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新忠戒毒网--戒毒门户 权威媒体
联系杜新忠:13757963812 | 网站地图
2018年全国药物滥用防治研讨会通知(第一轮) 戒毒专家—杜新忠记事
首页 > 当前位置:>专题列表 > 新型毒品集中教育 > 正文
新型毒品集中教育
合成毒品滥用者的特征及戒治对策
2017-08-20 21:50:28 来自:四川省新华强制隔离戒毒所 作者:罗东 陶彦 许森 点击量:
  一、合成毒品滥用现状
  
  所谓合成毒品,是相对鸦片、海洛因这一类传统麻醉毒品而言的。鸦片、海洛因主要取材于天然植物,合成毒品是以化学合成为主的一类精神药品,它直接作用于人的中枢神经系统,有的有兴奋作用,有的有致幻作用,也有的有中枢抑制作用。又因为是近二十年才在中国出现滥用,并且多发生在娱乐场所,所以又被称为 合成毒品和俱乐部毒品。主要有冰毒、氯胺酮、摇头丸,三唑仑等。但近年来,中国精神药品滥用品种不断增多,也出现了麦角酸二乙酰胺(LSD)、安眠酮、Y—羟基丁丙酯、咖啡因、安纳咖、丁丙诺啡、氟硝安定、苯环已哌啶(PCP)、麦司卡林被滥用的现象。
  
  二、合成毒品滥用者的一般特征
  
  相对于以海洛因为主的阿片类传统毒品而言,由于使用药物的种类、药理作用各异,合成毒品和传统毒品滥用者既有成瘾医学范畴的共性特征,又在人口学、生理心理、个性行为、戒断反应等方面具有明显差异。关注合成毒品滥用者的差异性,有助于加深对滥用群体的认识,从而在合成毒品滥用者的戒毒矫治工作中提纲挈领,把握问题的关键。
  
  (一)以未婚青年、有稳定收入者居多
  
  合成毒品与传统毒品出现和流行的时间段不同,对应的社会文化也有一定的差异,造成了合成毒品滥用者与传统毒品滥用者的群体在人口学方面存在一定程度的差异。有研究发现:在年龄组成上,75%合成毒品滥用者的年龄在35周岁以下,而80%的传统毒品滥用者年龄在35周岁以上。在婚姻状况上,合成毒品滥用者以未婚为主,而传统毒品滥用者以离异为主。在职业构成上,合成毒品滥用者以个体和有稳定收入者居多,占总人数的78.75%。而传统毒品滥用者以无业者居多,占总人数的73.75%[1]。
  
  (二)生理变化与传统毒品存在明显差异
  
  在中枢神经系统方面,海洛因主要是对吸食者产生镇静作用,其主要表现为镇痛、镇静催眠、镇咳、呼吸抑制等作用。而甲基苯丙胺主要是对吸食者中枢神经系统产生兴奋作用,主要表现为增强精神运动,使个体反应迅速、活动增多,条件反射比较容易形成,提高学习能力,当中枢神经处于抑制状态比如疲劳、困倦的时候,这种激活效应更为显着。剂量增大则出现刻板动作,即重复地做一些毫无意义的简单动作,如摇头、耸肩等。剂量继续加大则会出现震颤、木僵、抽搐等中枢神经系统过度兴奋的现象,继而导致滥用者睡眠严重减少,呼吸加深加快。长期应用冰毒容易导致多巴胺能神经元的凋亡而出现严重的抑郁、眼球运动受限、眼神呆滞、随意运动减少、静止性震颤等类似帕金森病的表现。
  
  在消化系统及饮食方面,两类毒品都能抑制食欲,但其作用方式不同。海洛因能直接兴奋胃肠道平滑肌,提高肌张力,减弱胃肠道蠕动,并抑制胃酸分泌,抑制食欲的同时伴随便秘。而甲基苯丙胺则是通过促进下丘脑NE神经细胞和DA神经细胞的活性,对下丘脑侧部的摄食中枢产生抑制作用而抑制食欲。甲基苯丙胺在外周神经系统主要产生兴奋交感神经系统的作用,导致胃肠道缺血,加上吸毒者本人经常睡眠不足,体力透支,机体免疫力下降,也比较容易出现胃溃疡,胃出血等症状,在戒毒康复中心观察到的两例胃出血患者,都出现严重的消瘦,一例因为出血过多无法止血而行胃大部切除手术。而且两例患者的胃出血都容易复发,需要平时的养护。
  
