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新忠戒毒网--戒毒门户 权威媒体
联系杜新忠:13757963812 | 网站地图
戒毒专家—杜新忠记事 酒精成瘾患者综合评估/干预研究志愿者招募
首页 > 当前位置:>戒毒要闻 > 禁毒要闻 > 正文
禁毒要闻
一个前途不可限量的博士,为什么要走私毒品呢?
2017-11-16 20:47:25 来自:正义网 作者:秦隽 点击量:
  我办理过一起也门籍犯罪嫌疑人赛兰走私毒品案。犯罪嫌疑人赛兰从境外通过邮寄方式购买恰特草24公斤,被武汉海关采取控制下交付将其当场抓获。这是湖北省首例走私恰特草案件。通过查阅相关资料,我了解到恰特草其实是一种毒品原植物,被世界卫生组织列为Ⅱ类软性毒品,从2013年起,我国将恰特草列入毒品的严打范围内。
  
  审查完案卷,我胸有成竹,打击毒品犯罪,我绝不手软。况且该案事实清楚,证据达到了逮捕的标准。但是看完赛兰的简历后,我心中有了一丝疑惑:这个犯罪嫌疑人,不同于以往游手好闲、不学无术的“传统毒贩”,他是华中师范大学数学与统计学专业的硕士,在也门一所中学担任数学老师。案发时,他正在华师攻读该专业的博士。一个前途不可限量的博士,为什么要走私毒品呢?
  
  带着疑惑,我提审了赛兰。以往提审涉毒犯罪的嫌疑人时,他们身上表现出来的对于践踏法律的无所谓,常常让我怒不可遏。可是赛兰不同,我发现他非常紧张,看起来很难过。在翻译的协助下,通过讯问,我了解到恰特草在也门其实是合法流通的,服食恰特草对于也门人来说,就像湖南人吃槟榔一样司空见惯。赛兰在也门长期服食恰特草,来到中国后难以适应,于是开始在境内找渠道购买少量恰特草供自己食用。
  
  正当我准备问他为什么从自用演变成走私的时候,海关的办案民警突然来了,他们希望我能允许赛兰接一个国际长途,是他妻子的,在海关的同志向我详细阐述了理由后,我同意了,并叮嘱翻译,将对话内容一字不落的翻译给我听。
  
  电话那头,赛兰妻子的声音响起,我看见赛兰的眼睛立刻红了,他仰起头,不停的眨眼睛,抑制眼眶里的泪水流出来。他甚至用手捂住嘴巴,不让电话那头的妻子听到他的哽咽声。他和妻子的对话稀松平常,但有一点,还是引起了我的注意,他反复关心的,是他妻子和孩子的温饱。
  
  看到这里,我心中的疑惑更深了,我突然想起来,赛兰早在2010年就来到我国读书,可直到今年的2月份才开始走私恰特草,之前的5年为什么没有这么做呢?而且,他为什么如此担忧温饱问题,难道在也门,一个数学老师的收入连养家糊口都不能保证吗?
  
  接下来的讯问,解答了我的疑惑。原来,赛兰初到我国,只是购买恰特草自用。但是到了2015年,也门陷入内战,叛军冲击了政府,他的家乡也未能幸免,政府都没了,他作为教师每个月300美金的补助金自然也就没有人发放了。他人在中国读书,家里突然没有了经济来源,他找不到别的赚钱途径,几番挣扎,最终选择走私毒品获利,以贴补家用!
  
  说实话,我预想过答案,但是没想到答案是这样的。当海关将赛兰手机里也门内战的照片呈现在我眼前时,一眼望去,一片荒芜,我第一次如此真实的体会到什么叫国破,家亡!我内心,动摇了。没有想到,一向对毒贩深恶痛绝的我,有一天会对一个毒品犯罪分子起恻隐之心。提审回院的路上,我开始认真的思考,这么可怜的嫌疑人,有必要逮捕吗?
  
  捕还是不捕,我陷入纠结。回到办公室,我拿出一张纸,对折后,一半写上不逮捕的理由,一半写上逮捕的理由。在写的过程中,我的情绪渐渐平复,思路也越来越清晰。看着纸上密密麻麻的各种理由,我冷静下来,问自己:不捕的理由是什么?虽然列举了那么多条,无非都是我的恻隐之心。而逮捕的理由呢?是事实、是证据、是法律!情与法,孰轻孰重,对于一个执法者来说,答案是不言而喻的。最终,我依法批准逮捕了犯罪嫌疑人赛兰。
  
  我们是执法者,但我们也是普通人,是人就会有感情,在办理案件的过程中,难免会遇到一些令人心生不忍的犯罪嫌疑人,我们不是不能去表达我们对他们的关怀,但是这份关怀应该在法律允许的范围之内,因为我们是执法者,客观公正,尽量避免让主观情感影响我们的判断,是执法者最基本的素养,而事实和法律,才是我们的执法依据。
  
  而作为一名80后的我,出生在和平年代,理所当然的享受着革命先烈用鲜血为我们换来的和平与稳定,当我提审完的那一刻,我才深刻体会到,和平,稳定,这种我们已经习以为常的状态,在有些人眼里,是何等的幸福。这种幸福真的不是理所当然的。哪来什么现世安稳,不过是总有人在为万家灯火负重前行!作为年轻的检察官,作为普通的80后,我们更应该心怀感恩,踏实工作,认真生活,如此,才能不负当今太平盛世!
[责任编辑]杜新忠
杜新忠戒毒网--戒毒门户 权威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