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新忠戒毒网--戒毒门户 权威媒体
联系杜新忠:13757963812 | 网站地图
中国药物滥用防治协会近期会讯 戒毒专家—杜新忠记事
首页 > 当前位置:>禁毒综合 > 调查分析 > 正文
调查分析
联邦止咳露上瘾调查
调查与分析
2009-12-08 08:59:54 来自:MG《七分之一》 作者: 点击量:

  今天的《1/7》调查节目,将关注这样一群孩子,他们对一种止咳药水“联邦止咳露”依赖成性甚至上瘾,每天少则要喝上三、四瓶,多则要喝上二十瓶。那么这种止咳药水为什么会让孩子们上瘾?许多未成年人又为什么会对这种止咳露形成依赖?这背后暴露了一些怎样的问题呢?记者找到了一对困境中的母子开始采访。

  正文:

  联邦止咳露依赖者胡晓飞:我想喝一次两次应该不会(上瘾)吧,但是想不到一泡泡了4年,在这个药水里面,好像过了40年似的。

  胡晓飞今年刚刚17岁,家住距离广州市两小时车程的增城市。让他4年多来一直不能自拔的药水,就是联邦止咳露。胡晓飞向记者介绍说,自己第一次喝联邦止咳露时,刚刚读初中一年级。

  记者:上瘾是一种什么感觉?

  联邦止咳露依赖者胡晓飞:当你没得喝的时候,好像很不爽的样子,很不舒服。到了不舒服的时候,我再去喝,这个不舒服的感觉就没了,但是越喝越发现我喝的量要越多,才能解脱。

  胡晓飞向记者介绍说,自己上初一的下半年,和几个小兄弟聚会,因为心情不好,就有人递给他一瓶联邦止咳露,他一下子就喝掉了半瓶,大概60毫升左右,马上就感到全身软软的,就像要飘起来一样。

  联邦止咳露依赖者胡晓飞:很舒服,脑子一片空白,什么都没想,什么都不会去想。

  第一次喝过联邦止咳露后,胡晓飞就一直在不间断地在喝这种药水,让他没想到的是,半年以后,他就已经根本无法离开这种药水了。

  记者:那你什么时候开始加量的?

  联邦止咳露依赖者胡晓飞:半年吧,喝了半年,喝一瓶不能解脱我生理和心理上的需求,要喝两瓶,然后就越来越多,越来越多。

  此后,胡晓飞每天差不多要喝上10瓶左右联邦止咳露,最多的时候甚至是一天喝了20瓶。很快,他就变得无法控制自己,不仅无法继续读书,只能退学在家,而且还出现了更疯狂的举动。

  胡晓飞的母亲刘兰:他就把我的头发,抓住那个头发,往那个墙角去推,去撞,等一会又把我一个人用那个头发抓了在地上面,整个人都睡在地上面,就这样来回地在这里拉。

  胡晓飞的母亲说,儿子第一次失去理智地打她,是因为向自己要钱买药,而她没给。现在只要胡晓飞在家,刘兰就一个人躲到房间里,她害怕儿子又会药瘾发作再次动手。而胡晓飞喝止咳露每天开销都在两三百元,他先后已经偷偷卖掉了家里近10万元的家当。

  胡晓飞的母亲 刘兰: DVD,那些家庭影院,我家里的洋酒,如果他再想不了办法的时候,连家里的风扇都会卖掉,他想喝他为了想喝都会卖掉。

  记者:你卖过多少部手机?

  联邦止咳露依赖者胡晓飞:几十部吧,家里买的,骗别人的,有几十部。

  因为依赖联邦止咳露无法自控,为了筹到更多的钱,胡晓飞甚至还动过拦路抢劫的可怕念头。

  胡晓飞的母亲刘兰:他看到有一个阿姨拿着那个包包(走在街上),他第一个想象就是想去抢人家的包包。又想过,忽然间走出马路上,那个车撞不到他,他睡到那里让人家赔偿,这样的东西他都想出来,(哭)这个生命来假如他一时想不开,真的冲出马路,撞死了怎么办,也是为了一瓶止咳露而已,为什么要这样?

  让胡晓飞的母亲始终想不通的是,原来儿子是个善良乖巧的孩子,每天跟母亲有说有笑的,现在怎么就会变得这么可怕呢?为了求他戒掉,他的爸爸甚至给儿子下跪。

  记者:他爸爸就跪在他面前?

  胡晓飞的母亲刘兰:是,不是跪,而是在给他叩头,给他叩响头,(说)我麻烦你了,我麻烦你帮我好不好?

