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新忠戒毒网--戒毒门户 权威媒体
联系杜新忠:13757963812 | 网站地图
中国药物滥用防治协会近期会讯 戒毒专家—杜新忠记事
首页 > 当前位置:>毒品各论 > 吸入剂 > 正文
吸入剂
滥用笑气 — 是我这辈子犯下的不可饶恕的罪
《最终我坐着轮椅被推出了首都国际机场》
2017-10-26 15:37:23 来自:新浪微博 作者:ZZYY太阳Winnie 点击量:
  我写的这篇文章不是为了咖啡奶油蛋糕而写,我写的这篇文章不是为了即将去拔牙做牙的人而写,我是为了像我一样,自制力差生活空虚喜欢醉生梦死没底线追求刺激的人。我也是为了我生活过四年的城市,西雅图据我所知有非常多这样的人。可是让我伤心的事,那些人远远没有比普通人更加重视,他们还沉醉于那个假想的开心世界停不下来。

  
  我记得我在打气球那几个月,朋友求我说你不要再打了好吗,我带你去旅游去迈阿密,你就会渐渐的忘记。我说不,我就想呆在这半地下室里打气,不停的打气。像着魔般。我们都是魔鬼, 因为我们明明知道我们快死了快残废了,还是一个劲儿的重复做着那件事。我们没有道德底线,我们仗着这个东西还没有被列入管制就为所欲为的用它,把身边的朋友一个个拉下水,爸爸妈妈的生活也因为我们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现在我走出来了,回到爸爸妈妈的身边,我感觉我这辈子都不会再离开他们,我要紧紧地握住我爱的人的手,那份幸福安心是任何东西都换不回来的。
  
  请现在还在碰这些东西的人还有因为这些东西身体已经出现了问题的,求求你们勇敢的告诉你们家里人并且积极治疗。
  
  可能你们觉得你们在家自己慢慢的可以恢复过来,可是我不这样觉得,我开始也是以为自己年轻在家有人照顾好好休养就可以好了。但是却换来小腿肌肉萎缩。
  
  再次 请你们去医院注射b12,b12吃药片是没有用的非常难吸收。定期去。
  
  我不能走路是因为我下半身运动神经严重受损,我是脚背不能上钩,膝盖不能承重。我现在每天输液 针灸 打屁股针 康复 已经可以很轻松的扶着墙走了。我朋友还有得更严重,上半身也是不能动,照目前看输液和针灸是最有效的治疗方法。
  
  你们如果还有别的症状想问但是没条件或者不敢去医院的。可以先找我说说。报道以来已经太多人找到我诉说他们的情况。我肯定尽我所能去帮助你们。我只能说现在基本全中国都知道了我因为笑气浪费了我最美好青春的几年时光,我觉得我应该站出来做我能做的东西。我是一个坏例子,特别特别坏。我不希望再有人跟我一样糊涂,那你就真的是恶魔了。


  链接:“笑气”悄然流行,滥用背后存监管难题
  
  新华每日电讯
  
  “笑气”,化学名称一氧化二氮,原本是一种用于医疗麻醉和甜品加工的气体。近期随着多人过量吸食后上瘾、瘫痪的案例曝光,让它备受公众关注。记者采访注意到,这种在日常生活中易于买到,且吸食简单的气体,目前已在国内一些地方悄然流行。
  
  最近,一篇《最终我坐着轮椅被推出了首都国际机场》的文章在网络流传。文章中一名女生自述前往美国西雅图留学期间,因好奇吸食这种能让人“嗨起来”的气体,结果很快成瘾,不仅花光了几十万元,而且出现严重的副作用:幻觉来袭、手脚麻木、身体瘫痪、大小便失禁……今年年初,这名女留学生不得不放弃学业,坐着轮椅返回国内。
  
