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新忠戒毒网--戒毒门户 权威媒体
联系杜新忠:13757963812 | 网站地图
戒毒专家—杜新忠记事 《2020年世界毒品报告》(中文提要及英文全文)
首页 > 当前位置:>明星吸毒 > 评论与议论 > 正文
评论与议论
毛宁到底为什么要吸毒?
2015-12-01 12:01:21 来自:孤独图书馆 作者:河西 阅读量:1

  太多明星吸毒了,不论是老实巴交的尹相杰,还是现在卖唱为生的酒井法子,都难逃朝阳群众的魔爪,不,说错了,是毒品的魔爪。
  
  我们知道,毛宁吸食的冰毒极难戒除。如果说海洛因就像镇静剂,那么冰毒就像兴奋剂,它能几何级数提高你的性能力,绝对让你high过头,所以,吸毒冰毒的人,淫乱的可能性是非常大的,那种吸食后的快感会让他们难以自拔。
  
  而墨西哥老巫师唐望究竟有什么样的魔力,不仅让人类学家卡斯塔尼达成为他的信徒,而且让整个西方——包括约翰·列侬——为之倾倒?
  
  灵修,是一次次心灵的旅程,却常常要通过许多重要的辅助手段,具体来说,可以是某些可以让人产生幻觉的药物。比如仙人掌科乌羽玉属植物“培药特”和白花曼陀罗(即“魔鬼草”),也可以是大麻或者海洛因。
  
  吸毒者前赴后继,大有死了我一个自有后来人的架势,考验大众对于明星人品和“毒品”的双重忍耐力。人们不禁要问,为什么明星会成为毒瘾的高发人群?
  
  拜托,明星有钱啊,一克冰毒售价在1000元左右,没有点钱你就烧纸吧。
  
  吸啊吸,吸啊吸。贾宏声在《昨天》中讲述自己吸毒的曾经,他悔过了吗?吸毒是否是摧毁这位才子让他跳楼自杀的罪魁祸首?
  
  就中国而言,虽然1840年之前,我们的祖先就开始吸食鸦片,但是经历了1949年之后的改造运动,毒品在新中国的土地上作为旧社会腐朽生活方式的一种体现早已销声匿迹。改革开放之后,毒品作为一种舶来品,和1840年之前一样,来自西方。

  在西方,毒品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后、特别是1960年代的嬉皮士运动时曾风靡一时。二战击碎了善良的普通西方人的心,犹太人中的怀疑论者开始大声质问:“如果有上帝,当您看到奥斯维辛上空的滚滚浓烟时,您为什么无动于衷?”这成了上帝并不存在的最佳证据。信仰的轰然崩塌在唯物主义者看来可能是让他们弃暗投明的一次好时机,可是在唯心主义者看来,则无异于釜底抽薪,他们相信,他们自己就是时代的弃婴。

  明星,压力很大。现实生活像卡夫卡描写般的冷酷,要摆脱这残酷的人生,似乎只有把注满吗啡的针头插入自己的静脉之中,医治自己病态而无助的心灵。毒品确实可以暂时让他们忘记烦忧,在那短暂的瞬间,世界忽然变成了无边无际的海洋,抑或如天堂般的温暖,让自己在性爱中达到亢奋状态,或者就沉溺在毒品制造的幻觉中随波逐流。但是可惜,它是那么短暂。“垮掉的一代”中吸食毒品的作家不在少数,最著名的,就是幻觉中写作《裸体午餐》和《吸毒者》的威廉·伯罗斯,他曾这样描述戒毒时的痛苦:“我躺在窄窄的木长椅上,辗转反侧。全身赤裸,微微发肿,扭曲着,被毒瘾折磨得僵硬的肉体正令人生疼的溶化。”

  吸毒是这类危险的、挑战自我极限的生活方式中的一种。20世纪80年代在美国兴起的吸食可卡因的嗜好夺走了无数人的生命,可是还是有不怕死的人愿意以身试毒。通过让自己的头脑产生幻觉,他们暂时逃离了这个令他们感到绝望的现实社会。而对于明星来说,在高强度的演艺生活中本身就要承受常人难以承受的压力,而在风光之后,不论是过气了不得不退居二线,还是急流勇退见好就收,像酒井法子那样,从万众瞩目的偶像派明星变身为一个家庭煮妇,心理产生巨大落差也是可以预料的事。这时就要看这位当事人的心理承受能力,相夫教子尽管轻松,但是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看着年华老去无所事事,遥想当年风光无限,只能空自嗟叹。于是,有人笃信佛法,有人出轨寻欢,还有的人则像酒井法子、贾宏声那样,用吸毒来麻痹自己的神经。这是他们这一代明星的宿命吗?还是所有意志不够坚定的明星和普通人在毒品这可怕的诱惑面前都要面对的生死抉择?
  
  就毛宁而言,也是命运多舛。2000年11月20日,毛宁在北京朝阳区呼家楼北里的一个地方被人刺伤,轰动一时。
  
  北京市朝阳区人民法院做出一审判决:在2000年11月22日晚发生的“毛宁被刺”事件中,案犯关铭因犯有故意伤害罪,而被依法判处有期徒刑两年六个月,并赔偿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毛宁经济损失人民币69131元。目前该案已结案,判决已生效执行。
  
  在判决书中,公诉机关北京市朝阳区人民检察院对案犯关铭有如下的陈述:“被告人关铭,男,26岁(1974年10月31日出生),满族,出生地辽宁省本溪市,高中文化,无业……曾因抢劫于1994年6月被劳动教养一年,又因伤害于1996年12月被劳动教养一年;现因涉嫌故意伤害于2000年11月26日被羁押,11月28日被拘留,同年12月28日被逮捕;现羁押在北京市公安局某看守所。”
  
