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新忠戒毒网--戒毒门户 权威媒体
联系杜新忠:13757963812 | 网站地图
中国药物滥用防治协会近期会讯 戒毒专家—杜新忠记事
首页 > 当前位置:>禁毒综合 > 调查分析 > 正文
调查分析
美国最致命毒品出自中国的“绝命毒师”
2016-09-24 10:48:35 来自:网易科技 作者:杜新忠转 点击量:

 
  2016年9月10日消息,在过去几个月中,一系列药物过量导致死亡的案例都牵扯到了一种非常强烈的阿片类药物,而人们发现,这种药物竟不是为人类使用而设计的。
  卡芬太尼是世界上最强烈的商业阿片类药物,药性比止痛剂芬太尼强烈100倍。芬太尼本身比海洛因强50倍,受到政府的严格管制。
  卡芬太尼在上世纪七十年代被人工合成出来,当时被命名为Wildnil,作为面向大象这类大型动物的一种普通的麻醉剂销售。可见这种药物从来就不是给人类使用的。但就像所有人工合成药物一样,卡芬太尼很快就通过非法药物销售途径,从秘密制药作坊卖到了人们手里。卡芬太尼被挂在网络上公开售卖,也有人在深网Tor上的药品市场买卖它。药贩子把卡芬太尼和海洛因、芬太尼放在一起售卖,许多使用了卡芬太尼的人根本不知道自己在使用什么药物。
  美国毒品管制局发言人RussBaer表示:“我们最近在互联网上发现了许多匿名销售和购买此类药物的活动。”他们警告人们不要轻易接触这种药物,在物理接触的时候一定要佩戴保护性手套和面具,因为即便是触摸它也是很危险的。
  Baer表示,包括卡芬太尼和芬太尼在内越来越多的非法合成药物大部分都是在中国加工的。这些药物通过道路运输或邮政包裹偷渡到了美国。在六月份,美国海关和边境保护局表示自己缴获了近90公斤芬太尼等合成药物。这些非法药物不是用罂栗花加工的,而是在专业的实验室里制作的。前些年美国海关和边境保护局只缴获过不到四公斤此类药物。
 

  近几个月中,上百起药物过量案例都和芬太尼和卡芬太尼有关。这些药物药性比吗啡和给癌症病人的镇痛剂强100倍。人们已经在佛罗里达洲海岸地区,宾夕法尼亚州西部地区,肯塔基中部,以及俄亥俄州发现了这些药物的身影。特别是在俄亥俄州,今年八月份在一个郡中,一星期内发生了至少96起海洛因用药过量案件。
  在网上随便搜索一下卡芬太尼和芬太尼就会发现不计其数的在线购物网站提供从中国购买这类药物的服务。在深网Tor上,用户更是可以使用比特币来不留痕迹地购买、销售包括卡芬太尼和芬太尼在内的多种受限药物,从氯胺酮到可卡因不一而同。
  调查人员试图在深网上联系这些药品的卖家,但他们都不约而同地缄口不言。只有一名在韩国在线购物网站上出售药品的中国卖家回复了信息,但他只提到每200毫克300美元的售价,而没有就如何运送药品的问题作出回答。
  卖家往往把这些药品藏匿于隐蔽的包装之内。上个月加拿大边境管理局报告称缴获了一公斤藏匿于标记为“打印机附件”的包裹内。检疫人员穿戴防化服来处理这些烈性药物。
  这种药物的药性之强烈,使得网上的卖家也开始打出提示,提醒买家注意这种药物的性质。其中一个卖家只建议那些曾经使用过卡芬太尼或类似药品的人购买。他这样写道:“我们再一次强调只有曾家使用过芬太尼的用户适合购买卡芬太尼。这东西不是开玩笑的!”
 

 
  另一名提供从中国发货的卖家打出了用户操作这些药物的警告,其内容和兽医行业标准相似:“你需要戴上面具和手套来操作这些药物。不小心直接接触到药物可能会导致药物摄入过量。”
  成千上万的秘密工厂
  官方表明这类药物大多来自中国。美国毒品管制局也表示墨西哥毒枭用于制造冰毒的大多数原料也都是来自中国。就此,美国已经向中国发出过打击成千上万秘密作坊的请求,但虽然中国的毒品法律非常严格,中国政府一直没有解决这些问题。
  中国公共安全部部长助理在谈到协助国际行动打击贩毒活动时表示:“我们将尽一切可行的努力帮助其他需要我们帮助的国家。”中国政府官员已经承认全球黑市中的新合成药物有“相当”一部分产自中国,而中国政府也已经在努力打击这些贩毒团伙。仅仅去年一年,中国就审判了14万起毒品相关的案件,这比2014年的数据上升了足足30%。