  在瞳孔、体重、欣快感、协调性、皮肤等表象特征方面,海洛因兴奋外周迷走神经导致瞳孔缩小,甚至出现针尖样瞳孔。而甲基苯丙胺主要兴奋外周交感神经系统,导致瞳孔扩张。两类毒品都能通过抑制食欲等影响人的体重,导致体重下降,引起消瘦。相比较而言,海洛因导致的消瘦通常伴随躯体运动功能的严重下降,而冰毒滥用者的躯体运动功能只是一定程度的下降,躯体运动功能要好于海洛因滥用者。两类毒品都能使滥用者产生强烈的欣快感,从而导致成瘾行为。甲基苯丙胺通过对边缘系统的多巴胺能神经元产生兴奋作用而导致欣快感。海洛因对机体运动的协调性没有太大的影响,而冰毒则由于对纹状体中的DA神经元的消耗性损伤,会出现类似帕金森病的双上肢细微震颤,不自主的咬牙和摇头。严重的也有可能发展成为帕金森病。合成毒品滥用者由于经常失眠熬夜,睡眠不足,导致机体的免疫力下降,即中医所说的心肾不交、肾水不济、心火上炎的表现。面部、背部等处的皮肤出现比较严重的痤疮,局部痤疮即使好转后也不容易彻底消除,会长期在局部形成明显的色素沉着。长期的失眠也导致其脸色晦暗,没有血色光泽。
  
  (三)心理行为类似精神分裂症的精神障碍更明显
  
  合成毒品滥用者易产生类似精神分裂症的精神障碍。此种精神障碍无法单纯从症状上与精神刺激产生的精神分裂症相区别,但仍有一些特征有助于区别两种精神分裂症。研究者从BPRS量表以及相关人口学特征分析中发现以下特点,研究组(冰毒所致精神障碍)成员男性占绝大多数(19/20)占95%,对照组(精神分裂症)男性(42/68)占61.76%,有统计学差别(P<0.01)。在职业方面,研究组城镇待业占绝大多数(10/20)占50%,对照组(2/68)有显着差异(P<0.01)。两组的BPRS总分并无明显差别,而因子焦虑、紧张、猜疑的分数,冰毒所致精神障碍明显高于精神分裂组;而情感交流障碍、装相和作态、动作迟缓、情感平淡等项目则相反,精神分裂症组的患者得分比较高。冰毒所致精神障碍病情复杂,但治疗效果较好,不再吸食冰毒是治疗的前提[2]。
  
  合成毒品滥用者在心理行为方面与传统毒品表现不同。如易激惹项目,合成毒品滥用者中有83.75%的人出现此特征,而传统毒品滥用者中仅17.5%出现此特征。传统毒品滥用者以对事物缺乏兴趣、冷漠、敏感、懒散、猜疑、对人缺乏信任、空虚无聊、情绪低落、烦躁以及焦虑等症状为主。合成毒品滥用者普遍存在易激惹,曾出现过幻觉和妄想,对事物缺乏兴趣,敏感,猜疑,对人缺乏信任,空虚无聊,情绪低落,烦躁,以及焦虑等症状[3]。EPQ测评结果:合成毒品滥用者在内外向和神经质两个因子上的得分高于传统毒品滥用者,提示合成毒品滥用者比较偏于外向,比较偏于神经质。防御方式:两组调查对象仅在不成熟防御机制上得分的差异具有统计学意义(P<0.01)。传统毒品滥用者突出使用的不成熟防御机制为抱怨、退缩和躯体化,而合成毒品滥用者突出使用的不成熟防御机制为攻击、幻想和分裂。个性特点:通过测试和观察发现,合成毒品滥用者相对于传统毒品滥用者在个性方面存在如下特点:性格外向、热情、渴望刺激和冒险、情感易于冲动、喜欢标新立异、常常焦虑、担忧、易激惹、爱幻想、缺少约束性、缺乏独立性。同时,合成毒品滥用者判断力和自知力都有所下降,记忆功能和运算思维功能有比较严重的受损,滥用者通常还伴随严重的赌博成瘾,赌博成瘾和毒瘾相互激发,交互作用。
  
