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新忠戒毒网--戒毒门户 权威媒体
联系杜新忠:13757963812 | 网站地图
戒毒专家—杜新忠记事 第28届IFNGO世界大会暨第18届中国药物滥用防治协会学术会议通知
首页 > 当前位置:>医疗资讯 > 精神科相关 > 正文
精神科相关
精神科医生需要了解的经颅直流电刺激
2017-11-04 22:24:53 来自:大话精神 作者:杜新忠转 阅读量:1
  经颅直流电刺激(tDCS)是一种电池供电的非侵入性装置,用于治疗一系列神经精神障碍。通常有两个位于头部的一次性电极,这些电极之间通过小电流以刺激大脑“经颅”。一个典型的治疗期使用1-2mA的低强度电流(ECT电流强度为800mA),连续给予约30分钟。与ECT相反,tDCS电流是连续的(不是脉冲的),并从阳极到阴极一个方向流动(直流)。
  
  只有一小部分电流通过皮肤、头骨和脑脊液到达大脑,注入的电流本身不会产生动作电位,而是调节持续的大脑活动并影响突触传递。经过多次刺激后,tDCS能使脑功能持久性改变,从而被应用于精神和神经系统疾病的临床治疗。
  
  不良事件
  
  刺激期间有轻度的不良反应,例如皮肤发红、瘙痒和灼烧感觉,这些事件通常限于治疗期间,并且具有良好的耐受性。但有其他报告称,tDCS可能会诱导情绪障碍患者躁狂或轻躁狂发作。最近的荟萃分析发现,与伪刺激相比,接受tDCS患者的转躁狂风险并不高(0.5%vs3.5%)。
  
  目前,已有超过50000次tDCS治疗用于5000多名临床参与者,没有相关的严重不良事件报告。人类研究表明,tDCS不会增加血液中烯醇化酶(脑损伤的标记物)水平。几项最近的荟萃分析也得出,tDCS耐受性良好。综合证据表明,在目前的使用参数内,tDCS是一种安全的治疗技术。
  
  tDCS的机制
  
  tDCS是直流电通过头皮上的电极,在大脑中产生一个恒定的电场,进而产生神经元膜的持续极化。神经元功能,包括信息加工和可塑性,对膜极化的变化非常敏感。tDCS通过影响持续的大脑活动和促进长期变化,以此来影响认知和行为。在tDCS的4周治疗后,抑郁症患者神经可塑性出现增强和恢复。
  
  刺激剂量
  
  应用tDCS的关键问题有刺激剂量,包括电极位置、刺激电流和持续时间;刺激期间的受试者状态,包括使用任何辅助性急性干预(如认知行为治疗);受试者纳入/排除标准,对接受慢性辅助治疗(如药物治疗)的患者是否使用。
  
  刺激剂量的重要性在于电极的极性和位置决定了哪些大脑区域受到tDCS的影响。例如,在抑郁症的治疗中,正电极(阳极)位于左前外侧前额叶皮层之上。使用2个电极的常规tDCS也可以刺激电极之间的额外的脑区域,高分辨率tDCS使用较小电极阵列将电流聚焦到目标脑区域。
  
  电流强度和持续时间对于设定产生神经调节的程度非常重要。受试者状态,包括同时接受的治疗,都是重要的,因为tDCS对大脑的影响取决于大脑的状态。例如,动物研究表明,当突触可塑性(通过训练)开始时,并发刺激可增强可塑性(更有效的训练)。受试者状态也是同样的原因,比如,药物的使用可能会影响tDCS的作用。
  
  抑郁症中的tDCS
  
  全球抑郁症的患病率在6%-12%之间,年患病率约为3%-11%。约有80%的患者在使用抗抑郁药治疗1年后症状复发,高达33%的患者在2种或3种药物治疗后仍无法达到完全缓解。
  
  关于tDCS治疗抑郁症的疗效越来越多。最近的CANMAT(加拿大情绪和焦虑治疗网络)和欧洲专家共识都把tDCS作为治疗抑郁症的一种有效方法。tDCS在抑郁症中的第一次试点研究是在10年前进行的,显示出有希望的结果。
  
  最近,2项大型安慰剂对照研究(N=120; N=245 patients)探讨了tDCS在药物治疗背景下的作用。第一项研究表明,tDCS联合舍曲林比tDCS或舍曲林单独使用更有效。第二个是非劣效性试验,比较了tDCS(连续15天2mA前额叶刺激,随后7周治疗)与全剂量艾司西酞普兰(10mg/d服用3周,随后20mg/d)。结果表明,艾司西酞普兰优于tDCS,tDCS优于安慰剂。这说明tDCS作为单一治疗其疗效比艾司西酞普兰低,因此不应被视为抗抑郁药的替代品。然而,tDCS具有最小的不良反应,且比安慰剂有效,所以当患者不推荐使用艾司西酞普兰或其他药理学干预,或是偏好非药物治疗时,tDCS可成为首选。
  