  关于被告人关铭对原告人毛宁实行的伤害,起诉书中是这样陈述的:“……持刀将毛宁的胸部、腹部、肩部扎伤。造成毛宁左侧胸腔开放性损伤;左侧血气胸,左侧腹部开放性损伤。”据此公诉机关认定被告人关铭的行为已构成故意伤害罪。
  
  毛宁对被告还提出了附带民事诉讼。毛宁的诉讼代理人认为:“毛宁的伤是被告人在实施抢劫过程中造成的,因此,被告人的行为性质应是抢劫。”
  
  但是接下来的事情发生了戏剧性的一幕。
  
  11月29日晚,北京市公安局召开新闻发布会,宣布已破获“毛宁被刺”案,罪犯嫌疑人关铭对犯罪事实供认不讳。
  
  11月30日,刚脱离危险期的毛宁强烈要求出院。
  
  12月3日,四川籍男子“范小玉”称自己是毛宁多年的“男友”,毛宁遇刺是因为他夺走了“关铭所爱”,他还扬言自己手里有64张与毛宁在一起的色情照片。
  
  12月5日,“范小玉”在北京割脉自杀。经抢救后的“小玉”向媒体诉说原因是“不堪毛宁母亲的压力”。

  12月6日,北京同仁医院说没有收治过“刎颈自杀”并与“小玉”相似的病人;后四川省德阳市公安局宣布:“小玉”因涉嫌盗窃被警方立案,“小玉”真名叫王友安,实际年龄32岁。
  
  这样看的话,毛宁是不是就是同性恋还是有疑问的,但是经此一役,同性恋传闻早就传遍大街小巷,曾经的金童玉女形象千疮百孔难以为继,自此,毛宁逐渐淡出人们的视线,事业一蹶不振。2012年曾复出推出专辑《十二种毛宁》但反响平平,2014年担任辽宁卫视《梦想音乐节》的主持人,也是不温不火。
  
  当年多红?现在这样的反差,你说人毛宁心里苦不苦闷憋不憋屈?在遇刺之前,1999年是毛宁最风光的一年,他的单曲《要什么不要什么》顺利的打败同期的港台歌曲,夺得了香港TVB无线电视台的排行榜冠军,是大陆内地歌手那一年在香港歌坛取得的最佳成绩。遇刺之后,什么都没有了。这样的反差之下,用毒品刺激一下也是多少也是可以理解的吧。
  
  所以,毛宁吸毒有其悲催的人生因素,但是刚刚在金马奖上复出的柯震东就没有什么好说的了。他和房祖名,就是成名太早太容易找不着北的典型。
  
  在这一类年轻人中,吸毒是一件被认为是很酷的事。
  
  酷派年轻人喜欢危险的生活方式,比如像金原曈在《裂舌》中所描写的那样把舌头剪成蛇信的形状,或者在自己的嘴唇上打下唇环,否则就是你out了。1988年,英国政府印制了一张反对吸毒进行健康教育的海报张贴在各大城市的街头,画面上是一个沉溺于海洛因的年轻人,他显得面容憔悴,目光呆滞,可是结果呢?这张海报最后不得不给撤换下来,因为很多玩世不恭的年轻人觉得海报上的毒品男太酷了,他们想尽办法要将它撕下来,贴到自己的卧室里去。
  
  毒品在颓废主义者的圈子里大行其道。平克·弗洛伊德后来的主唱大卫·吉尔默在谈到他的前任时说:“萨德·巴雷特——从迷幻药和其它相类似的毒品中经受过真正的伤害。自那以后,他就是个废物了。我已20年没有再见过他。他住在剑桥的一间房子里,购物或者去自助洗衣店洗衣服。但那就是他所能做的一切。”大卫·吉尔默承认自己也吸过毒,但是他最后戒掉了毒瘾,他说:“迷幻药显然不是我们该吃的东西。”

  “TheDoors”乐队的主唱吉米·莫里森也吸毒,最后他一头栽在浴缸丧了命,据说也是因为吸食毒品过量所致。毒品在当时是一种时尚,是叛逆青年热衷的生活方式。莫里森有多叛逆呢?1966年在怀俄明州演唱会上,莫里森兴之所至,居然当众脱下长裤,露出光溜溜的屁股,结果给警察关了起来。

  在世界上最大的音乐节伍德斯托克音乐节上,人们可以公开地抽大麻烟,吸食其它毒品;几十万人的在一个池塘和农场的泥泞中狂欢,男人和女人接吻,男人和男人接吻,女人和女人接吻,“要做爱,不要作战”,反战革命口号响彻整个会场。

  当时的嬉皮士还没有预料到毒品的威胁,他们满足于吸食毒品之后的飘飘欲仙欲仙欲死,今朝有毒今朝醉。在70年代的粉末岭音乐节上,毒贩穿梭其间,只要花上一元五角就可以买到海洛因,还有其它的毒品应有尽有,大麻烟卷、可卡因、LSD幻觉剂等等,让毒贩赚得盆满钵满,吸毒者是伍德斯托克音乐节的十倍。
  
  在城市那些黑暗的角落,一种虚无主义观念正在崛起,逃学、毒品的蔓延、性行为和一夜情的放任自流、摇滚乐和各种“颓废艺术形式”的盛行都让年轻人觉得,那就是酷!
  
  从全球化到全球酷化,我们的观念、行为、生活、休闲,不得不受到西方的影响,毒品,就以这样的方式西风东渐,这就需要毛宁们多一些辨别力,多一些自制力。
  
  抵制毒品——就像他吸食毒品一样——这是他必须面对的人生。
  
  

[责任编辑]杜新忠
杜新忠戒毒网--戒毒门户 权威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