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新忠戒毒网--戒毒门户 权威媒体
联系杜新忠:13757963812 | 网站地图
中国药物滥用防治协会近期会讯 戒毒专家—杜新忠记事
首页 > 当前位置:>通知通告 > 会议实录 > 正文
会议实录
中国艾滋病感染者歧视状况调查报告发布
禁毒节目实录
2009-12-04 07:28:45 来自:中国网 作者: 点击量:

  面对艾滋病感染者,请把他们当成平常人

  少一点猜测,多一点了解;少一点排挤,多一点关爱

  11月27日,联合国艾滋病规划署、卫生部等机构联合在北京举行《中国艾滋病感染者歧视状况调查报告》的发布以及姚明海报和宣传片的发布。搜狐公益向全球百家媒体做网络直播,以下为发布会实录。

  主持人:早上好,谢谢大家来参加这次新闻发布会,同时积极对话。这个论坛是由卫生部和UNAIDS联合主办,主要是关于我们今天在中国的一个艾滋病感染者的歧视状况调查报告,今天我们还发布了姚明拍摄的一个视频。出席今天发布会的有卫生部副部长黄洁夫;联合国副秘书长、联合国艾滋病规划署执行主任米歇尔·西迪贝,作为联合国艾滋病规划署执行主任第一次到中国来;还有山东省的宇轩,被评为2008年最好的十名艾滋病倡导者志愿者。下面有请卫生部副部长黄洁夫讲话。

  黄洁夫:中国现存艾滋病毒感染者和患者约74万,性传播成主要传播渠道

  黄洁夫:尊敬的联合国艾滋病规划署执行主任米歇尔·西迪贝博士,女士们、先生们,大家上午好!在世界艾滋病日来临之际,联合国艾滋病规划署UNAIDS组织了这场非常有意义的活动,使我们聚集在这儿,号召全社会共同为消除歧视关爱艾滋病患者和感染者做出自己的努力,在此我代表中国卫生部向联合国艾滋病规划署参加仪式的所有嘉宾和朋友表示衷心的感谢。

  黄洁夫:女士们、先生们,根据中国卫生部、联合国艾滋病规划署和世界卫生组织联合对2009年中国疫情进行的估计,截至2009年底估计我国现存艾滋病病毒感染者和艾滋病病人约74万,全人群感染率为0.057%,其中艾滋病病人10.5万,当年新发艾滋病病毒感染者4.8万,当年因艾滋病死亡2.6万,估计现存的74万感染者和病人中经异性性接触传播占44.3%,静脉注射吸毒传播占32.2%,同性性传播占14.7%。我国艾滋病疫情上升的速度总体来说有所减缓,但是各地的分布差异较大,性传播逐渐取代了毒品的注射成为主要的传播渠道。

  黄洁夫:艾滋病流行的因素还广泛存在,全社会对艾滋病患者和感染者的理解和关怀,消除对艾滋病感染者和病人歧视是艾滋病防控的关键环节,也是世界各国面临的严峻挑战。普及艾滋病防治知识,动员社会参与,开展有针对性的宣传教育是减少社会歧视的有效手段。我国一直把反歧视宣传教育作为艾滋病防控的重要工作举措,中央和各级政府制订并实施了各项法律法规,消除社会对艾滋病感染者和患者的歧视。不得歧视艾滋病病毒感染者、病人及其家属,他们依法享有婚姻、就业、就医、入学、社会福利等权利,强调为感染者和病人保密,同时要求积极开展社会救助工作,帮助感染者和病人解决生活上的困难,加强艾滋病防治知识的宣传,减少对感染者和病人的歧视。

  黄洁夫:自2003年以来胡锦涛主席、温家宝总理等党和国家领导人多次亲临医院、疾病预防控制机构和社区视察艾滋病防治情况,慰问艾滋病患者和义务工作者,到农村重点地区探望感染者和病人,并与患者亲切交谈为致孤儿童捐款,他们为全社会树立了关爱受艾滋病影响人群的典范。反歧视需要全社会的共同努力,让人们科学认识艾滋病,消除恐惧,减少歧视,为艾滋病患者营造一种良好的社会环境是反歧视的根本办法。