  随着去年秋季美国禁止了包括类卡芬太尼药物在内的超过115种合成药品,一种新的、还不受管制的药物,呋喃基芬太尼(furanylfentanyl)开始在美国流行起来。接着,美国政府宣布在本土全面禁止此药物。至少一名芝加哥居民因摄入此毒品过量而死亡。
  Baer表示:“芬太尼以及其它和芬太尼相关的化合物,不管是卡芬太尼这样的芬太尼类似物也好,U-47700这样还没有被管制的药品也罢,绝大多数都来自中国。”
  截至发稿,美国毒品药品监督局已经把U-47700归入了海洛因一类的非法药物。U-47700是上世纪七十年代发现的实验性鸦片类药物,从未被批准在人类身上使用。


 
  不仅如此,一些毒品的原材料化合物也是从中国偷渡到墨西哥的。在那里,他们被进一步加工成海洛因或是羟可待酮(oxycodone)这样的止痛片。有时候,这些原材料被从持证经营的实验室里偷出来,落到了毒枭们的手里。
  Baer解释道:“这些原材料由中国的合法企业制造,并运输给位于墨西哥的合法化学药品接收企业。一旦这些化合物抵达墨西哥,往往就落到了墨西哥毒枭组织的手里。”
  卡芬太尼往往不是直接出售的,它们会被大幅稀释成海洛因出售。在深网上一家网站售卖所谓“中国白(ChineseWhite)”的药品配方。“中国白”是用户对强效类海洛因药品的概称。配方声称将100毫克卡芬太尼和100克切削剂混合可得到效果更好的强效海洛因。
  在众多网站上,卡芬太尼的价格从每克800美元到每克2500美元不等。而俄亥俄州药物滥用监测网络报告称,去年在克利夫兰地区的海洛因售价为每克90到120美元,深网上的海洛因价格也相似。
  虽然卡芬太尼比海洛因贵了十倍,但如果按照“中国白”的配方,1克卡芬太尼能够混合出1000克海洛因,它的价格其实是比直接购买成品海洛因低好几个数量级的。
  诺瓦东南大学的物质滥用和健康差异应用研究中心的主任StevenKurtz表示,卡芬太尼的高纯度意味着毒枭们可以用更少的重量运送更多的毒品,而卡芬太尼的加工成本也没有高出很多。但街头售卖毒品的毒贩往往不清楚手里的“海洛因”究竟是什么。大多数摄入卡芬太尼过量的人根本不知道自己摄入的是多么强烈的药物。阿品类药物成瘾问题已经慢慢流行起来了。
  他说:“这对毒枭们的诱惑很大。他们现在可以用非常小的容器来偷渡卡芬太尼,但从用户的角度讲缺点在于他们根本不知道自己在摄入什么药。”
  辛辛那提市在美国劳动日周末出现了多起毒品过量死亡案件。验尸官表示,她认为辛辛那提市正被毒枭用作实验场。毒枭们在这里把卡芬太尼分割成芬太尼和海洛因进行销售。
  未知的风险
  因为这类药物直到最近才出现滥用现象,专业兽医和科学家们还不清楚这样原本给大象设计的药物在人体身上的“合理”剂量是多少。他们现在推测人体能承受的剂量应该比一粒糖粒(白砂糖)要小。去年在全美只有19克此类药物被合法制造,而六月份的时候,加拿大官方在一次行动中就缴获了1000克卡芬太尼。
  在2010年,一篇发表在美国急诊医学杂志上的论文报告了首例此类药物中毒的案例。当时,一名兽医正打算镇静麋鹿来做结核病测试,却不小心把卡芬太尼弄到了自己脸上。在不到两分钟的时间里,他开始感觉昏昏欲睡,必须注射阿片类药物的解毒剂。幸好在进行此类麻醉的时候手边都会备有一针解毒剂。这名兽医随后从中毒状态中恢复了过来。
  现在,虽然这种药品在毒枭和深网中越来月流行,执法部门还没有确切证据证明缴获的药品就是导致药物过量死亡的药品。
  Baer表示,绝大多数卡芬太尼和其它强效阿片类药物都是通过传统偷渡途径运输的。刚刚发生在辛辛那提市的集中爆发被认为是通过71和75号洲际公路运输的。
  毒品药品监督局的官员表示,吸食毒品的人们也开始意识到他们不能相信这种药物的药性。但同时阿片类药物成瘾是非常强烈的,所以戒除它们往往是不可能的。
  来源:tech.163.com
[责任编辑]杜新忠
杜新忠戒毒网--戒毒门户 权威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