  (四)生存质量状况明显优于传统毒品
  
  有报导显示,采用的是药物成瘾者生存质量测定量表(QOL-DA)进行生存质量调查,计算其得分为:“躯体功能维度”海洛因组37.4±s5.0,合成毒品组为38.7±s5.5;“心理功能维度”海洛因组35.8±s5.1,合成毒品组为35.9±5.2;“戒毒症状维度”海洛因组44.5±s6.6,合成毒品组为47.3±s7.5;“社会功能维度”海洛因组34.1±s6.0,合成毒品组为34.7±s6.3。应用统计学的方法发现合成毒品滥用者的生存质量各维度得分均高于海洛因滥用者,尤其在躯体功能和戒毒症状纬度得分上有统计学差异(p<0.05)。吸毒频率,美沙酮维持治疗,婚姻状况是海洛因滥用者生存质量的重要影响因素[4]。而吸毒剂量,吸毒后家庭收入是合成毒品滥用者生存质量的影响因素。
  
  (五)戒断反应躯体症状轻、精神障碍重
  
  传统毒品滥用者的戒断反应通常会比较明显和剧烈,也就是通常说的海洛因的躯体依赖性比较严重。通常表现在:疼痛症状群,出现四肢疼痛、肌肉酸痛、头痛等。精神症状群,表现为焦虑、不安、抑郁、严重的睡眠障碍。消化道症状群,如食欲减退、上吐下泻。呼吸系统症状群,哈欠、流泪、打喷嚏等症状。
  
  合成毒品滥用者在戒断初期由戒断毒品本身引起的症状通常比较轻微,一般表现为嗜睡、食欲增加、情绪抑郁、眼神呆滞、上肢平伸时震颤、缺乏活力、体重增加等与毒品作用相反的表现,这些表现一般不需要特别的处理,待脱毒过程完成后会逐渐消失。戒断过程中戒毒者多伴有躁狂、妄想、焦虑、敌对、偏执等精神症状。要特别注意对毒品造成精神损伤程度的判断,出现精神障碍的滥用者要进行积极正规治疗,服用一些抗精神病类药物来抑制其幻觉、幻听、妄想等症状。合成毒品滥用者在戒断过程中会出现抑郁、烦躁等情绪,要注意及时疏导,必要时给予抗抑郁药物治疗。
  
  三、对合成毒品滥用者的戒治对策建议
  
  由于合成毒品滥用者主要是对毒品有心理依赖,生理戒断症状不明显,因此他们对于毒品的认知力低,而且一般都有突出的心理障碍、家庭冲突的特点。建议对该类型戒毒人员与吸食传统毒品人员隔离,成立吸食合成毒品人员矫治区。在总结吸食传统毒品人员教育矫治经验的基础上,对矫治措施进行调整,充实完善。
  
  (一)建立合成毒品危害宣传教育室及专用教材,全面系统地介绍其危害
  
  根据合成毒品危害与传统毒品危害性不同的特点,设立合成毒品危害教育专用室,请有关专家编写宣传教育教材。室内墙面张贴吸食合成毒品受害者的宣传图画,设置吸食合成毒品危害的影像屏幕,形成立体教育环境。结合目前在所吸食合成毒品的强制隔离戒毒人员大多处于滥用阶段的实际情况,在宣传合成毒品对个人、家庭、社会危害的基础上,重点讲解毒品初吸、滥用与成瘾的关系,安排吸食传统毒品戒毒人员介绍从毒品滥用到吸食成瘾,导致现在极难戒除的切身体会;介绍国外情况,如日本精神病院住院精神病人有20%是由于吸食合成毒品导致的精神病,国内精神病院住院人数中因吸食合成毒品导致的精神病的概况;请吸食合成毒品受害者家属介绍其危害,请精神病学家从生理学、精神病学角度剖析合成毒品对大脑神经系统的危害。帮助其深刻了解合成毒品的危害及有利于消除其对戒断合成毒品盲目乐观的现象。
  