  黄洁夫:中国幅员广阔文化传统差异较大,风俗习惯众多,因此要达到全民认识的普及提高,彻底消除艾滋病的歧视需要一段很长的时间,但是我们有信心有决心,继续推动艾滋病的防治工作,希望所有的人都能加入到艾滋病的防治工作中来,贡献自己的一份力量。我也希望联合国艾滋病规划署作为艾滋病防治运动的主要倡导者和领导者,能够在反歧视方面发挥积极协调和促进作用,中国政府愿意继续与联合国艾滋病规划署等国际社会共同合作,在减少艾滋病歧视方面做出更多的努力,为全球有效遏制艾滋病保障人民健康做出应有的贡献。谢谢大家!

  米歇尔·西迪贝:《中国艾滋病病毒感染者歧视情况调查报告》是世界首部

  主持人:谢谢黄洁夫副部长,下面有请米歇尔·西迪贝先生发言。

  米歇尔·西迪贝:谢谢大家,发言之前我表示感谢,我到中国来感到很自豪,黄副部长也在这里,向你们表示感谢,向宇轩先生表示感谢。

  米歇尔·西迪贝:刚才黄副部长已经说了,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事情,今天我们是来庆祝一个重要的时刻,在中国的艾滋病防治工作当中是非常重要的。《中国艾滋病病毒感染者歧视情况调查报告》是非常重要的,非常有创意的,在全世界都是有积极意义的。这个会帮助我们继续设计我们将来的计划,进一步消除歧视。这是世界上第一次产生的一个报告。

  米歇尔·西迪贝:第二个到这里来感到高兴的原因,我们将会有一个姚明的视频向大家发布,这是非常重要的。姚明是全世界知名的人物,我的祖国马里小村庄也知道姚明,因为姚明代表年轻人,他是一个光辉的代表,所以他对于消除歧视有重大作用。我想说,到这里来非常高兴,我们向所有的政治领导人、各个领导,向全世界来呼吁大家都来加入这个活动消除歧视。黄副部长刚才说过消除歧视非常重要,如果我们有歧视的话,很多人不会参加治疗,10%的人发现阳性的时候,他们不愿接受到治疗和服务就是因为歧视和污名。这个报告还说被采访14%的人面对很大的歧视,60%的人说他们不愿意跟艾滋病阳性的人生活在一起。如果我们想要改变这方面情况的话,我们必须要大家联合起来应对歧视和污名化。

  米歇尔·西迪贝:我们有一个视频,第一次是姚明,有一个朋友,他说我不仅仅和HIV阳性的人在一起,还跟其他所有的人包括受影响的和不受影响的人,我们需要他们全部所有的人都加入到这个反歧视的活动当中,我非常喜欢他说的这句话。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时刻,在中国的艾滋病应对当中这是非常重要的时刻。这是一个非常实际的方法,中国一定会在这方面取得重大的突破。谢谢大家!

  艾滋病感染者宇轩:歧视和不了解加深艾滋病的传播危险

  主持人:谢谢米歇尔·西迪贝先生,下面有请宇轩先生发言,他是公民社会的代表,积极对话的代表。

  宇轩:女士们、先生们,大家上午好!很荣幸能在这里和大家见面,遗憾的是这不是我生活中的名字,并不是我不喜欢这个名字,而是在当今社会艾滋病还不能为大众更多去接受的时候,作为一个艾滋病病人,以无畏的精神站出来面对大众的时候还要为更多的人考虑,尤其是他的亲人,我就是这样一个艾滋病感染者。在我决定加入玛丽斯特普中国代表处积极对话项目成为一名艾滋病反歧视宣传志愿者的时候,我给自己起了这样一个昵称,也希望大家能够体谅包涵我无奈的选择。

  宇轩:从我确诊到现在可以说经过了人生一段很灰暗、低谷的日子,那段日子今生我无法忘记,也不想有更多人有那样的经历。在我没有得病之前艾滋给我的印象是离自己很遥远,和自己没有一点关系。但是在我得病以后,一开始我曾经抱怨过,我也曾经怨恨过,抱怨自己的不幸与倒霉,但是在相对的一些知识了解以后,我自己觉得一开始自己是那么无知。

