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新忠戒毒网--戒毒门户 权威媒体
联系杜新忠:13757963812 | 网站地图
中国药物滥用防治协会近期会讯 戒毒专家—杜新忠记事
首页 > 当前位置:>戒毒要闻 > 禁毒要闻 > 正文
禁毒要闻
美滥用新型毒品多来自中方证据不足
中美缉毒执法合作案件新闻发布会回应热点话题
2017-11-06 20:12:50 来自:法制网 作者:周斌 董凡超 点击量:
  11月3日,中美缉毒执法合作案件新闻发布会召开,国家禁毒办副主任、公安部禁毒局副局长魏晓军,美国司法部缉毒署北京办事处首席联络官Lance HO,就当前中美缉毒执法合作热点话题,回答了中美记者的提问。
  
配合美方抓捕遣返嫌犯需证据
  
  《纽约时报》记者:前不久,美国总统特朗普提到,美国阿片类药物泛滥,大部分来自中国,您认为这一说法合理吗?美国司法部提出,两名中国公民通过互联网把芬太尼卖给美国消费者,请问中国相关部门是否正帮助把这两个人送到美国接受审判?
  
  魏晓军:中方注意到,美国媒体和公众称,美国已经形成一定规模的芬太尼滥用现象,也注意到特朗普总统宣布美国进入滥用芬太尼的危机状态。中方非常重视这一问题,中方不排斥也不否认美国国内滥用的部分新精神活性物质主要是芬太尼来自中国的事实,但依照现在中美双方交流交换的情报信息,证据还不足以说明大部分芬太尼物质或其他新精神活性物质来自中国。
  
  从今天通报的案件可以看出,中美在遏制和打击新精神活性物质方面,已经持续开展了良好合作,成效显着。目前,美方向中方通报的关于芬太尼以及其他新精神活性物质的案件线索也不是很多,在已有案件线索中,双方开展了卓有成果的合作。
  
  关于美方单方面通过新闻发布会,宣布追捕两名中国籍毒品犯罪嫌疑人之事,我不能不表示遗憾。因为这是一个在侦案件,联合调查仍然在进行中,美方单方面向公众披露相关信息,势必影响双方下一步的正常合作;同时,美方在新闻发布中也没有向公众展现中美双方在这起案件中,以及在其他新精神活性物质案件中的良好合作成效。
  
  至于中方会采取什么行动配合美方抓捕遣返这两名犯罪嫌疑人,这取决于美方是否会向中方提供足够有效的证据,或者中方在调查中是否找到足够有效的证据。中美两国在有关新精神活性物质的法律规定方面有一定差异,中国只能依据本国的法律,根据查获的犯罪事实,采取法律行动。
  
  推动立法列管新精神活性物质
  
  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记者:据中国外交部新闻发布会,中国已经列管了23种芬太尼类物质。请问这23种列管物质是否已包括我国已知的所有芬太尼类物质?有专家提出,来自中国的许多芬太尼类物质被运往墨西哥等国制成毒品,最终销往美国,在中国能相当容易地购买到芬太尼类物质,中方是否意识到这一问题的严重性,采取了怎样的措施?
  
  魏晓军:中国政府一直在积极采取行动,与国际社会一道开展有效遏制新精神活性物质的工作,新精神活性物质特别是芬太尼,在中国尚未构成一定的滥用。即便如此,中国政府充分考虑到包括美国在内的国际社会的关切,不断采取立法措施、行政措施,逐步列管了一系列新精神活性物质。迄今为止,中国政府已列管138种新精神活性物质,这个数目超过联合国公约予以列管的数目,也超过世界上绝大多数国家所列管的数目。
  
  关于芬太尼类物质,中国已列管23种,这个数目超过了联合国公约所列管的15种,也超过了美国所列管的20种。关于芬太尼的主要化学成分ANPP、NPP的问题,在今年3月联合国麻醉品大会上,中方与美方一道,支持推动联合国对这两种化学前体进行国际列管。同时,中国积极推动国内立法,在不远的将来,将实现通过立法把这两种物质予以列管,这也是为了配合美方的要求和关切以及履行我们对联合国公约的承诺。
  
