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新忠戒毒网--戒毒门户 权威媒体
联系杜新忠:13757963812 | 网站地图
戒毒专家—杜新忠记事 第28届IFNGO世界大会暨第18届中国药物滥用防治协会学术会议通知
首页 > 当前位置:>专题列表 > 打击毒后驾驶 > 正文
打击毒后驾驶
在服用医用大麻的疼痛患者中,过量吸食后开车是很常见的
2019-01-14 14:50:10 来自:Medscape医疗新闻 作者:麦克纳马拉 阅读量:1
  在开大麻处方治疗慢性疼痛的患者中在大麻的影响下驾驶是很常见的,调查人员称这一发现“令人担忧”。一项对近800名处方医用大麻使用者的研究显示,半数以上的人报告说,他们在使用大麻两小时内开车。大约同样比例的人说他们“开得有点嗨”,大约五分之一的人说他们“开得很嗨”。
  
  "我特别感兴趣的是想了解人们在使用医学大麻时可能也会涉及到这种危险驾驶的行为,博纳尔博士对《医学新闻》说。博纳尔补充说:“我想知道人们在做什么,以及他们这么做的频率。”“我们发现了一个相当令人担忧的比率。”
  
  这项研究结果发表在1月9日的《药物与酒精依赖》杂志上。
  
   不同的结果
  
  2016年发表的一项荟萃分析呼吁人们关注在大麻影响下驾驶的公共健康风险(DUIC),包括机动车事故的潜在增加。然而,去年发表的另一项荟萃分析显示,吸食大麻与包括机动车事故在内的“不良交通事件”没有显著关联。
  
  目前的研究人员写道:“尽管之前有关DUIC的文献有好有坏,但美国迅速转变的大麻政策值得对这一重要的公共卫生问题给予更大的关注。”他们补充说:“迫切需要更好地了解DUIC,以便为今后的预防工作提供信息。”
  
  博纳尔及其同事招募了21岁以上的参与者,要求对医用大麻进行认证或再认证。790例患者(平均年龄46岁;男性52%;81%的白人)在2014年2月至2015年6月期间来自密歇根州的三个大麻医疗中心。大多数参与者都是失业者(61%),32%的人领取伤残津贴。
  
  博纳尔说,目前的研究是首次询问使用医用大麻的人的驾驶情况。这也是对服用医用大麻的患者进行的一项更大规模长期研究的一部分。博纳尔报告说:“我们的目标是跟踪他们一段时间,看看他们得到一张卡或续签卡后会发生什么,包括健康结果、心理健康结果和行为。”
  
  例如,调查人员询问了关于大麻使用的情况,即在前一个月里,大麻的使用时间是每天几个小时,平均每周数量是多少。他们还询问了参与者在过去6个月里“吸食大麻后2小时内”、“大麻吸食过量”或“大麻吸食过量”开车的次数。可能的回答从“从不”到“超过10次”不等。
  
  多数报告
  
  近四分之三(73%)的参与者报告说,在过去6个月里,他们每天或几乎每天吸食大麻。与此同时,56%的人在吸食大麻后的2小时内驾车,51%的人驾车时间稍长,21%的人驾车时间过长。逻辑回归分析表明,白人个体在2小时内或略嗨于其他参与者时发生二元论的可能性更大。年龄也是一个因素,年轻人患DUIC的风险更大。此外,疼痛评分越嗨,DUIC的发生率越低。
  
  博纳尔说:“最让我感兴趣或担心的不是有多少人说‘是的,我开得有点嗨’或‘我开得非常嗨’,而是有些人经常这么做。”在过去6个月服用医用大麻10次以上的一组中,22%的人报告在服用大麻后的2小时内开车,19%的人开车时有点嗨,7%的人开车时非常嗨。研究人员指出,服用医用大麻的患者由于使用频率高,因此DUIC的风险特别高。此外,4%的参与者报告了因DUIC被捕的终身历史。
  
  尽管这项研究的重点是与医用大麻相关的风险,但参与者也被问及酒精的使用。博纳尔说,其中一个目标是“看看酒后驾驶和酒后驾驶是否有重叠之处”。研究表明,8%的人在过去6个月里喝了4杯或4杯以上酒后驾车。对于那些在2小时内开车的人和那些开车时间稍长的人来说,这一发现的患病率约为13%。在驾驶频率很高的参与者中,患病率更高(21%)。
  