  宇轩:但是今天我发觉身边还有很多人有我以前的那种想法,认为艾滋病跟自己没有关系,是某一部分人群某一个遥远地区的问题。对综合知识了解甚少,对艾滋病感染者或者病人存在歧视和误解。在今年四月份的周末,我跟同事外出归来,当时坐在公交车上人很多,我跟同事闲聊,他无意中说了一句话,我现在连艾滋病都有了还有什么好怕的?这句话本是无心的,却引来周围人异样的目光。这时候有一个中年大姐被挤到我们身边,拿着很多东西,被挤得摇来摇去。

  宇轩:我同事站起来想要把座位让给她,但是大姐怎么也不坐,很清楚地说你的座位我不敢坐。这是为什么?这是一件小事,这件小事说明什么?说明我们平时做的宣传教育远远不够,还有很多不足。俗话说得好人吃五谷杂粮没有不生病的,而对于一个感染者来说,由于免疫系统遭到破坏,他生病的几率可能会更高。

  宇轩:就在今年春天,一个女性病友因为急性胃穿孔住院,需要手术,但是因为她是艾滋病病毒携带者,医生找借口拒绝为她做手术,并且对她说让她快点儿出院。在一个忍受剧烈疼痛的时候让她出院,她的家人一而再地恳求医生,最终家人跪在医院的长廊里面恳求医生为她做手术,大夫才同意,那时候已经拖了三天。然而就在手术室里面,这个病友因为没有得到及时有效的治疗和救治永远停止了心跳。那是一个23岁的生命,一个朝气蓬勃的女孩就这样离开了我们,每个听到这个消息的人都很心痛,让大家心痛的不仅是一个生命的离开,还有背后更多的原因。

  宇轩:为什么会这样?因为知识普及不够广,民众意识不够强,还是大家对感染者有着打心里的排斥。或许这些问题都有,都存在。在我作为中国艾滋病体制现状调查员的时候,我曾经去某地的农村做当地卖血农民导致感染的调查,在这样一个不起眼的小村庄里面在五到六年的抗病毒治疗里面,全村60多号感染者没有一人出现耐药,当时很奇怪,他们的知识、他们的水平绝对不如我们城市里面的任何一个人,但为什么有这么辉煌的成就?当时村里一个大姐说,我们家里很忙怕忘记吃药。后来我们想了一个办法,大家吃药时间差不多,病人之间还有家人之间或者是其他人知道他需要吃药的时候我们提醒她一下。一开始不太习惯,现在慢慢养成一个习惯,见面打招呼也从以前的你吃饭了改成你吃药了吗?其实人人都参与进来的话,艾滋病将不会是一个问题。

  宇轩:我们身边有这样一些感染者和志愿者积极参与到艾滋病宣传教育和治疗工作当中来,而且取得有效的成绩,但是仅凭我们现在的力量还远远不够,希望更多的人乃至全社会的人参与到艾滋病的防治过程中来。因为我们要理解一个事实,艾滋病怎样才能控制传播,就是需要大家需要社会的共同参与,需要我们之间相互平等坦诚的对待。这样感染艾滋病的人才敢于告诉你他已经感染了,只有说出事实的真相才能保证大家共同的健康。并不是艾滋病人自己去隐瞒自己,而是因为社会的歧视、不了解让他们产生了恐惧,正是因为歧视和不了解最终加深了艾滋病的传播危险。

  宇轩:谢谢大家和我分享这些,我最大的一个希望,希望下一次和大家见面的时候我能以我真实的名字面对大家,捍卫我的名字就是捍卫我的尊严,一个艾滋病病人做人的尊严。让我们一起努力!最后我想借用伟人的一句话,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需努力。谢谢大家。

  米歇尔·西迪贝:我听到宇轩的讲话非常高兴,这是一个转折性的时刻,因为这是我们第一次和政府,和公民社会,和所在的媒体,和高级别的联合国代表者们以及HIV感染者们一起用一种有尊严的方式来告诉大家,反对歧视和污名化是非常重要的,而且我们需要普及这个认识,让人们都参与到这个努力当中来,这关系到社会平等。我想再次感谢各位,还要感谢黄部长,感谢宇轩,谢谢你们!

