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新忠戒毒网--戒毒门户 权威媒体
联系杜新忠:13757963812 | 网站地图
中国药物滥用防治协会近期会讯 戒毒专家—杜新忠记事
首页 > 当前位置:>戒毒要闻 > 戒毒资讯 > 正文
戒毒资讯
法国首家合法吸毒室终落地:附近居民“很担忧”
2016-10-14 15:43:00 来自:欧洲时报 作者:周文仪编译 点击量:

  据法新社电,法国首间吸毒室将于本周五10月14日在巴黎市第十区拉里博瓦西埃尔(LARIBOISIERE)医院内开张。卫生部长图雷纳女士与巴黎市长伊达尔戈女士10日一起抵达这间吸毒室视察。
 

  吸毒室的正式名称是“危险性较弱毒品消费室”(SALLE DE CONSOMMATION DE DROGUE A MOINDRE RISQUE,SCMR),俗称“SALLEDESHOOT”,这项措施本周五开始试行,在法国是首例。所有的戒毒协会都非常期待这间吸毒室的启用。
 
  
  这间吸毒中心设在医院里,中心内经过装修,面积450平方米,它有自己的独立进口,中心内包括接待柜台、一间等候室以及一间吸毒室。吸毒中心交给巴黎佳亚协会(GAIAPARIS)管理,每天可接待100人。每天将有一名医生、一些护士以及一些管理人员在现场提供所需的协助。这间吸毒中心根据去年12月通过的《卫生法》设立,目前为试行措施,试行期6年。
 
  
  吸毒中心只供成年吸毒者使用,吸毒者自己携带毒品到中心里,在专业医疗人员的监督下,使用灭菌器材,自行注射毒品。当事人也可与医疗专业人员接触。随着这项试行措施的启动,法国加入德国、澳大利亚、加拿大、西班牙、丹麦、卢森堡、挪威、荷兰以及瑞士等许多国家的行列,这些国家近几年来在其国内设立了吸毒室,据说“卓有成效”。
 
  
  斯特拉斯堡已宣布近期内将在该市的新民事医院(NOUVELHOPITALCIVIL)内设立一间“危险性较弱毒品消费室”。但这项措施遭到右派政治人物强烈的反对。当天在共和党的一周例行新闻发布会上,共和党的一名发言人布丽姬特·库斯特女士表示:“附近居民见到出入该街区的吸毒者更多,更感担忧”,她认为设立吸毒室具有“鼓励小毒贩聚集当地的风险”。
 
  
  共和党的另一名发言人菲利普·朱凡是麻醉科医生,他指出:“法国已经有一套组织非常完善的毒品替代措施,使用速百腾(SUBUTEX,丁丙诺啡)处方药物代替毒品。因此我们不期待吸毒室带来任何有利的结果。”

  
  朝野争论激烈  居民担忧
  
  2015年4月7日晚国民议会经过左右两派4个多小时的激烈辩论,通过了试行低风险“吸毒室”(Sallesdeshoot)原则,试行期最多6年。

  
  多数派指出,贫困的成年瘾君子多半在街头或住宅楼前厅里吸毒,卫生条件很差。除了减少注射感染风险、改善最边缘化吸毒者的治疗条件之外,这些吸毒室还有其它目的,如减少公共场所的“杂音”。卫生部长图雷纳女士指出,若以巴黎的试行计划为依据,这些吸毒室每年花费80万欧元。面对右派的批评,她强调政府此外每年还花费3.88亿欧元,用于预防和遏制毒物癖。

  
  早在2012年,“人民运动联盟”某发言人抨击过拟议中的此类方案,指斥这一想法“并非与吸毒的祸害作斗争,而是使吸毒消费合法化,让纳税人来承担费用”。身为律师的国民阵线党国会议员吉贝尔·戈拉尔则干脆称它为“犯罪室”(sallesdedélit),称社会党政府是为吸毒消费“开绿灯”,嘲讽道:“还应该同时开设‘强奸室’和‘偷盗室’才对!”

  
  实际上,一年前,时任总理让-马克·埃罗就曾提议在巴黎北站设置首都第一家“毒品注射控制室”,立即遭到反对派的当头棒喝。
  
  三易其址  费周折
  
  吸毒室曾选址拉夏贝尔(LaChapelle)大街,后又想移置到附近的拉里布瓦西埃(Lariboisière)医院内。巴黎十区区长费罗(RémiFéraud)称“医院内有两三个选址可以考虑,但最终地点尚未确定。”

  
  吸毒室原定的计划选址,曾遭到当地居民抗议。周围居民举行示威,群起而攻之。他们担心毒品注射站的建立会让瘾君子们在附近集中,从而给当地治安带来不稳定因素。最终因“外围和进出困难”而被“弃用”,费罗解释说,相较之前,吸毒室新址“只挪了200多米”。