  预防工作需要
  
  研究人员在报告中写道:“研究结果表明,某些人口统计学因素(如年龄、种族)与物质使用因素之间存在关系,特别是偶尔大量饮酒和吸食大麻,是DUIC风险的标志。”“预防工作可能特别需要针对同时使用酒精和大麻,”他们补充说。研究人员指出,在询问参与者驾驶行为的环境中,如进行大麻医学认证或再认证的临床访问,可能是向患者提供风险咨询的理想机会。
  
  博纳尔说:“一些医生已经在这么做了,但我们鼓励他们让病人知道,如果他们在使用医用大麻后开车,可能会有危险。”她补充说,例如,患者可能不知道他们可能会经历反应时间受损,包括在开车时对意外情况的反应。对医用大麻的风险咨询也很重要,因为与其他处方不同,医用大麻不带有警告标签。
  
  博纳尔说:“如果你今天拿到阿片类药物的处方,上面会有一个小标签,警告你不要操作重型机械,否则可能会让你昏昏欲睡。”“但我们对大麻没有这样的规定。”然而,心理咨询并非没有挑战,她说。如果没有与医用大麻相关的潜在公共健康风险的大量证据,“我们不知道它对你的影响有多大,也不知道你使用大麻的方式对你的影响有多大。”所以最好的使用指南是避免开车——从别人那里搭车,使用拼车应用,诸如此类。
  
  不断变化的法规
  
  博纳尔说,州一级不断变化的法规使临床医生难以跟上被认为合法的医用大麻和娱乐性大麻的州的数量,这使二元对立的问题更加复杂。她补充说:“州和联邦法规之间的差异也是一个非常棘手的问题。”“我们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人们喜欢谈论这个世界,就好像它是“狂野的西部”。她说,在“我们的社会、我们的国家和我们的政策正在迅速变化”的情况下,科学要跟上新法规的步伐就变得非常困难。
  
  研究人员指出,未来针对不同情况下推荐的医用大麻标准剂量的研究将会有所帮助。他们补充说,将驾驶记录和/或机动车碰撞数据结合起来,也可以增强后续研究的发现。
  
  至于他们研究的下一步,“我们将继续观察结果,以及人们在使用医用大麻的几年内会发生什么,”博纳尔说。她补充说,随着时间的推移,了解人们开车的次数是多是少,以及获得医用大麻认证与重新认证的行为是否不同,将是一件有趣的事情。她说:“我们在成瘾中心进行研究的目的之一是找出帮助人们避免这些危险情况的最佳途径,获得信息的最佳途径,以及激励人们改变行为的最佳途径。”
  
  “重大临床价值”
  
  俄勒冈健康科学大学(Oregon Health Sciences University)精神病学专业四年级学生杰雷米·彼得斯(Jeramy Peters)在为《医景医学新闻》(Medscape Medical News)发表评论时表示,对于那些使用医用大麻治疗患者的人来说,这项研究“具有重大的临床价值”。他说:“教育病人了解处方‘非处方’草药或传统药物的潜在风险、益处和相互作用,是嗨质量医疗保健的一个重要方面。”因此,医生应该能够与患者就这些物质进行知情的讨论。这些数据为使用医用大麻的人在大麻影响下驾车的风险提供了初步了解。
  
  彼得斯补充说,尽管目前的研究参与者不一定代表整个人群,但它确实证明了一半以上的医用大麻使用者报告了DUIC。他说:“鉴于美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每年报告的机动车事故死亡人数超过3.2万人,受伤人数超过200万人,利用这篇文章的研究结果向患者提供基于证据的信息的临床价值,可能超过将其研究结果过度推广到不同人群的风险。”
  
  该研究由国家药物滥用研究所(NIDA)资助,包括NIDA职业发展奖、退伍军人事务部职业发展奖和国家酒精滥用与酒精中毒研究所培训补助金。博纳尔和彼得斯没有相关的财务关系。
[责任编辑]杜新忠
杜新忠戒毒网--戒毒门户 权威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