  降低艾滋病感染率,需要解决歧视和污名化

  美国之音:我想问一下米歇尔·西迪贝先生,我有两个问题。

  第一个问题,中国跟其它国家比较起来,在传染率还有感染人数方面有什么不同?

  第二个问题,第一次来做这种类型的详细调查报告,包括政府还有NGO和非政府组织都参与到这个调查当中来,为什么这是第一次做?为什么以前没有做?

  米歇尔·西迪贝:我觉得这是两个非常好的问题。首先,我们不能说艾滋病在中国很流行。在13亿人当中有70万感染,者这不是一个很大的感染比例,但是我们跟卫生部进行了调查,主要看哪些人是易感的,这是一个很重要的指标。中国现在正在成为一个很强大的经济体,像上海这样发展蓬勃的大城市,吸引了很多人聚集到这里,无论国际还有国内人才都移到了大城市。现在国内有两亿多人口转移到了大城市当中,我们所面临的是具有五千多万高危人群,我们看到他们的配偶还有他们的孩子,可以看到后面的易感人群的基数。我们必须防止污名化、反歧视,帮助这些人,同时减少艾滋病在中国的爆发。

  米歇尔·西迪贝:第二,25年前我们没有人愿意在非洲谈及艾滋病,我们发现受感染的人开始来寻求帮助。我们在医院里面看到病床上都挤满了艾滋病感染者,其中一个例子就是南非。南非以前只有1%的感染率,而现在在南非有25%的感染率,到底什么原因导致我们的努力没有成功呢?我们必须要了解,为什么人们不来就诊,为什么不寻求医疗服务,可能人们说有歧视有污名化,当然这是一个问题,但是我们要了解的是什么时候能够把这个污名化和歧视给扭转过来。我们必须在政策和法律上面都要确保人们不会受到阻碍,不会阻碍人们去寻求这些医疗服务。我们这个活动其实在很多年前就已经开始了,虽然以前没有开始,这次是首次这样的详细调查,毕竟我们已经开始,这是一个好事情。

  米歇尔·西迪贝:中国正在下定决心要解决这些问题,而不单只是提供治疗,而且也在关注解决歧视和污名化的问题。

  政府在艾滋病防治方面要发挥主导作用

  美国之音:请问黄部长一个问题,这个星期我看到有一批来自河南的病人他们到了卫生部信访办,他们表示在地方上得不到关怀,而且他们得病主要是因为卖血,很多年以前,有的是在医院输血过程当中得的病。歧视当然是一个很大的问题,但是这些人认为地方政府对他们感染病有一定的责任。卫生部对这个问题过去、现在和未来采取什么措施?卖血的传播方式在中国的重要性怎么解释?

  黄洁夫:你反映的问题我们也注意到,卫生部门口最近是有上访的,这是河南90年代因为卖血血浆采集引起的艾滋病传播问题。这个问题在90年代曾经成为中国艾滋病传播很重要的一个渠道,中国政府当时已经很关注到这个问题,当时已经解决了这个问题。现在这个问题经过血浆制品采血来传播艾滋病在中国已经得到了遏制,我刚才的报告当中已经讲到,中国60% 的传播渠道是通过性传播,包括异性之间还有同性之间的传播,成为最主要的传播渠道,在血液传播问题上已经得到了控制。

  黄洁夫:中国对于艾滋病的防控,中央政府有统一政策,可是这个政策是各级政府各司其职,按照中央制订的政策,严格执行这个政策,社会要参与,可是政府是起主导作用的。凡是对艾滋病防治方面问题没有得到很好解决的,中央政府和国务院让各级政府负责,上述情况政府是一个很开明的态度,凡是他们有什么诉求我们把人民群众的诉求放在第一位来考虑,只要他们反映是真实的我们就要给他们解决问题。如果有哪些政府对责任不履行职责,不按照法规来做,要受到处罚。这个态度是很明确的。