  沈阳一家三级医院的麻醉科主任医师李蕊对记者介绍说,“笑气”又称氧化亚氮,人们使用氧化亚氮的历史可追溯到18世纪,20世纪早期它作为一种重要的麻醉剂被用于医疗,时至今日仍是各大医院用于镇定、止痛的药品之一。但因其精神麻醉作用,且能致人沉迷,有人将它用在其他渠道上。
  
  从北京一所影视类学校毕业的孙飞(化名)对记者介绍说,他曾在一个朋友推荐下尝试过一次“笑气”,“第一次吸,刚吸入时微微感觉有点缺氧,吸完感觉有一点舒服”。
  
  孙飞告诉记者,在小圈子里,因为常见,所以吸食的人没什么警惕性。使用场景常是在多人参加的聚会上,很多人看身旁人“玩”也会忍不住试一次。
  
  上海市精神卫生中心物质成瘾诊疗中心医生孙海明表示,长期吸入“笑气”会引起大脑脱髓鞘的病变,包括导致脑部中枢神经系统处于缺氧状态,因而带来损坏;最明显就是有些人大剂量使用后会出现软瘫,这是因为远端的神经末梢受到损伤,腿不能走路,手不能拿东西。
  
  很多年前,吸食“笑气”就在国外流行起来,人们将其从封装的金属罐输到气球内再吸入,这种行为俗称“打气球”。近年来,吸食“笑气”从国外传入中国,在一些年轻人中悄然流行。
  
  这种很容易吸食上瘾的气体,在市场上却不难买到。广州一家面点师告诉记者,氧化亚氮可以用于给液态奶油快速发泡,因此在烘焙店、咖啡馆十分常用;在她周边的烘焙用品批发市场,装有氧化亚氮的金属气罐随处可见。
  
  孙飞告诉记者,这种东西可以在淘宝等网站上搜索“奶油”“发泡”等关键词找到。
  
  记者在网购平台搜索,尽管不少平台屏蔽了“笑气”的关键词,但记者输入“奶油气弹”“奶油发泡”等词汇,查到的相关商品还是有数百件之多。
  
  记者浏览一些网店注意到,买卖双方对“笑气”的特殊功能似乎心照不宣,有的店铺卖气罐、赠气球;有的店铺虽然打出“只用于奶油发泡,不作为其他用途”的提示语,但依然有买家留言“气很纯”“很有劲儿”。
  
  事实上,早在几年前,国内就有媒体对“笑气”滥用进行过报道,称广州、成都、长沙等地的夜场有流动商贩出售金属气瓶,年轻人“打气球”成为一种小圈子里的时尚,有人因为上瘾而进入强制戒毒所。
  
  今年1月,南京市公安局官方网站发布一则名为《关注“奶油气弹”悄然兴起带来的治安隐患》的警情提示,指出“笑气”正以毒品替代品的角色在年轻群体中悄然兴起。
  
  记者了解到,在我国“笑气”只是作为众多具有燃烧、助燃等性质化学品中的一种,被列入《危险化学品目录(2015版)》中。目前,由安监、质监等部门监管其生产、运输、储存等环节的安全。
  
  一些从事医疗、禁毒工作的专业人士表示,有关部门宜尽快对“笑气”滥用可能导致的成瘾性、耐受性、身体危害性等展开评估,并研究适当的管控措施,防止其蔓延给社会带来更多危害。
  
  “事实上,有的青少年因为不敢被家长和学校知道,加上医学知识匮乏,即便出现了四肢麻木、情绪躁动等不适,也没有及时治疗。”北京中日医院神经内科主治医师王丽博士建议,全社会都要认清滥用“笑气”的危害,一旦吸食者出现不良症状,要及时就医。

    链接:
《最终我坐着轮椅被推出了首都国际机场》作者的新浪微博http://weibo.com/u/6271555738?is_hot=1#_loginLayer_1509003305183

[责任编辑]杜新忠
杜新忠戒毒网--戒毒门户 权威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