  胡晓飞说自己在清醒的时候,也下过决心不再去喝这个药水,瘾头发作的时候,他甚至用刀划、用烟头烫自己,直到现在全身还留有20多道伤痕,但这一切都无济于事。一个月前,晓飞被父母强行送到医院成瘾科进行医治,到了医院他们才发现胡晓飞的情况绝不是个例。

  记者串场:

  我手上的这瓶药水就是联邦制止咳露,这瓶看似普通的止咳药水,却让一些孩子疯狂的迷上了它,甚至依赖成瘾而不能自拔。这一瓶120毫升的药水,如果正常用于止咳的话,是一个成年人4天的用量,但是对于上瘾的这群孩子来说,他们有的一天会喝上3瓶,多的甚至要20瓶。那么联邦制止咳露为什么会让孩子们上瘾?作为处方药类的药品,这些未成年的孩子又是怎么轻而易举的得到的呢?

  医生向记者介绍说,从去年7月开始他们收治第一例滥用止咳露上瘾的病人后,至今前来接受治疗的病人已经达到112例。这些病人的成瘾时间大约都在3到5年,而最长一个病人一喝竟然就是12年。

  何日辉医生:我们说所谓上瘾的止咳露主要是含有磷酸可待因的,因为这个成分叫磷酸可待因,它作用于中枢系统,我们医学叫阿片受体,它跟吗啡、杜冷丁是类似的,作用于阿片受体可以产生一种快感,所以它有成瘾性,这是它最重要的一个原因。

  何日辉医生,成瘾科主治医师,胡晓飞的主治医生。他说正是联邦止咳露含有磷酸可待因,2000年已经被国家药监部门由非处方药转为处方药,也就是说病人只有凭医生处方才能在医院、药店买到联邦止咳露。

  何日辉医生:我们正常的情况下是因为治病吃药,但是如果你不是因为治病去服用这个药物的话,我们老百姓的意义,从老百姓的意义上来讲属于药物滥用。

  何日辉医生介绍说,在他们收治的这些病人中,绝大多数都是20岁左右的年轻人,他们共同的特点就是最初接触联邦止咳露都是在未成年的时候,而且基本是出于好奇,想寻求刺激。

  何日辉医生:其实呢在我们正常的临床使用范围下,这个成瘾性其实还是很低的,是很安全的,是非常安全的,但是如果你滥用,那这个就很难说了。

  那么,一种已经在7年以前就只有凭处方才能在医院、药店买到的药物,为什么一直在被滥用,在不断地诱惑着这些年轻人呢?

  记者:当时你在喝止咳露的时候,你要购买它都是通过哪些渠道?

  联邦止咳露依赖者林奇:城中村一些药店,大部分,我跟你这么说,大部分广州市的城中村的药店都可以买得到。

  记者:可是据我了解,这是一个处方药,你没有医生的处方可以买到这个药吗?

  联邦止咳露依赖者林奇:这就是问题的关键之一,为什么我没有处方我买得到呢?

  林奇是今年3月份成为何日辉医生的病人的,他从17岁开始喝上联邦止咳露,至今已经快4年了。“身不由己”是小林这4年来最深切的感受。

  联邦止咳露依赖者林奇:为了寻找更加刺激、快感,有什么办法,吸粉,其实就是走上吸粉的办法。

  林奇说由于自己对联邦止咳露的需求量越来越大,对联邦止咳露的购买途径后来也就越来越清楚。为了了解联邦止咳露的来源,记者请小林带路,想看看这个药究竟怎么买。

  林奇买药暗访:

  林奇:有没有那个什么,联邦止咳露?

  药店售货员:联邦有。不过跟你说这些药不能多吃,吃多了对身体不好,它处方里面有咖啡因什么的,吃了上瘾。

  一开始药店营业员还提醒了几句,但是当听到林奇希望一下购买两箱联邦止咳露时,便爽快地做起了生意。

  林奇买药暗访:

  林奇:是不是说我现在想跟你订多少,你能给我拿多少,是不是?

  药店售货员:也差不多是这个样子。

  林奇:那我现在来你这里买又没有处方。

  药店售货员:现在买得少肯定不用处方。

  林奇:少就不用处方,然后多就要处方?

  药店售货员:多了,反正就是出了问题不要我负责,可以。

  因为药店的联邦止咳露没有存货,最后林奇在没有任何处方的情况下,买到了另一种处方药——佩夫人止咳露,这种止咳露常常被当作联邦止咳露的替代品。然而,当记者第二天带着摄像机再次走进这家药店时,药店负责人却对他们不凭处方卖处方药矢口否认。

  记者:全是凭处方才能买?