  黄洁夫:关于最近的上访情况,我知道这个事情,正在调查了解之中,请大家放心,也请大家信任中国政府会严格按照国家的法规来办这些事情。谢谢。

  消除艾滋歧视是一个动态的过程

  新华社:这是中国第一次出台关于艾滋病歧视的报告,在近年来中国整体来说对艾滋病的歧视状况有没有一个缓解?这些年有什么样的变化?请黄部长和米歇尔·西迪贝两位分别谈一下。

  黄洁夫:我先讲讲,米歇尔·西迪贝先生再代表国际社会来确认,这样可信度更高。刚才米歇尔·西迪贝已经说了,这是中国也是世界上第一次发布的关于艾滋病歧视的报告。关于中国艾滋病歧视问题近年来有很大的进步,2003年开始胡锦涛主席、温家宝总理还有其它国务院各级领导还有卫生部的各级领导,还有很多专业技术人员,都为消灭艾滋病歧视做了很多工作。

  在十多年前是很难想象的,大家跟宇轩握握手或者跟他拥抱觉得很可怕,现在绝大多数人觉得跟宇轩握手、拥抱,正常的接触在大多数的民众来说基本是形成了社会上好的风范。但是调查报告当中20%多的人还是受到歧视,因为反歧视不解决的话,艾滋病的防控很难取得彻底的胜利。

  米歇尔·西迪贝:我想说几件事,第一个很重要的是我们要看这个过程是一个非常动态的过程,首先政府部门有“四免一关怀”政策,还有“普遍可及”。如果这个政策得到执行,而且新的运动联合起来,不光是今天,昨天我在上海的时候包括以前,我遇到了很多领导人还有大使还有卫生部的领导,昨天我还见到中国国家副主席的夫人,他们都来谈论歧视问题,同时还谈到如何做出自己的贡献。在这方面,这是一个动态的过程。这个运动,各个媒体多多参与多多宣传,我们应该关心我们的阳性病人。这个报告是全球第一次,基于事实、基于证据的报告,将来对我们的规划很有帮助。

  消除艾滋病歧视最大的障碍——宣传教育不够

  新华社:您认为目前中国消除艾滋病歧视最大的障碍是什么?您刚才讲到很多政府方面的措施,对于在民间来普及这些预防和治疗艾滋病的知识有什么样具体的措施在未来的这些年里面。

  黄洁夫:除了政府以外,在民间要怎么样来消灭对艾滋病的歧视,我们国家对于艾滋病的防治工作刚才米歇尔已经谈到了,中国政府有很多具体的法规,“四免一关怀”政策,大家很熟悉了,这是政府对于艾滋病防控制订的政策,各级政府起主导作用来执行。但是,社会的参与是这些政策得到贯彻落实的关键,中国政府有很多鼓励,NGO非政府组织积极参与,同时与艾滋病感染者宇轩这样的组织,还有志愿者组织,另外还有广大的医护人员,医护人员是起重要的作用,医护人员包括大医院包括在艾滋病专科医院还有一些社区医院的医护人员都来一起进行工作。

  对艾滋病的歧视跟消除,我想很重要的是要有一个科学的宣传教育,把艾滋病到底是个什么病,它的传播渠道是怎么样的,是一种可以治疗的病可以预防的病,这个要和广大民众说清楚。这个工作开展起来,就能很好地把歧视慢慢解除,可是这是一个动态的不断发展的过程。社会完全消除歧视那艾滋病就在全球的防控得到了成功,我想这是同步进行的。

  黄洁夫:中国解决艾滋病最大的障碍,按中国人的传统社会是有爱心的,都是有传统美德的,人帮人,从四川汶川地震看到,外电报道中国的人性光辉感动世界。中国在整个社会当中人和人之间的友情爱心还是主流,现在最大的障碍是什么?对艾滋病的宣传教育不够,对知识认识不够。以为艾滋病碰一碰就能传染,以为一起说说话一起握手就可以传染上,这个是最大的问题。宣传教育、科学知识的普及这是最重要的工作。

