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新忠戒毒网--戒毒门户 权威媒体
联系杜新忠:13757963812 | 网站地图
2018年全国药物滥用防治研讨会通知(第二轮) 戒毒专家—杜新忠记事
首页 > 当前位置:>戒毒要闻 > 禁毒要闻 > 正文
禁毒要闻
陆丰“堡垒村”退出制毒江湖 曾是冰毒主要产地
2018-02-05 21:37:59 来自:法制日报 作者:邓新建 邓君 曾祥龙 汪棹桴 点击量:
  “生意做不做,关键看博社。”顺口溜的背后,是博社村制贩毒的“江湖地位”。据陆丰市副市长、公安局局长林奕志介绍,2013年以前,全国1/3的冰毒产量来自陆丰地区,而博社村的冰毒产量高居陆丰榜首。
  
  当时,在以“冰毒教父”、村委书记蔡东家为首的宗族势力带动下,博社村大约有两成的家庭直接参与制造冰毒,制毒技术不断“推陈出新”,制造冰毒的生产工序越来越简单、周期越来越短、产量越来越大,价格大幅下跌。
  
  毒品泛滥,带来的是陆丰社会治安情况的整体下降,当地群众“出门不敢戴首饰,上街不敢背包”。
  
  据甲西镇中心小学五年级学生蔡依桑回忆,那时的博社村到处都是垃圾,空气中弥漫着一股浓烈的臭味。“后来在学校每周的禁毒课上,我才知道原来那些都是制毒排放的废水产生的。”
  
  制毒产业化,使得村内污水横流,地表水被严重污染,菜园种不了菜,荔枝园也毁了。原本脆弱的农村电网满足不了制造冰毒的用电需求,经常断电一两个礼拜。“有水不能喝、有田不能种、有池不能养”,村民直言,冰毒产业成了断子绝孙的产业。
  
  蔡依桑所在的甲西镇中心小学校长回忆:“那时村里稍微有能力的家庭,都把孩子送到外面的学校,怕在这里学坏了。”
  
  2013年12月29日,广东警方出动3千余名警力,动用直升机和边防快艇,将博社村团团包围,一举摧毁18个特大制贩毒犯罪团伙,抓捕犯罪嫌疑人182名,捣毁制毒工场77个和炸药制造窝点1个,缴获冰毒2925公斤、K粉260公斤。
  
  汕尾、陆丰两级市委市政府痛定思痛,开展了持续4年多的严打整治,如今陆丰毒情形势实现根本好转:2017年陆丰市捣毁制毒窝点两个,同比下降95%,去年3月以后再没有出现制毒窝点,外地案件也没有反映有指向陆丰的制毒工场。曾经的“堡垒村”博社,自“12·29”雷霆扫毒后再未出现制毒现象。
  
  严打 毒品常有假货缺货现象
  
  长期的治理与打击,使陆丰本地冰毒产量呈断崖式下降,但仍有少数外地贩毒分子潜入陆丰寻求货源。
  
  “曾经有外地贩毒团伙,一个多月4次来陆丰买毒品,其中两次空手而归,一次被骗了4万块,一次住酒店被公安巡查发现吸毒,行政拘留了15天。”陆丰市公安局禁毒支队支队长詹振标介绍,以往毒情最严重时,外地贩毒分子最多经二手就能买到货,甚至支付订金就可下单。但如今毒贩们别想轻易买到毒品,很多毒贩甚至遭遇“黑吃黑”。“据掌握,目前外地有4起涉陆丰人员的毒品案,因为卖家以冰糖等充当冰毒,最后毒品案变成了诈骗案。”詹振标说。
  
  针对这种情况,陆丰市公安局以“请进来,打出去”的侦查理念,统一“不争名、不为利、只重效”工作思路,即“破案功劳全归外地、涉案财物全归外地、重点确保打击成效”,充分调动与外省市公安机关共同侦办全链条打击的积极性,促进了相互密切协作的良好关系,逐渐形成了外省市积极参与陆丰围歼制贩毒行动的良好局面。
  
  2017年7月24日,警方接到碣石镇某快递公司报警称,一名叫苏某的女子向湖南省长沙市邮寄的一个包裹内,有一包晶体状的物品。警方前往侦查,查获一公斤冰毒。根据“打出去”和“全链条打击”的办案方针,侦查员将该包毒品置换为冰糖,并让快递继续将该包裹送往湖南省长沙市,同时联合汕尾市公安局禁毒支队派出精干警力前往长沙侦查。
  