  
  巴黎市健康事务负责人罗米尔(BernardJomier)补充道:“届时人们从医院的侧门,而不是正门进入吸毒室。”
  
  吸毒室最初选址拉夏贝尔大街39号恰位于巴黎北站后面废弃的空地上一处由预制板搭建而成的简易建筑内,据报道,之所以选择在这一区域,完全是因为当地是吸毒者和贩毒者较为集中的一块地盘。北站周边街区是毒品盛行的中心地区。这是个“敏感地标”,特别是近期大批无证人员在火车站附近私自安营扎寨更是增加了附近居民的不满情绪。

  
  涉及地名都很“敏感”
  
  无论是拉夏贝尔大街,还是北站,在治安每况愈下的巴黎都是“敏感词”。位于巴黎北站附近的Eole公园,近日成为难民逃往其他国家的中转站。这些难民到达巴黎时,几千人占据在这个公园长达数周,致使垃圾及排泄物随处可见。由于有慈善团体提供帐篷及派发食物,该区人潮汹涌,更不时有人因插队及抢占位置而发生打斗。与此同时,该地又发现多例结核病患者。出于卫生状况的考虑,警方多次疏散难民,但当地游民总是不见减少。
  
  巴黎北站多次发生郊区青年因逃票、偷窃而与警察对峙、破坏公物的事件。来自北郊圣德尼一带的流氓曾扬言“占领北站”。毒贩之间的打斗也对旅客造成威胁,曾经有警察和平民中枪受伤。
  
  由于治安不靖,巴黎警方特意设置了“北站警署”以求弹压。但周围居民越来越不耐烦当地成为“市中心的郊区”的趋势,此次吸毒室的正式开张对当地居民的心理和政府舆论疏导能力都将是一个考验。

  
  链接:法国首家合法“吸毒室”曲折中成立附近居民曾示威抗议
  
  国际在线专稿:据法国华文媒体《欧洲时报》援引法新社10月11日报道,法国首间合法“吸毒室”将于本周五10月14日在巴黎市第十区拉里博瓦西埃尔(LARIBOISIERE)医院内开张,这家“吸毒室”的正式名称为“危险性较弱毒品消费室”,吸毒者将可以在专业人员的监督下,在此注射毒品,并接受治疗。
  
  据悉,这间吸毒中心设在医院里,面积450平方米,它有自己的独立进口,中心内包括接待柜台、一间等候室以及一间吸毒室。吸毒中心交给巴黎佳亚协会(GAIAPARIS)管理,每天可接待100人。每天将有一名医生、一些护士以及一些管理人员在现场提供所需的协助。这间吸毒中心根据去年12月通过的《卫生法》设立,目前为试行措施,试行期6年。
  
  吸毒中心只供成年吸毒者使用,吸毒者自己携带毒品到中心里,在专业医疗人员的监督下,使用灭菌器材,自行注射毒品。当事人也可与医疗专业人员接触。随着这项试行措施的启动,法国加入德国、澳大利亚、加拿大、西班牙、丹麦、卢森堡、挪威、荷兰以及瑞士等许多国家的行列,这些国家近几年来在其国内设立了吸毒室,据说“卓有成效”。
  
  但是,由于此“吸毒室”引起了附近居民较大的争议,落地开张的过程十分曲折。周围居民曾经举行示威,群起而攻之。他们担心毒品注射站的建立会让瘾君子们在附近集中,从而给当地治安带来不稳定因素。这导致“吸毒室”的选址过程曾经三度变化,而且在法国政坛对此也展开了激烈的讨论。
  
  早在2015年,法国国民议会就曾经对此问题展开辩论。多数派指出,贫困的成年瘾君子多半在街头或住宅楼前厅里吸毒,卫生条件很差。如果建立“吸毒室”,除了减少注射感染风险、改善最边缘化吸毒者的治疗条件之外,这些吸毒室还有其它目的,如减少公共场所的“杂音”。卫生部长图雷纳女士指出,若以巴黎的试行计划为依据,这些吸毒室每年花费80万欧元。面对右翼的批评,她强调政府此外每年还花费3.88亿欧元,用于预防和遏制毒物癖。
  
  也有团体对此做法持否定态度。2012年,“人民运动联盟”某发言人抨击过拟议中的此类方案,指斥这一想法“并非与吸毒的祸害作斗争,而是使吸毒消费合法化,让纳税人来承担费用”。身为律师的国民阵线党国会议员吉贝尔·戈拉尔则干脆称它为“犯罪室”,称社会党政府是为吸毒消费“开绿灯”,嘲讽道:“还应该同时开设‘强奸室’和‘偷盗室’才对!”
[责任编辑]杜新忠
杜新忠戒毒网--戒毒门户 权威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