  黄洁夫:另外,还要进行精神文明建设,宇轩刚才讲的很好,他是受害者,他不是罪有应得得了这个病,他能够公开地说自己真实的名字,同时他的父母也可以说我的小孩很不幸感染上艾滋病是受害者,全社会都来关心他,这就需要我们全社会的共同努力。宇轩刚才讲希望下次参加发布会,他可以告诉大家真实的名字,宇轩是一个不幸者可是他又是一个有幸者,生活在中国这样的社会大家关心他爱护他帮助他,就像现在残疾人运动会一样,取得金牌大家都为他欢呼喝彩,我们希望我们的艾滋病感染者以后取得了成绩我们一样为他比普通人更多的欢呼和鼓励,那这个问题就得到了解决。

  主持人:宇轩作为公民社会的代表有没有要说的?

  宇轩:其实现在要说的话,艾滋病是我们社会上共同要面对的一个问题,需要感染者和非感染者共同的参与。只有在生活中少一点猜测多一点了解,少一点排挤,多一点关爱,那艾滋病将不会是一个问题,我们也能创建起自己希望中的和谐美好的生活。

  美国之音:请问黄部长,有没有这样的问题,歧视这个问题在中国是不是报道不够?您对此有没有话说?

  黄洁夫:这个报告是调查了两千多人,反映了局部一个侧面,中国有13亿人,在这么大的社会当中有没有一些得到报告的病人,正是因为这个情况肯定存在,今天我们才能够跟联合国艾滋病规划署一起来做这个工作,这个现象肯定是存在的,到底是多少现在很难给你一个准确的数字,相信经过我们的努力这个问题会得到解决。

  中国将会取消艾滋病入境限制

  《中国日报》:现在很多国家已经取消了艾滋病感染者入境的禁令,中国政府在这方面是怎样考虑的?很快就有世博会了,会迎来广大海外游客,这其中如果包括艾滋病感染者,我们将怎样对待他们?

  黄洁夫:这是一个很好的问题,正好也是我比较难回答的问题。我想很坦率很真实地告诉你,在世界上有些已经取消了艾滋病入境的限制,我们国家已经关注了这个问题。去年奥运会我们是临时性取消了关于艾滋病感染者入境的限制,国家正在进行这方面的工作,世博会工作当中希望我们国家能够像其它先进的国家一样能够彻底地取消,不要是一个临时性的,但是这个事情不是卫生部说了算。我们卫生部包括陈部长在内都是主张这一点的,希望《中国日报》帮我们的忙,宣传媒介多一点来讲,使这个事情成为国家永久的政策。谢谢。

  消除歧视,需要社会广泛参与

  米歇尔·西迪贝:首先感谢大家来参加这次的发布会,谢谢大家了解这个问题,非常至关重要,非常关键。因为污名化或者歧视是一个社会的问题,是社会长久的问题,不可能一夜之间消除,我们需要社会化的运动,比如像刚刚黄副部长所说的一样,我们需要信息,需要媒体的参与,我们需要社区的义工,需要社会所有的人携起手来教育人们,让人们更加理解到底什么是艾滋病,而歧视有时候存在于法律和政策当中,使得人们没有办法能够获得他们所需要的服务。这些方面的问题其实在很多层面上在中国已经得到了关注和处理,就像我所说的一样,十几年前中国对于吸毒者一点不容忍,现在中国已经改变了,他们已经建立起来新的措施和政策来确保这些吸毒者能够得到相应的帮助和医疗服务,确保他们没有被歧视,使得他们能够成为全球努力的部分。我们应该在各个领域都扩大这方面的努力,并且这个活动是一个长期的不断变化的进程。再次感谢大家参与中国艾滋病病毒感染者歧视调查报告的发布,感谢黄副部长和其它参会者来到发布会。

  主持人:下面发布姚明的新的宣传片,姚明在宣传艾滋病方面已经做了很久的努力。

[责任编辑]杜新忠
杜新忠戒毒网--戒毒门户 权威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