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新忠戒毒网--戒毒门户 权威媒体
联系杜新忠:13757963812 | 网站地图
中国药物滥用防治协会近期会讯 戒毒专家—杜新忠记事
首页 > 当前位置:>禁毒综合 > 议论风生 > 正文
议论风生
台湾有人主张施用毒品除罪化,台湾会成为吸毒者天堂吗?
2017-05-23 21:23:31 来自:上海观察 作者:杜新忠转 点击量:
  律师出身的台湾地区民意代表顾立雄日前发表言论,引发岛内主张施用毒品除罪化的疑虑,基层警员为之不满,各方不乏口诛笔伐。
 
  依据7月5日的发文,他是从这样一种观察心得出发的:“我认为,这并非长久之道。毒品犯罪的重刑化政策已经实施很多年了,可是结果呢?我们只看到监所人满为患,人越关越多,第一线的监所人员肩负沉重的戒护压力,没有余力做矫治,更无力协助受刑人回归社会。”
 
  于是,他希望拟一份草案能够解决这问题,“这份草案的目的很简单,就是希望能让这些单纯施用毒品的药瘾者在进入司法程序之前,先按时到医疗机构接受药瘾治疗的计划。如果能够顺利完成治疗程序,就不用被送入矫正机构而中断他原本的生活;反之,若无法完成治疗程序,仍然要依照现行原有的司法程序,进入矫正机构接受观察勒戒、强制戒治等司法处遇。”
 
  对于外界指责其修法的目的是要将毒品除罪化,他于8月3日在“脸书”上澄清先前的发言。对照他自己公布的在7月5日的说法,只能说顾立雄至少犯有“前后矛盾”、“目的与手段不协调”、“空谈理论愿望,不顾实务”、“只看到表象,没有思考纵深”等问题。
 
  容我一一道来。
 
  说不清楚的“前置化”
 
  顾立雄确实说到“在进入司法程序之前,…如果能够顺利完成治疗程序,就不用被送入矫正机构而中断他原本的生活”,似乎只要医疗成功,根本就进不到司法程序,就不会有罪与罚的问题。这一部分被理解为对施用毒品“除罪化”,应该没有错怪他。
 
  到了8月3日,顾立雄写道:“最近有些朋友对于我在7月所举办的扩大‘施用毒品罪医疗前置化’修法公听会”有些误解,我想先跟各位说明一件事,‘医疗前置化’并不等于除罪化或合法化,也就是说,进行医疗前置化的相关修法,并不会影响施用毒品罪的既有刑罚。”
 
  那么,究竟“医疗前置化”意义为何,又有何效果?医疗处在什么之前所以被称为“前置化”,不就是“在进入司法程序之前”吗?连司法程序都没进入,哪有罪与罚或是违法的问题?这在逻辑上不是“除罪化或合法化”是什么?
 
  空有愿望,不切实际
 
  顾立雄是否想过一个程序场景,谁有权判定毒品施用者确实施用了毒品?如果真被判定施用,是不是已经有触犯相关法律规定之构成要件的犯罪行为的嫌疑?这时还不知道此人是否能治疗成功,但这行为涉及公诉罪,检察官要不要处理?如果不处理,却要等医疗结果出炉后再看要不要进行司法程序,有这种公诉罪吗?
 
  其次,如果要对这种人进行医疗,可以采用一般的医疗程序与环境吗,不加以隔离能有效进行吗?不考虑实际情况,空谈理论与愿望究竟是会解决还是恶化问题?
 
  顾立雄在8月3日这样认为:“就算把一个学习过程中施用毒品的青少年,关进监狱了,然后呢?然后他的成瘾问题依然不会被解决。”一个施用毒品的青少年能有正常的学习过程吗?这时应考虑的是帮他尽快戒毒恢复正常,还是要以他不正常的“学习过程”为重点呢?
 
  监禁他,不就是让他与外界令他施用毒品的小环境隔离吗,不是可以让医疗体系的人更好帮他戒毒吗,难道天天在与毒友厮混的环境会更好戒毒吗,隔离戒毒时期难道就不能同时学习吗?顾立雄是不是有点陈义过高、罔顾事实、目的与手段脱节的嫌疑呢?
 
  顾立雄又接着说:“甚至(青少年)因为被切断了所有的社会连带,可能连重新做人的条件都丧失了,最后,他可能只剩下重蹈覆辙一途。”
 
  现在这个时代,因戒毒隔离或监禁就,“被切断了所有的社会连带”吗,会严重到“可能连重新做人的条件都丧失了”吗?隔离戒毒不就是帮助他发展正常的社会连带与重新做人的条件吗?顾立雄是不是故意把事情说得不正常地严重,而失去了该有的务实合理的判断?
 
  欠缺解决问题的视野与思考
 
  再者,以“医疗”成功与否,再决定是否进行司法程序的构想也有大问题。刚才已说过,要成功医疗戒毒,不适当有效隔离是不可能成功的,一旦进行有效隔离,毒品施用者或许会在一定期间之后戒毒成功。如果医疗成功之后可以不进行司法程序,若是过了一段时间之后,矫正过的毒品施用者再犯,是不是这段往事有没有法律效果,是否还要重新追究?
 
  此外,如果一直是在“医疗前置化”,“在进入司法程序之前”,那么,又会重复医疗过程,那还怎么进入“既有的刑罚体系中”呢?这不就又是“除罪化”了吗?
 
  因此,施用毒品者非但不用惩罚还有公家体系代为出资戒毒,台湾会不会因此成了吸毒者天堂?这样的做法是解决问题还是制造或恶化问题?这些问题与可能的连带关系顾立雄可否想清楚了?
 
  顾立雄不是没触及问题的根本,感慨地说道:“当既有的刑罚不足以遏止毒品施用,正是我们该想想,这个社会到底发生了什么问题?”
 
  问到“社会”整体,但是格局始终没有“社会”的战略层次,还是陷溺在格局极小的“毒品的人数”,他说着:“我们是不是有其他方式可以更有效降低施用毒品的人数?如果我们只懂得把人关进监狱里,却不去深思问题的根源,那么,大家只会看到监狱越盖越多、进出监狱的年纪越来越小,而毒品问题却依然猖獗。”但距离“深思问题的根源”非常遥远,根本还摸不着边。只看到表象,没有思考纵深。
 
  如果我们的社会贫富不均继续扩大,以正义之名大搞邪恶,故意扭曲假造历史混淆百姓的正常认知,奖励比拳头大小的丛林法则,必然会增加盲目冲动的民众数量,民粹激情必然横行,以致太多人民在生活上与精神上找不到出路,而令社会氛围怎一个“闷”了得,台湾会变成一个“大闷锅”。
 
  这样,非但吸毒人口不会减少,其它类型的犯罪行为也必然与时俱增,岂止是毒品猖獗而已,监狱能不是越来越多吗?你看看,蔡英文当局上台不满三个月,“菜状百出”,两岸关系搞成这样,“新南向”才起步就走进了“辛难巷”,在这样的当局治理下吸毒犯罪者能少吗?
 
  (本文作者系台湾政治大学博士)
[责任编辑]杜新忠
杜新忠戒毒网--戒毒门户 权威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