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新忠戒毒网--戒毒门户 权威媒体
联系杜新忠:13757963812 | 网站地图
唐都医院“植入式神经刺激系统戒毒”临床试验患者招募 戒毒专家—杜新忠记事
首页 > 当前位置:>医疗资讯 > 戒毒与宗教 > 正文
戒毒与宗教
福音戒毒成功者:信仰不丢就绝不会再吸毒 父母为我祷告20年
2016-11-10 22:18:59 来自:杜新忠戒毒网转 作者:杜新忠转 点击量:
  十多岁开始吸毒,经历三次劳教,一次劳改,然后到如今的“好弟兄”,回顾这种曲折的经历,Z老师说:“如果我这生信仰不丢,绝对不会再吸毒,如果我再吸毒,那就是我把信仰丢掉了,当然这一天不会再来了,因为我已经过够了那种非人的生活。”
  
  走到保山市戒毒所蔬菜基地,前面有一片往下凹陷的地,下面有一片水域,Z老师拿着渔网下去捞上来了很多小鱼,还有一只牛蛙,他将他拿在手里,乐呵呵地给我们说这牛蛙怎样怎样,还回忆起了那时他们烤鸽子肉吃时的场景,他的普通话里带着云南方言的口音,讲起来十分有趣,把我们都逗乐了,之后他讲起了自己的经历。
  
  他吸毒的时候十五六岁,大概是八九年九零年的时候,他的哥哥以前是保山黑社会的,从小就受到影响。“我哥的朋友去找我哥嘛,找不到了就把我带到城里,刚开始很神秘的,拿出来一点东西,问我知不知道是什么东西,我说不知道,他们就问我想不想吃,我问怎么吃,他们就开始教我,慢慢地就上瘾了。”
  
  “毒品对于我,可是刻骨铭心哪,你想,我三次劳教,三三九年,一次劳改,都没戒掉,在牢里面十几年,我哥哥因为吸毒已经死掉了,真的是感谢主,我没想过我这一生还能戒掉毒,因为已经失去信心了,每次出来,不到两个月,又上瘾了……”
  
  “不妨再试试这条路”
  
  2009年的时候,当时Z老师还在强戒所,保山戒毒所的徐牧师陪同着Z老师的父母去了那里,告诉他出来后到福音戒毒所,他口头上答应了,但是没有放在心上。当他真的出去的时候,他的父亲再次和他提到福音戒毒所的事情,他当然没去了。
  
  他激动地说:“当时我内心想,我又不是疯掉了,我在强戒所在了两年,都没碰毒品,刚出来又去什么戒毒所。”可是就在他坚持了三天之后,一件事情改变了他的想法,他从强戒所出来的第四天,一个毒友就去找他,直接就拿出海洛因问是否搞点,当时他拒绝了,可是心里明白,类似的事情发生第二次他还能拒绝,但是到第三次,他绝对拒绝不了。
  
  他的父亲没有失望,再次约他去做礼拜,做完后去徐牧师那里,Z老师都答应了,牧师问他怎么想,去还是不去,他十分犹豫。可是一想到如果再接触毒品,复吸的事情还会再发生,在戒毒的路程上走了那么久,什么办法都试过了,自戒、强戒、劳教和劳改都没用,他就想着不妨再试试这条路,大不了我出来后又被抓了,再去关两年,他当时是抱着这种心态来面对福音戒毒的。
  
  “有这样的父母是我的福分”
  
  去福音戒毒所一直是Z老师父母的心愿,“我有这样的父母是我的福分,而他们有这样的孩子真的很惭愧,二十几年,他们一直对我不离不弃,而且我看着他们,真的很老了,可能我走这条路是他们有生之年的一个盼望,我开始选择福音戒毒是为了父母,想让他们过两年安稳的日子。”
  
  抱着这种复杂的心情,Z老师走到了福音戒毒所,一个人在新人房里呆了三天,想着为什么要到那里,到底这个决定是对还是错,“我本来就没瘾嘛,本来就没吸毒嘛,来这里干嘛”。后来经过老师的开导和帮助,老师教他读经和祷告,慢慢地,他也学着祷告,上帝在这个过程中做工了。后来他才知道,他的父母在背后默默地为他祷告了二十年。
  
  他的父亲是教会的长老,16岁的时候就开始信耶稣,现年80多岁,由于服事,他的父亲把更多的时间放在了教会而不是家里,孩子缺乏关爱,结交了损友,这也和父亲教育和关爱的缺乏有关。以前,别人也让他信耶稣,但是他不理解,也没有人认真地和他讲信仰,父亲的一次责罚让人心里的反叛意识更加强烈,并且哥哥是黑社会的,这些因素都影响了他的成长。
  
  从试试看到接受耶稣,他将这个过程称之为“奇妙”,“对于非信徒来说,可能很奇怪,但是只要我们愿意打开心接受耶稣,他会改变我们。”
  