  (二)建立戒毒医生为主导及心理咨询师为辅导的矫治专业队伍,发挥专家矫治的特长
  
  强制隔离戒毒所戒毒医生要具有戒毒医学、心理学知识,掌握精神病学及心理治疗技能,对吸食合成毒品人员进行合成毒品的危害性和成瘾性教育,对其心理障碍进行心理矫治。戒毒医生应当负责戒毒人员的医疗和主导心理矫治,根据每个吸食合成毒品的戒毒人员的实际情况,分别制定矫治计划,使得这种心理矫治具有权威性、针对性和专业性。
  
  心理咨询师要掌握心理学知识,具有专业的心理咨询技能,在戒毒医生的指导下,按照强制隔离戒毒所的实际情况,开展具体的矫治工作,积极引导戒毒人员自我矫治,并在戒毒技能、人格完善方面加以辅导,充分体现专家治所特色。
  
  (三)建立民警直接管理及强制隔离戒毒人员自我矫治激励机制,完善科学管理和矫治体系
  
  强制隔离戒毒所民警承担强制隔离戒毒管理的主要职责,在目前民警管理的模式上,应进一步深化,如:民警担任班长,直接管理到人(戒毒人员),加强对吸食合成毒品违法性的教育,执行矫治方案中的行为矫治。美国心理学家罗杰斯创立的咨客中心疗法认为,任何人都有积极的、奋发向上的、自我肯定的无限成长潜力[5]。指导、鼓励强制隔离戒毒人员自我矫治,要求其按时完成戒毒矫治计划,掌握戒毒技能,实行矫治权下放。例如每日宣读戒毒誓言和唱戒毒歌;自我讲解、深刻分析毒品的危害;提交出所戒毒、保持操守计划;每个月向家人提交戒毒决心书;办好戒毒宣传栏;每个戒毒人员要讲、分析3个戒毒成功人员经验、两个吸毒危害人员的教训等。民警、戒毒人员都应建立相应的考评绩能,民警根据绩能体现管理政绩,戒毒人员通过绩能反应在所的戒毒成果。充分发挥和调动民警直接管理和强制隔离戒毒人员自我矫治的积极性。
  
  (四)建立家庭成员戒毒矫治技术指导中心及家庭矛盾调解机制,提高戒毒矫治效果
  
  强制隔离戒毒所应成立戒毒人员家庭戒毒矫治指导中心,主要内容:一是帮助家庭成员掌握解决自身心理健康问题的技能;二是帮助家庭成员掌握合成毒品的危害及相关知识;三是帮助家庭成员掌握化解家庭矛盾的能力;四是帮助家庭成员掌握对戒毒人员正确管理的能力。具体措施:开设函授教育和专题教育,印发戒毒家庭戒毒矫治手册,开通家庭戒毒矫治咨询热线,促使戒毒人员家属成员建立和谐家庭,创造良好的家庭戒毒矫治环境,提高戒毒矫治效果。
  
  参考文献:
  
  [1]李冠军,李娜,郑雯慧,王清亮,《“合成毒品”与“传统毒品”滥用者的心理和行为特征比较研究》,中国药物依赖性杂志,2011,20(2):126-130。
  
  [2]刘火荣,《冰毒所致的精神障碍与精神分裂症的临床特征对比分析》,中国药物滥用防治杂志,2011年第17卷第4期。
  
  [3]同[1]
  
  [4]王玮,肇恒伟,刘明,赵子阳,《海洛因与合成毒品滥用者生存质量比较研究》,中国药物依赖性杂志。
  
  [5]易法建,杨丹燕,彭剑飞等《咨客中心疗法》,重庆:重庆大学出版社。
[责任编辑]杜新忠
杜新忠戒毒网--戒毒门户 权威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