多数蛋糕店或咖啡店,制作含奶油的蛋糕或饮料时,都会使用奶油枪,从笑气弹中吸入笑气,混合奶油,打入制品中,这样不仅可以使制品蓬松,增加体积,还可以提升制品的口感。
  
  “市面上卖的星冰乐,基本上都需要使用笑气;常喝的摩卡咖啡,杯顶的奶油可以一直保持漂浮在咖啡上方不会下沉,这也是笑气的功劳。”叶先生说。
  
  在临床上,笑气可用作吸入性麻醉药。北京大学中国药物依赖性研究所副所长刘志民向澎湃新闻介绍说,笑气是一种古老的麻醉药,具有镇痛和一定的麻醉作用,临床上主要用于诱导麻醉和牙科等小手术的镇痛、镇静。
  
  笑气为何能在年轻人群中流行?
  
  “这与其 功用 有一定关系。”王丽的论文引述《中华消化内镜杂志》上的一篇文章介绍道,笑气是一种无色、有甜味气体,具有轻微麻醉作用,能够让人感到轻松、快乐、发笑,甚至产生幻觉。
  
  吸食笑气流行的背后,还有与其“唾手可得”有一定关系。王丽说,据病人介绍,以前在酒吧、KTV等娱乐场所,有的老板会售卖笑气弹,一些街边小店也售卖。《华西都市报》在2016年曾报道,每逢周末,在成都科华路某酒吧聚集的某写字楼里,过道上、电梯口,能有近30人摆地摊卖“气球”。
  
  作为合法食品添加剂,在一些咖啡器材批发市场,笑气也比较容易买到。《信息时报》今年7月曾报道称,在广州海珠区某大型酒店用品城,记者走访8家厨具和烘焙用品店,其中3家有笑气出售,1家表示“暂时缺货”。
  
  除了线下实体店,王丽的病人还表示,以前在网络售卖平台上购买笑气弹没有限制时,有的商家还提供“闪送”服务,下单后半个小时就能送到家,有些人除了在娱乐场所吸,还在家里吸。那些吸食笑气的人正是采用类似制作奶油发泡制品的方法,用气泡枪抽出气弹中的笑气,然后打进气球,再吸食,因此吸笑气也被称为“嗨气球”。
  
  2015年,笑气被国家安监总局、卫计委等十部门列入危险化学品目录,根据《危险化学品安全管理条例》,危险化学品企业生产和经营,应当取得相应的许可证。不过,据曾代理多起毒品犯罪案件的汤建彬律师介绍,危险化学品也分等级,有些管理级别比较低的,如笑气,如果管理上可能没那么严格,再加上笑气弹制作工艺简单,这或会导致一些厂家为了利益,非法生产笑气弹,流入市场。
  
  网文《最终我坐着轮椅被推出了首都国际机场》引发关注后, 7月18日,阿里巴巴集团安全部的官方微信发表声明称,在接到相关举报后,平台依据法规予以规范管理,严格限制商家直接以“笑气”、“一氧化二氮”等诱导性敏感词进行展示销售。
  
  “我们对奶油气弹这一商品滥用的情形还跟踪、研究,并根据互联网志愿者的举报挖掘到存在未成年人滥用奶油气弹这一商品的情形,随即进一步提升了管控标准。”近日,阿里巴巴集团安全部一名负责人在接受澎湃采访时说,他们下架200多家售卖奶油气弹的店铺,对于笑气这类商品的管控,一方面要尽到社会责任,也希望使公众正确认知该类商品风险。
  
  “对打着销售奶油气枪名义销售气弹的,给予商家扣罚48分,直接关店的顶格处罚。”该负责人说。
  
  上述负责人还表示,考虑到笑气有正当的生活用途需求,采取资质准入的方式开展商品准入管理,确保具备资质,正当合法的经营者,可继续开展交易业务,去除不良或无资质经营者。
  
  京东集团有关部门负责人近日在接受澎湃新闻采访时也表示,有媒体报道笑气对人体可能产生不良影响后,他们进行了全平台排查,发现部分商家不符合规定销售笑气的情况,及时做了下架商品、屏蔽页面处理。
  
  如今,再以“笑气”、“一氧化二氮”为关键词在淘宝、京东等网络平台中检索,已搜不到相关商品。
  
  笑气该如何管?专家: 要广泛地开展监测工作
  
  在北京大学中国药物依赖性研究所副所长刘志民看来,笑气作为一种作用于中枢神经系统,具有滥用和成瘾潜力,且已在社会上造成流行性滥用的物质,具备“毒品”的基本属性。“特别是笑气滥用人群主要是一些在校青少年,加之披着 合法 、 无毒 的外衣,欺骗性极大,所造成的危害不容小觑。”刘志民说。
  
  在王丽看来,公众担忧的是,现实生活中,笑气是一种正常的食品添加剂,比较容易获得,不像毒品那样管控严格。英国曾一度流行吸“笑气”助兴,因此而导致的悲剧不断。据中国新闻网报道,在2006年到2012年间,英国共有17人因过量吸入笑气死亡。
  
  为了遏制笑气滥用,2016年,英国通过《精神刺激物质法案》,规定“笑气”属于“可刺激或抑制人中枢神经系统……影响人精神和情感状态”的刺激物,以消遣刺激为目的的生产、销售、进口、持有等行为均属违法,违者最高可面临7年监禁的处罚。
  
  在新西兰年轻人的圈子里,吸食笑气并不奇怪。新西兰健康部首席法律顾问Phil Knipe曾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说,作为食品添加剂笑气可以使用,但前提是不能用作吸食目的。他们曾经起诉过出售类似物品的零售商,因为这些零售商的目的不纯。
  
  有医学专家提出,可以考虑把笑气列入“毒品”予以管制。不过一种物质能否列入毒品行列,并非易事。中国人民公安大学侦查学院禁毒教研室副教授张黎介绍,根据2015年10月施行的《非药用类麻醉药品和精神药品列管办法》,一种物质能否列管,应进行成瘾性或者成瘾潜力,对人身心健康的危害性,非法制造、贩运或者走私活动情况,滥用或者扩散情况,造成国内、国际危害或者其他社会危害情况等五个方面的风险评估和论证,然后再由国务院公安、食药监等部门的专业人员以及医学、药学等领域的专家学者组成的专家委员会提出列管建议。
  
  在目前情况下, 如何既能保证笑气在食品加工中的正常使用,又能遏制年轻人滥用?
  
  张黎认为,笑气有列入“毒品”的潜质,在其尚未列入管制前,可对它的生产、流通、售卖等渠道进行限制,遏制其蔓延。 张黎建议,对市场上流行的笑气要保持一定的警惕,要广泛地、持之以恒地开展毒情监测工作,比如到底有多少人在吸食;中毒剂量是多少;购买渠道为何;一旦将其列管,将对原有生产加工体系造成多大范围的影响等,以便将来真考虑对其列管时,提供更充分的证据。
  
  汤建彬律师则建议,在生产源头,要定点生产,打击非法生产。此外,在打击非法生产的同时,为保证正规厂家的笑气不流入个人吸食渠道,在销售环节要定点销售;严格审查经销商、代理商的资质;朝外销售时,必须只针对有资质的食品生产、食品销售企业,不直接卖给个人。在目前吸食笑气还没形成规模的情况下,及早打击更有利于对其治理。
[责任编辑]杜新忠
杜新忠戒毒网--戒毒门户 权威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