  7月26日9时许,在湖南警方的大力协助下,排查出长沙市某快递点老板就是苏某,原来这包毒品是苏某寄给自己的。当包裹到达长沙快递点时,侦查员立即将苏某抓获。经深挖扩线,又于当天19时许在碣石抓获苏某的上线林某。随后侦查员不断深挖扩线,相继抓获冯某、王某、李某、张某、柯某、刘某等上下7层贩毒人员。目前,警方还在进一步深挖扩线中。
  
  通过持续强化堵源截流和全链条打击,2017年以来陆丰市破获的毒品案件中千克以上案件20宗,同比下降67.2%。外地侦办涉陆丰制贩毒案件169宗,同比2015年和2016年分别下降69.3%、50.6%。在陆丰本地,冰毒的价格也从2013年的每公斤8千元涨至现在的6万多元,陆丰毒品市场持续萎缩,交易市场不断外移。
  
  举报 奖金800万逃犯存量创新低
  
  在甲子港码头、博社村等地,随处可见大面积张贴、极富冲击力的悬赏通告,尤其是在蔡莹洛的百万通缉令前,经常有来往的群众停留观看。
  
  为尽快将涉毒逃犯抓捕归案,陆丰警方成立追逃专班进驻到毒情较为严重的“三甲”地区,与摸排专职队、当地派出所一道,开展“家门口”追逃;并先后组织开展“雷鸣行动”“净土行动”,加大悬赏举报奖励。
  
  汕尾市委常委、陆丰市委书记、陆丰禁毒委主任邬郁敏告诉记者,陆丰对重大逃犯如郑森、蔡莹洛,历史性地将悬赏奖金提高至100万元,进一步提高群众举报涉毒逃犯的积极性。而举报破获海上走私毒品案,最高奖励800万元。“此前,正是依靠群众的举报,才将公安部A级逃犯,逃亡一年多的郑森捉拿归案。”
  
  2017年5月12日,陆丰警方将在逃嫌疑人郑森的悬赏金额提升到100万元,瞬间引爆群众的热情,“之前一年时间,我们也就接到了几十条举报线索,百万悬赏金额一发布,一下子就接到好几百条。”据汕尾刑警支队情报大队大队长黄礼政介绍,“这些线索来自天南海北,深圳、惠来,最远到了新疆。”
  
  当年6月30日,一条群众的举报线索引起了警方的注意。在经过分析研判后,警方认为这条举报线索非常“靠谱”。“举报线索提供了比较具体的位置,描述的人也跟郑森很像。”为此警方将线索上报给汕尾市公安局,汕尾市副市长、公安局局长李世华与举报人亲自见面,连夜部署抓捕行动方案。7月1日,在某居民楼,将逃亡一年之久的郑森抓获。
  
  2017年以来,陆丰市公安局共接群众举报涉毒线索985条,同比2016年上升105.6%,同比2015年上升547.6%,2016年以来兑现禁毒奖金2750万元。2016年以来,该局共抓获涉毒逃犯371名,现存本地立案的陆丰籍涉毒逃犯53名,创近几年新低。
  
  陆丰,这个曾因毒情严重被国家连续挂牌整治的小城,以2013年底的那一场“雷霆扫毒”行动而闻名于世,一时间大家闻“陆丰三甲”而色变。4年后,那里究竟是因扫除了邪恶财富来源而一蹶不振,还是大家又耐不住寂寞致制毒死灰复燃?这是很多人关心的话题。在不少人心中,这个区域一旦与毒品高度挂钩,就很难重新再起。但记者采访后欣喜地发现,陆丰非但没有走向衰落或是旧病复发,而是焕发出新的健康生机与活力。
  
  当地警方在进出陆丰的必经之路上建立了8个禁毒检查站,全天候运作查缉过往可疑车辆,构建海上、物流等“防火墙”;打击涉毒犯罪“请进来打出去”,形成了外省市积极参与陆丰围歼制贩毒行动的局面;历史性地将悬赏奖金提高至800万元,一时间线索天南海北铺天盖地而来;当地冰毒产量断崖式下降,价格越来越高,更是频频“缺货”,甚至催生了毒品假货。
  
  政府给土地、给政策,配套了职业技术学校,规划产业园,让“人人有学上、有工开”;毒品预防教育从学校覆盖至家庭,从根源上杜绝“一夜暴富”“涉毒致富”的错误思想。
  
  如此,公安基层基础工作得到长足进步,制毒贩毒得到有效遏制,社会治安得到巨大好转。陆丰全民禁毒的氛围正逐渐形成,群众观念变了,谋生手段正当了,而经济也在复苏与强劲发展中……
  
  所有这些变化,与广东公安和当地党委政府的不懈努力与辛勤耕耘分不开。事实充分证明,我们党和人民能够战胜那些所谓的恶性循环,毒品一日不绝,禁毒一刻不止。
[责任编辑]杜新忠
杜新忠戒毒网--戒毒门户 权威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