  至于所谓在墨西哥制造芬太尼,所需的化学前体主要来自中国的说法,我不认同,因为现在没有更多的事实和证据来证明,我们也没有从墨西哥方面得到任何这方面的信息,包括案件线索。但我们愿意与美方、墨方开展合作,来遏制这种化学前体流入非法渠道。
  
  中美四大举措应对芬太尼滥用
  
  《华尔街日报》记者:刚才说到两名中国籍毒品犯罪嫌疑人的问题,中方称没有从美方那获取足够的证据,以便采取下一步的合作,请美方代表作出评价和回应。过去一年多来,对于一些在美国被滥用的物质,中国采取了很多积极的措施,目前,还有没有一些新的更有效的措施来应对?
  
  Lance HO:关于两名中国籍犯罪嫌疑人的问题,目前还是一个正在侦查中的案件,我不方便讲太多。我今天来到这里,主要是为了表示对中国的支持,展示两国缉毒执法合作的进度,尤其在芬太尼问题上,双方在既有的很好的合作基础上,寻找更多的动力来推进这项合作。
  
  魏晓军:过去一年多来,中美在应对芬太尼问题上加强合作,主要表现在四个方面:
  
  中方加大了新精神活性物质,特别是芬太尼物质的列管力度,今年3月一次性增列了卡芬太尼等四种芬太尼物质,今年7月又将合成阿片类物质U47700等四种新精神活性物质列入管制,相比以往列管进程大大提速。双方加强在实验室科学方面的交流与合作。
  
  目前,中方仍然将情报交流和联合办案,作为中美双方合作的最优先事项,通过进一步加强合作,争取在近期或不远的将来联合破获一些案件,来展示加强合作的立场和决心。中美两国在国际禁毒政策方面,在其他国际禁毒重大事件中,都有非常密切的合作,在维护联合国现行国际禁毒体制等一系列问题上,立场相近甚至是相同的。3天前刚结束的中美双边第八次年度禁毒工作会议,双方在开展合作打击涉毒洗钱,开展涉毒邮包国际贩运的核查,减少毒品需求等若干领域达成了共识。
  
  缉毒执法合作畅通务实树典范
  
  《法制日报》记者:请问当前中美缉毒执法合作机制是否畅通?近年来主要采取哪些措施来推动执法合作?除了刚刚说到的毒品认定问题外,目前合作还存在哪些问题?准备怎么解决?
  
  魏晓军:中美在缉毒执法合作领域,有非常完备的法律体制和非常畅通的沟通交流机制。在国家层面,中国国家禁毒委员会与美国白宫禁毒政策办公室签有双边协议,在工作和行动层面,中国公安部禁毒局和美国司法部缉毒署签有双边协议,两国在双边执法联合联络小组框架下设有禁毒分小组。在不久前刚刚成立的中美执法与网络安全对话机制框架下,也有禁毒合作的议题。
  
  长期以来,中美两国禁毒执法部门,特别是公安部禁毒局与美国缉毒署一直开展了卓有成效的工作。我们的合作不仅体现在情报交流和严格执法方面,在毒品管控和国际政策协调甚至在减少毒品需求领域都有非常务实的合作,中美两国的缉毒执法合作已经成为双方执法合作的亮点,树立了良好典范。
  
  应该说,过去这些年,双方的合作和成效是主流,当然在合作中,彼此也存在一些差异和分歧,主要是由于双方法律上以及技术措施上的不同所致。我相信在将来的合作中,我们双方会进一步加强沟通和理解,努力缩小或减少差距。所以,中美双方的缉毒执法合作不存在明显的重大问题。
  
  Lance HO:我非常同意您(魏晓军)的说法。我在美国禁毒执法部门工作了很多年,可以这么讲,我们之间的合作非常良好,也非常顺畅,比如对海洛因等毒品的执法合作。近年来,美国流行毒品转到了芬太尼等合成阿片类物质,美国缉毒署和中国禁毒部门采取了非常合理的行动以及良好的合作措施来应对这个问题。美国缉毒署当然也非常期待,中美两国的禁毒执法部门能够在良好合作的基础上,进一步推动执法合作继续向前发展。
[责任编辑]杜新忠
杜新忠戒毒网--戒毒门户 权威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