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新忠戒毒网--戒毒门户 权威媒体
联系杜新忠:13757963812 | 网站地图
戒毒专家—杜新忠记事 关于举办2018年全国物质滥用防治培训班的通知
首页 > 当前位置:>戒毒要闻 > 禁毒要闻 > 正文
禁毒要闻
人民法院组合拳痛击毒品犯罪
2018-07-11 20:49:22 来自: 最高法网站 作者:杜新忠转 点击量:
  当前,我国禁毒斗争形势十分严峻,禁毒工作任务十分艰巨,毒品犯罪一直是从严打击的对象。另一方面,毒品犯罪分子的作案手法日趋隐蔽,方法不断翻新,且行为人多为毒品再犯或累犯,反侦查能力强,这类案件调查取证难,被告人很少认罪,人民法院在认定事实和定罪量刑时面临巨大考验。
  
  近日,重庆市第四中级人民法院召开毒品犯罪新闻发布会,通报了重庆四中院辖区两级法院毒品犯罪案件审理情况,并公布了多起典型案例。2017年以来,重庆四中院辖区两级法院共计审理毒品犯罪案件309件364人,占全部刑事案件的14.49%,其中判处有期徒刑五年以上刑罚的72人。受理的毒品案件中,涉及贩卖毒品罪、运输毒品罪、非法持有毒品罪、容留他人吸毒罪等罪名,其中数量排在第一的是贩卖毒品罪。
  
受雇运输毒品也属于犯罪
  
  2016年11月4日,被告人蒲某欲携带甲基苯丙胺(冰毒)前往广东找人换取甲基苯丙胺片剂(俗称“麻古”)。因其没有驾驶资格,遂邀约被告人王某为其驾车。王某驾驶车辆搭载蒲某从重庆出发一同前往广东。途中,蒲某将随身携带的毒品拿出来吸食,王某得知蒲某携带毒品,但不知道具体数量。后因交换毒品未成功,11月6日凌晨,蒲某、王某返回重庆。同日23时许,在包茂高速秀山洪安服务区内被民警抓获,当场从蒲某身上查获疑似甲基苯丙胺的白色晶体7包共净重181.98克,疑似甲基苯丙胺片剂的红色颗粒2包共净重2.72克。经鉴定,查获的疑似甲基苯丙胺的白色晶体均检出甲基苯丙胺成分,疑似甲基苯丙胺片剂的红色颗粒均检出甲基苯丙胺和咖啡因成分。后重庆市第四中级人民法院以被告人蒲某、王某构成运输毒品罪,分别判处蒲某有期徒刑十五年,并处没收个人财产人民币1万元;判处王某有期徒刑七年,并处罚金3000元。
  
  ■法官点评
  
  运输毒品罪,是指违反国家对毒品的管理制度,采用携带、邮寄、利用他人或者使用交通工具等方法在我国领域内进行毒品的转移的行为。根据刑法的规定,运输毒品罪与贩卖、制造、走私毒品罪的量刑幅度相同,因此,毒品数量在运输毒品案件的处理中具有重要意义。在司法实践中,受人雇佣运输毒品的情况比较普遍,运输毒品的行为人一般不知道毒品的确切数量,因而在归案后往往会对自己要承担责任的毒品的数量提出辩解,企图开脱罪责。在这些案件中,行为人的主观上对所运输毒品的数量持一种放任的态度,也叫概括性故意,即多少不论,因此,对其犯罪数量的认定一般以实际查获的毒品数量为准。本案中,王某在为蒲某驾驶车辆的过程中,得知蒲某携带毒品的事实,虽不知道毒品的具体数量,但也未向蒲某明确提出拒绝为其运输毒品,或者向蒲某表示只对部分毒品进行运输,因此,可以推定王某对蒲某所携带的毒品数量呈放任的心理状态,也就是说王某愿意为蒲某所携带的全部毒品承担运输行为,并承担由此带来的法律后果。所以,王某应当对蒲某被查获的全部毒品184.7克承担刑事责任,鉴于其系受雇从事运输毒品,在共同犯罪中系从犯,依法应当从轻或者减轻处罚。
  
运输大量毒品辩称自己吸食
  
  2016年11月1日,被告人喻某在湖南省慈利县以1500元购买了10余克甲基苯丙胺。11月3日,被告人喻某携带购买的毒品,驾车搭乘赵某、卓某、刘某从慈利县往吉首方向行驶,行至秀山县被查获。经称重,喻某携带的毒品净重12.15克。秀山县人民法院经审理认为,被告人喻某非法携带毒品甲基苯丙胺12.15克在运输途中被查获,其行为构成运输毒品罪,依据相关规定判处喻某有期徒刑七年,并处罚金5000元。宣判后,喻某以其购买毒品是为了自己吸食,公诉机关没有提供证据证明自己具有运输毒品的主观故意,自己的行为属于非法持有毒品中的“动态持有”为由提出上诉。重庆市第四中级人民法院经审理认为,一审判决认定事实和适用法律正确,量刑适当,审判程序合法,裁定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法官点评
  