  药店负责人:全是凭处方的。(营业员)说你们要成箱的,(我)说那怎么可能,要凭处方的。

  这位药店负责人信誓旦旦地表示,她们的药店一直都从正规医药公司进药,并一直坚持按照联邦止咳露的销售规范卖药。

  记者:你在买这个止咳露的时候,最初是多少钱一瓶?

  联邦止咳露依赖者林奇:最初买的时候是7块钱(一瓶),我买过最便宜的是7块钱。

  记者:后来呢?

  联邦止咳露依赖者 林奇:后来最高峰我买过40。

  记者:40块钱一瓶?

  联邦止咳露依赖者 林奇:对。

  林奇说正是药店的暴利,才使得药店对购买联邦止咳露几乎是来者不拒,目前就拿广州来说,市物价局批准的联邦止咳露零售价格为每瓶21.6元,而一些药店私下出售的联邦止咳露每瓶价格都不低于30元。这样一来,零售药商差不多能够赚到200%的利润。那么,药店的联邦止咳露在进货上有没有限制呢?

  深圳致君制药有限公司副总经理邓宝军:我们现在采用管理模式联邦止咳露特许经营。

  记者:这是一个什么概念?

  深圳致君制药有限公司副总经理邓宝军:我跟他(特许经销商)签一个特许经销协议,如果你违反这个协议,我没收你的保证金,再次违反我就停止供应药品。

  邓宝军,深圳致君制药有限公司副总经理,主管销售。作为联邦止咳露生产厂家的深圳致君制药有限公司,在发现了联邦止咳露被滥用后,就开始采取“一级直销模式”,这就是是药厂、特许经销商、医院、药店等销售终端的三级流程控制模式,并从去年9月开始还在每一瓶联邦止咳露上另外再打上一个流水号。

  记者:流水号的目的起什么作用呢?

  深圳致君制药有限公司副总经理邓宝军:我把这个药品销售到哪一家公司是有登记的,这家公司再到了哪里,如果说购买到没凭处方,那我就能知道这瓶药是到哪家销售商那里去的。

  然而,实际的情况远没有厂家想象的那么乐观。这是胡晓飞从一家零售药店买到的一瓶联邦止咳露,外包装已经被药店去掉,厂家打上的流水号也早被刮掉了。对此,厂家也显得很无奈。

  深圳致君制药有限公司副总经理邓宝军:我保证它的质量,保证我销售的渠道是合法的,我已经做好了。至于卖给谁谁买了他是你没办法管的,因为那是后面零售商的事情了。

  在很多滥用联邦止咳露的孩子和家长们看来,他们最初“放心”地接触这些药物,却没有预料到这些药的危害会这么大。而这些药在临床使用中,又常常是不可或缺的,所以加强对药物滥用危害的宣传和管理已经刻不容缓了。

  何日辉医生:现在一些西药有些把可待因成分换掉了,换成别的成分,像这些药的话,一般情况下不太容易上瘾。就是对于顽固性的干咳和刺激性的咳嗽,我们还是需要(联邦止咳露)这个药的,如果没有这个药,我们医生是没有办法的。

  胡晓飞的母亲刘兰:你应该有一个好的监控那个药,怎么去卖,那个药怎么去,你说你的药是好,你怎样去监控,(药店)它怎样去卖,你要泛滥每一个药店都有,什么地方都可以买得到,害了那些小孩。

  广州市药监局在今年四月进行了一次大规模的清查,其中4家不按照处方卖药的违规药店被立案查处。广州市药监局同时表示,广州目前大大小小的药房达5000家左右,药监部门人手非常紧张,而违规卖药的多是一些城郊结合部的小药店,监管起来十分困难。但是另一方面,目前,药物成瘾已经成为一个不容忽视的话题,除了联邦止咳露以外,药品曲马多的失控已经被广为关注,目前包括佩夫人止咳露、复方甘草片、牛黄解毒片等十几种药品等面临同样的问题。正因为如此,监管的责任尤其重大。

  记者串场:

  面对止咳露成瘾的问题,斩断不合法的销售链、用科学的方法帮助上瘾的孩子们摆脱药物控制等等都是解决的办法,但是恐怕如何建立一系列快速反应机制,防患于未然,才是最为有效的治理药物滥用的根本所在。

[责任编辑]杜新忠
杜新忠戒毒网--戒毒门户 权威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