  新型tDCS应调查如何优化治疗参数以进一步增强患者的疗效,家庭式tDCS应在临床医生的远程监督下,对患者(或护理人员)进行相应培训,目前正在开发中,有可能大大提高tDCS治疗的可行性和便利性。
  
  双侧前额叶刺激已被证明能有效治疗抑郁症,将左侧阳极放置在背侧前额叶皮层上,右侧阴极置于前额叶区域,电流为2mA,一次持续时间为30分钟。随着治疗次数的增加,疗效会逐渐提高。
  
  精神分裂症中的tDCS
  
  精神分裂症的发病率约为0.5%-1.5%,疾病的临床症状分为3组:阳性、阴性和认知症状。传统的抗精神病药物在治疗这些慢性、难治性症状方面的疗效有限。已经研究了tDCS对精神分裂症的影响,主要结果如下:
  
  听觉语言幻觉采用额颞tDCS(阳极放置在左侧前额叶皮层上,与左颞叶结合处的阴极耦合);
  
  阴性症状刺激前额叶(阳极放置在左背外侧前额叶皮层上,阴极放置在右背外侧前额叶皮层、右眶上区或额外头部);
  
  增强认知功能,使用不同的tDCS。
  
  已经报告了这3项成果的积极结果,tDCS可以将症状的严重程度降低约30%,并提高广泛的认知功能,如工作记忆、自我监测,面部情绪识别等。然而,大多数研究属于小样本的病例报告或开放标签研究。因此,需要大量随机对照研究来证实tDCS在精神分裂症中的有用性。
  
  tDCS治疗其他疾病
  
  有研究也对tDCS治疗其他精神疾病进行了调查,如强迫症,成瘾症和神经退行性疾病。但结果喜忧参半,到目前为止,还没有随机对照试验研究这些疾病的疗效。tDCS与认知训练相结合以增强认知功能方面存在较大前景,已潜在地应用于许多神经精神障碍。
  
  参考文献
  
  1. Bikson M, Grossman P, Thomas C, et al.Safety of transcranial direct current stimulation: evidence based update 2016. BrainStimulat. 2016;9:641-661.
  
  2. Woods AJ, Antal A, Bikson M, et al. Atechnical guide to tDCS, and related non-invasive brain stimulation tools. ClinNeurophysiol. 2016;127:1031-1048.
  
  3. Player MJ, Taylor JL, Weickert CS, et al.Increase in PAS-induced neuroplasticity after a treatment course oftranscranial direct current stimulation for depression. J Affect Disord.2014;167:140-147.
  
  4. Bikson M, Bulow P, Stiller JW, et al.Transcranial direct current stimulation for major depression: a general systemfor quantifying transcranial electrotherapy dosage. Curr Treat Options Neurol.2008;10:377-385.
  
  5. Schambra H, Bikson M, Wager T, et al. It’sall in your head: reinforcing the placebo response with tDCS. Brain Stimul.2014;7:623-624.
  
  6. Brunoni AR, Moffa AH, Fregni F, et al. Transcranialdirect current stimulation for acute major depressive episodes: meta-analysisof individual patient data. Br J Psychiatry J Ment Sci. 2016;208:522-531.
  
  7. Brunoni AR, Valiengo L, Baccaro A, et al.The sertraline versus electrical current therapy for treating depressionclinical study: results from a factorial, randomized, controlled trial. JAMAPsychiatry. 2013;70:383-391.
  
  8. Brunoni AR, Moffa AH, Sampaio-Junior B, etal. Trial of electrical direct-current therapy versus escitalopram for depression.N Engl J Med. 2017;376: 2523-2533.
  
  9. Charvet LE, Kasschau M, Datta A, et al.Remotely-supervised transcranial direct current stimulation (tDCS) for clinicaltrials: guidelines for technology and protocols. Front Syst Neurosci.2015;9:26.
  
  10. Brunelin J, Mondino M, Gassab L, et al.Examining transcranial direct-current stimulation (tDCS) as a treatment for hallucinations inschizophrenia. Am J Psychiatry. 2012;169:719-724.
  
  11. Palm U, Keeser D, Kaymakanova F, et al.EPA-1749-trancranial direct current stimulation (TDCS) improves negativesymptoms in schizophrenia: a double-blind, ramdomized, clinical trial. EurPsychiatry. 2014;29(suppl 1):1.
  
  12. D’Urso G, Brunoni AR, Mazzaferro MP, et al.Transcranial direct current stimulation for obsessive-compulsive disorder: arandomized, controlled, partial crossover trial. Depress Anxiety.2016;33:1132-1140.
  
  13. Elmasry J, Loo C, Martin D. A systematicreview of transcranial electrical stimulation combined with cognitive training.Restor Neurol Neurosci. 2015;33: 263-278.
[责任编辑]杜新忠
杜新忠戒毒网--戒毒门户 权威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