  吸毒者持有、运输毒品的罪名认定一直都是困扰刑事司法实务界的难题。鉴于此,2015年最高人民法院向全国法院下发了《全国法院毒品犯罪审判工作座谈会纪要》(以下简称《武汉会议纪要》)。《武汉会议纪要》对吸毒者持有、运输毒品的性质认定作出了如下规定:“吸毒者在购买、存储毒品过程中被查获,没有证据证明其是为了实施贩卖毒品等其他犯罪,毒品数量达到刑法第三百四十八条规定的最低数量标准的,以非法持有毒品罪定罪处罚。吸毒者在运输毒品过程中被查获,没有证据证明其是为了实施贩卖毒品等其他犯罪,毒品数量达到较大以上的,以运输毒品罪定罪处罚。”根据这一规定可以看出,吸毒者持有“数量较大”以下毒品的行为,持有行为从属于吸毒行为本身,不具有刑事可罚性,而吸毒者持有“数量较大”以上毒品处于运输的状态的行为,因毒品的数量超过了正常的吸食量,且毒品处于运输状态有扩散于社会的风险,该行为已不能被为吸毒而持有毒品的行为所包含,具有更加严重的社会危害性,故推定行为人有运输毒品的故意,可以据此认定吸毒者构成运输毒品罪,避免运输毒品犯罪的吸毒者借个人吸毒为由逃脱或者规避刑罚制裁。本案中喻某持有数量较大的毒品处于运输的状态,没有证据证明是为了实施贩卖毒品等其他犯罪,故其行为应当认定为运输毒品罪。
  
可适用“认罪认罚从宽制度”
  
  2017年7月12日凌晨,被告人龙某、颜某驾驶他人租赁的轿车,由重庆黔江前往重庆长寿,找上家购得2包甲基苯丙胺(冰毒)和150颗甲基苯丙胺片剂(俗称“麻古”),上家另送给龙某3小包氯胺酮(俗称“K粉”)。7月13日凌晨,二被告人驾车运输毒品回黔江,在黔江西收费站被民警抓获,当场查获甲基苯丙胺194.37克、甲基苯丙胺片剂13.91克、氯胺酮0.95克。重庆市第四中级人民法院经审理认为,被告人龙某、颜某明知是毒品而运输,数量达200余克,其行为均构成运输毒品罪。结合龙某、颜某犯罪事实、量刑情节和归案后的表现,对公诉机关提出“判处被告人龙某有期徒刑十五年,并处没收财产;判处被告人颜某有期徒刑十年,并处罚金”的量刑建议予以采纳,判处龙某有期徒刑十五年,并处没收个人财产1万元,判处颜某有期徒刑十年,并处罚金5000元。
  
  ■法官点评
  
  根据《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关于授权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在部分地区开展刑事案件认罪认罚从宽制度试点工作的决定〉》,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国家安全部、司法部于2016年11月11日联合出台《关于在部分地区开展刑事案件认罪认罚从宽制度试点工作的办法》(以下简称《办法》)的规定,办理认罪认罚从宽制度试点的案件,主要适用速裁程序和简易程序进行审理,对象一般针对基层人民法院管辖的罪行较轻的刑事案件,但是,适用范围如果仅限于此,不利于将这项改革制度发挥出最大功效,为此,重庆市高级人民法院、重庆市人民检察院、重庆市公安局、重庆市国安局、重庆市司法局于2017年11月17日联合出台了《关于开展刑事案件认罪认罚从宽制度试点工作的实施细则》(以下简称《细则》),《细则》在《办法》的基础上,对适用的案件范围进行了一定程度的扩大,不再局限于由基层人民法院管辖的罪行较轻的刑事案件,原则上适用于所有案件(法律另有规定的特殊案件除外)。因此,中级人民法院管辖的一审案件,只要符合相关条件的,也可以适用认罪认罚从宽制度,当然包括毒品犯罪案件。被告人龙某、颜某贩卖甲基苯丙胺200余克,法定刑在有期徒刑十五年以上,同时,龙某具有累犯和毒品再犯情节,依法应当从重处罚,故其法定刑应当在无期徒刑以上,因此,本案就罪行而言,属于重大刑事案件,但是,二被告人归案后坦白罪行,认罪态度好,依法可以从轻处罚,且对公诉机关指控的事实和量刑建议均无异议,因此,本案可以依照《办法》及《细则》的规定,适用认罪认罚从宽制度进行审判,判决结果也实现了预期效果。
[责任编辑]杜新忠
杜新忠戒毒网--戒毒门户 权威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