  逐渐脱离“监狱文化”  感受爱的世界
  
  当记者接触到保山福音戒毒所的老师时,他们对于吸毒者的心态让人大吃一惊,对于社会上的人来说,包括记者自己,都认为那群人都是社会的渣滓,被歧视被咒骂被议论被当作反面教材,而老师们却将其看作一群“生病的人”,他们需要耶稣的怜悯和医治,他们只是吸了点毒而已。一个吸毒者被改变了,背后有着说不出的辛苦,来自神的,来自服事人员的。
  
  Z老师就从他自己的角度讲到了侍奉他们这群人的不容易,“我是一个脾气暴躁的人,重生园里的老师,我都和他们吵过,徐牧师我也跟他吵,我刚到那里的时候没人敢惹我嘛。”从2005年到2008年,他一直被关着,才出来两个月,又被抓到了强戒所,关到2010年。在那种弱肉强食,你不欺负人家人家就欺负你的环境里,Z老师的思想里被“监狱文化”影响很多,一年左右才慢慢地改变了。
  
  有一次他生病了,肺炎发作,福音戒毒所的老师陪他去看医生,当时父母不在身边,医生要家属签字,同行的长老就帮他签字,当医生问和Z老师什么关系时,长老说是兄弟,而且是亲兄弟,Z老师回忆说,当时真的感动得想流泪。在重生园的时候,老师和学员们还帮他庆祝生日,从他进入社会以后,就没有人给他过生日了,好多年,这种感动久违了。
  
  徐牧师让他在那里在满一年半,然后参与福音戒毒的侍奉,当时Z老师没有答应。但同时他也在想,如果在福音戒毒所一年半之后他回归社会,再次接触毒品他是否能胜过,这是一个很大的问题。“你不去找别人,别人会来找你,我就认识很多人,他们拿着海洛因让我帮他们处理”,Z老师意识到自己融入社会之中靠着自己根本就站立不住,所以就绝对留下来侍奉。
  
  当Z老师被耶稣改变,成功戒毒后,他觉得自己在戒毒方面的知识不缺,但是缺乏圣经真理,所以之后还到了保山圣经学校学习,以装备自己来侍奉神。
  
  由于保山市福音戒毒项目需要资金,需要自养,所以教会开展了“中途之家”蔬菜基地,Z老师家以前是种大棚蔬菜的,不缺乏经验,自然地就将自己放在了那里。
  
  他形容吸毒者就像“过街老鼠”,人人痛恨和歧视,当一个人知道谁吸毒,可能嘴上不说,但对于那些人都带着防范的心理,不管是什么人,对于吸毒者,国家法律不容,街坊邻居不容,社区不容,家人亲戚和朋友都不容。
  
  “用我的生命见证耶稣”
  
  2011年,Z老师已经从重生园戒毒成功了,他有一个姐姐,他吸毒的期间,姐姐看到他的时候都有意回避,因为知道他吸毒,害怕他向她要钱。可是当他戒毒成功回家时,他的姐姐一定要给他钱。Z老师就在想,他回的还是那个家,姐姐还是那个姐姐,怎么她的反应就不同了呢。他意识到,“因为我自己改变了嘛,不能怪别人不接纳自己,只能怪自己路走错了”。
  
  当有些戒毒者在担心出去以后是否被别人接纳时,Z老师告诉他们不要担心那么多,要想的是我们是否改变了,是否做到了,当别人看到我们的改变时,他们自然会接纳我们。
  
  毒品不仅是影响人的部分身体,它控制的是人的中枢神经,让人的思想麻痹,所以很多吸毒者已经没有正确的意识了。人靠自己戒毒,成功的人很少,Z老师说,对于他这样的人,要戒毒需要一种超自然的能力,而信仰正好是这种能力,信仰填补了人心灵的真空,让人不再依赖毒品。
  
  吸毒是一种全热破坏,而信仰是一种全然恢复,这种改变从内到外,Z老师的朋友们这样评价他:“从坏到极点到好到极点”,他哈哈大笑,“我要么坏,要么好,不好不坏不像我嘛!”
  
  Z老师分享了给他很多感动的一节经文:罗马书1:16节这福音本是神的大能。面对非信徒,怎么让他们信神呢?Z老师觉得要让生命影响生命,用我们自己的生活和改变去见证耶稣,如果我们讲的是一套,生活却是另外一套,那拿什么来说服别人我们信耶稣呢?
  
  有很多人让Z老师劝别人信耶稣,他说他不去,只想用自己的生命影响他们,让我们看到自己的改变。他认识的一些毒友,也谈论过到教会做礼拜的事情,只是害怕别人笑话,Z老师说不用担心,尽管不排除有这样的人,但是有很多人会为他们的悔改而高兴,会认识到那些以前自己当作有益的,如今因为耶稣基督都当作有损的。
[责任编辑]杜新忠
杜新忠戒毒网--戒毒门户 权威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