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新忠戒毒网--戒毒门户 权威媒体
联系杜新忠:13757963812 | 网站地图
戒毒专家—杜新忠记事 《2020年中国毒品形势报告》全文
首页 > 当前位置:>专题列表 > 打击毒后驾驶 > 正文
打击毒后驾驶
吸大麻:什么时候会有人因为情绪太嗨而不能开车?
2019-01-17 14:34:25 来自:美联社 作者:杜新忠转 阅读量:1
  大麻曾经是斯通喜剧和“说不”广告的素材。今天,随着美国各地的选民批准大麻合法化或医疗用途的投票问题,大麻正在成为主流。作为回应,各州政府正在试验各种方法,以确保将这种一度非法的物质融入日常生活不会产生新的公共卫生风险。这些努力引发了一个难以回答的问题:在什么情况下,一个人兴奋到不能开车的地步?答案很复杂。大脑科学家和药理学家不知道如何衡量大麻是否会造成损害,以及在多大程度上造成损害。
  
  原因是:现有的血液和尿液检测可以检测大麻的使用情况,但由于大麻的痕迹会在人体中停留很长一段时间,这些检测无法确定使用时间是在当天早些时候还是当月早些时候。它们也没有表明驾驶者被认为处于“受影响”的程度。
  
  “这是一个非常棘手的问题,”加州斯坦福大学(Stanford University)的精神病学教授、药物政策专家基思汉弗莱斯(Keith Humphreys)说。“我们真的没有很好的证据——即使我们知道有人一直在使用——来衡量他们的损害程度。”
  
  目前,大麻在10个州和哥伦比亚特区是合法的娱乐用途,其中包括密歇根州,该州11月通过的一项投票倡议于12月6日生效。在纽约,州长12月17日说,合法化将是2019年的首要任务。
  
  对于酒精,有一个明确的国家标准。如果你的血液酒精含量(BAC)是0.08%或更嗨,你就会被认为认知功能受损,不安全驾驶。大量的研究支持了这一结论,而且这一结论的明确性使得酒后驾车法律的执行更加容易。
  
  50岁以上吸食大麻的人越来越多,一些医生对此表示担忧
  
  设定大麻相关的损害水平是一个更加模糊的命题。但专家们说,大麻合法化的州必须解决这个问题。“你不能让一种物质合法化,同时又没有一个连贯的政策来控制在这种物质影响下的驾驶,”非营利机构兰德公司(Rand Corp.)的政策助理研究员史蒂文达文波特(Steven Davenport)说,他专门从事大麻研究。
  
  毕竟,大麻会削弱司机保持注意力的能力,减缓反应速度。但加州大学圣地亚哥分校(University of California-San Diego)的精神病学教授托马斯·马克特(Thomas Marcotte)表示,监管机构正在“迎头赶上”。
  
  各州提出了一系列的解决办法。至少有5个州有所谓的“本质”法律,该法律规定,如果一个人血液中的四氢大麻酚(THC)含量超过了规定的量,那么开车就是违法的。THC是大麻的主要麻醉剂。“你不可能将一种物质合法化,同时又没有一个连贯的政策来控制在该物质影响下的驾驶行为。”
  
  科罗拉多州的选民在2012年批准了娱乐性大麻的合法化,该州已将这类驾驶法规写入法律。在激烈的争论中,司机们花了三年时间才通过测试,如果每毫升血液中THC含量超过5毫微克,他们就会认为自己“醉了”。
  
  罗德岛州、宾夕法尼亚州和印第安纳州都禁止在任何THC级别的驾驶。还有一些人说,司机只有在受到化学物质损害的情况下才应该受到惩罚。这一标准听起来合理,但很快就变得难以衡量,甚至难以界定。
  
  专家说,这些方法都不能提供理想的解决方案。“我们仍在明确评估哪些政策是最有效的,”安基奇(Ann Kitch)说。
  
  科罗拉多州最大的大麻使用者是酒店和餐厅的员工
  
  制定THC级标准的州面临技术薄弱和科学有限的问题。THC检测最多也只能说是不精确的,因为这种化学物质被摄入人体后,可以在血液中停留数周。有人可以合法吸烟,但仍有THC出现在血液或尿液样本。
  
  人们普遍认为,在嗨水平驾驶是不好的,但THC水平和损伤程度之间没有线性关系。汉弗莱斯认为,那些选择了一个数字来反映血液中THC何时成为一种危害的州是“编造的”。“那些在立法中写入(数字)的人觉得他们必须说点什么,”他说。但是“我们不知道这个类比是什么。THC的法定含量等于一杯啤酒吗?这就是你的受损程度吗?是六块的吗?”
  
  对THC的路边检测在后勤上也很困难。例如,血液需要在实验室里进行分析,而收集尿液就变得复杂起来。在今年才将大麻合法化的加拿大,执法部门将对司机进行唾液测试,名为“德拉杰毒品测试5000”(Drager DrugTest 5000),但这也不完美。
  
  一些私人公司正试图开发一种大麻酒精含量测定器。但卡内基梅隆大学的药物政策研究员乔纳森·考金斯说:“化学和药物动力学存在一些基本问题。很难有一个客观的、易于管理的路边测试。
  
  一些州依靠执法部门来评估某人的驾驶是否受到损害,并在事后确定是否使用了大麻。在加州,每一名公路巡警都要学习进行“现场清醒测试”——接受额外16个小时的训练,以识别包括大麻在内的不同毒品的影响。格伦·格雷泽(Glenn Glazer)是该州药品识别专家培训项目的协调人,他说,由于医用大麻自1996年以来在该州是合法的,官员们“非常习惯于”认识到它的影响。
  
  这种训练在其他州也很流行,Kitch说。反对酒后驾车的母亲等游说团体正在推动加强执法培训,并依赖警察来评估司机是否受到了伤害。不过,这些测试本身也有可能出现错误。“他们是主观的,”兰德公司的达文波特警告说。
  
  首先,由官员进行的测试可能会受到种族偏见的影响。以前执法经验不佳的人也可能表现得更差,不是因为受到的伤害更大,而是因为紧张。事实上,从某种程度上说,依赖更主观的测试与传统观点恰恰相反。
  
  “过去……40年的一个普遍模式是,尽可能将人的判断从决策过程中剔除。”因为我们担心的正是这些问题。“你可以提出一个完全客观的绩效测试……这种想法是雄心勃勃的。”像马克特这样的研究人员正试图设计出一种测试方法,实际上,这种方法可以判断一个人是否有大麻危害的迹象。但这可能需要数年时间。与此同时,公共卫生威胁确实存在。大麻合法化的州似乎发生了更多的车祸,尽管这种关系很混乱。考金斯说:“这将是未来十年令人头疼的问题。”
[责任编辑]杜新忠
杜新忠戒毒网--戒毒门户 权威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