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新忠戒毒网--戒毒门户 权威媒体
联系杜新忠:13757963812 | 网站地图
中国药物滥用防治协会近期会讯 戒毒专家—杜新忠记事
首页 > 当前位置:>戒毒要闻 > 强制隔离戒毒 > 正文
强制隔离戒毒
揭秘戒毒所生活:戒毒人员大展才艺 所内提供心理治疗
2017-11-09 22:55:37 来自:法制晚报 作者:张丽 点击量:
  在进入强制隔离戒毒所之前,吸毒人员心情无比忐忑,他们对强制戒毒充满了各种想象:“在所里会不会像电影中那样用绳子把我绑在凳子上,会不会被管理人员打骂、不给饭吃……”对于强制隔离戒毒所,在所有人印象中都是一个相当神秘的地方。而实际上,真正的戒毒所和戒毒人员的所内生活却不是他们想像的那样,北京市公安局强制隔离戒毒所管教冀杨这样说道。
  
  成立橄榄叶工作室 帮助戒毒人员戒除心瘾
  
  “橄榄叶照亮我前行,橄榄叶给我无尽希望……”嘹亮的歌声从走廊尽头传来。如往常一样,冀杨穿过走廊,透过橄榄叶工作室的窗口望去,几名戒员组成的小乐队正在弹唱新近编创的歌曲。
  
  转业从警十多年了,自己心中的橄榄叶情结始终挥之不去,那抹鲜嫩的绿色所代表的生机与希望,鞭策着曾身为一名军人的他,扎根在戒毒这个平凡的岗位上。自橄榄叶工作室创办以来,冀杨用橄榄叶所代表的自助与自救的象征意义,感召着一批批戒毒人员戒除毒瘾,步入正途。而工作室就像他的孩子,从呱呱坠地到茁壮成长,冀杨心中无比自豪和欣慰。
  
  在橄榄叶工作室,22岁的戒毒人员小丁(化名)正在创作。定点、描线、勾边、打阴影,寥寥几笔,一副作品瞬间跃然纸上。小丁从小喜欢绘画,辍学之后,就到一家文身店当了一名纹身师,收入还算不错。4个月前,小丁在酒吧吸毒被警方当场抓获,送进强制戒毒所。
  
  小丁告诉法制晚报·看法新闻记者,“刚进所的时候经常失眠,情绪躁动,适应不了没有毒品的日子,通过治疗和矫正,逐渐能适应了,特别是加入了橄榄叶工作室,每天的生活变得更加充实,性情也平和了”。
  
  小丁说,很感谢冀管教。“冀管教说我还年轻,路还长,父母不会因为我犯了错误就放弃我,他们一定盼我早日出去,重新找回我自己,做一名好纹身师,然后成家”。
  
  除了心理治疗、绘画,橄榄叶工作室还让有音乐爱好或表演特长的戒毒人员创作歌曲、舞台剧、小品等,帮助他们戒除心瘾、重拾自信。
  
  戒毒人员父亲病危 陪同前往医院探望
  
  “冀管教好!”问候声把冀杨一下子从沉思拉回现实。望着眼前这个面色红润,目光中透出灵动与朝气的戒员,冀杨无法与半年前刚进所时那个身材纤瘦、毫无生气、抗拒戒毒、不服管教的孩子联系到一起。
  
  法制晚报·看法新闻记者了解到,他叫小胡,由于沾染赌博和毒瘾被送到戒毒所,自从他入所的那天起,冀杨就开始寻找解开他心结,促使他积极配合治疗,尽早戒毒的切入点。而半年前那个事件,却让小胡彻底把这位冀管教当成了最值得信任的人。
  
  那是一个午后,冀杨办公桌上的电话铃声突然急促地响起,冀杨接起电话,那头传来小胡的家属焦急的声音。原来小胡的父亲得知儿子染上毒瘾进了戒毒所,一气之下突发脑梗死,生命垂危。冀杨立即认识到事情的严重性,在请示领导后,冀杨按照相关规定办理了临时出所手续,并随同小胡回家看望病重的父亲。
  
  临行前,冀杨拉住小胡,用衣物挡住了他戴着手铐的双手,并让他换上了便服。到了医院,冀杨随同他一起进入重症监护室。冀杨知道此时的小胡最需要慰藉和理解,他不断用手轻轻拍着小胡的肩膀,给他最大限度的安慰。进入重症监护室,望着病危的父亲,小胡情感的堤坝彻底崩塌,并当着病危父亲的面,声泪俱下地许下了誓死不沾染毒品,安心戒毒的诺言。
  
  回到戒毒所,小胡就像变了个人。有人问他原因,他便说“冀管教关键时刻帮了我,我就信他,我服管!”三天后,小胡的父亲不幸离开了人世。得知消息后,小胡主动找到了冀杨,激动地说:“请您相信我,我一定积极配合治疗,早日戒瘾,出去堂堂正正地跪在我父亲坟前磕个头,告诉在天之灵的父亲:儿子一定会重新做人!”冀杨重重地拍了拍他的肩头,用信任和坚定的眼神望着他。
  
  “拉钩!叔叔一直守护你”
  
  “戴眼镜的警察蜀黍,您给我梳的小辫儿真好看!”6岁的妞妞身骨纤瘦薄弱,眼睛弯成月牙状,左右摆动着小脑袋,对着镜子左看看右看看。一会儿跑到这位“戴眼镜的警察蜀黍”左边,一会儿又蹦跶到右边。穿着粉色娃娃领裙像小蝴蝶一样。她说她的小辫儿漂亮极了。
  
  妞妞这是在“缠着”谁呢?黑框眼镜,黝黑皮肤,一米八的身高,这位“戴眼镜的警察”,就是妞妞一直“缠着”的蜀黍,冀杨。
  
  笔挺的腰板弯了下来,冀杨拿了本《格林童话》,一页页给妞妞讲起故事。可妞妞并不知道,眼前这位“戴眼镜的警察蜀黍”每天都和她朝思暮想的爸爸见面。一年前,妞妞的爸爸因吸毒被送到了北京市公安局强制隔离戒毒所,因为三年前和妞妞的妈妈离了婚,加之老人相继过世,所以妞妞暂时无人看管。为此,妞妞的爸爸每日心事重重,像失了魂魄一样,无法安心戒毒。孩子平时谁来照顾?孩子应该安置在哪里?孩子想见爸爸怎么办?怎样才能让妞妞的爸爸安心戒毒?一个个问题摆在眼前。“我来!”冀杨把这事全揽了过来。
  
  法制晚报·看法新闻记者了解到,为此,冀杨忙前跑后,联系各家收养儿童的机构,终于将妞妞安置在了位于顺义的儿童村。去儿童村的那天,妞妞的小手使劲地攥着冀杨的大手不肯松开。“妞妞在这里好好学习好好玩乐,开开心心地等着爸爸回来见你好不好?叔叔会经常来看你,还会定期带你去看爸爸,以后警察蜀黍来照顾你保护你好不好?警察蜀黍可是抓坏人的哟。”
  
  “拉钩,不许变!”妞妞伸出小拇指,用力勾住了冀杨的手指,“叔叔的话,一直算数!”冀杨紧紧勾住妞妞的小手指,慈爱地回答。阴雨转晴,妞妞松开了冀杨的手,欢蹦乱跳地跑向小朋友们,还不时回头向冀杨调皮地眨眨眼。
  
  望着妞妞天真可爱纯真的身影,同样身为父亲的冀杨,心底默念着:“叔叔的话,一直算数!叔叔一直守护你!”
[责任编辑]杜新忠
杜新忠戒毒网--戒毒门户 权威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