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新忠戒毒网--戒毒门户 权威媒体
联系杜新忠:13757963812 | 网站地图
2018年全国药物滥用防治研讨会通知(第二轮) 戒毒专家—杜新忠记事
首页 > 当前位置:>站长视点 > 观点视点 > 正文
观点视点
团结起来,犯最愚蠢的错误
2016-11-14 21:15:08 来自:FT中文网 作者:何帆 点击量:
  美国政府本以为古巴军队弱不禁风,不堪一击,他们以为古巴人心思变,一定会爆发大规模的起义。事实上,卡斯特罗的军队训练有素、反应迅速。绝大部分古巴人是支持卡斯特罗政权的。流亡者在猪湾登陆之后,卡斯特罗牢牢地控制着国内局势,在各地逮捕反对势力,流亡者和国内的反抗力量根本无法接头。
  
  最愚蠢的判断是,美国政府本以为即使登陆失败,流亡者也可以逃到埃斯坎布雷山,但埃斯坎布雷山和猪湾之间的距离有80英里,中间隔着沼泽和热带雨林,根本无法通行。肯尼迪的顾问班子里,哪怕有一个人看了一眼古巴地图,都会发现这一致命的疏漏。
  
  肯尼迪总统深为自责,他意识到以为自己批准的计划和实际批准的计划没有任何相似之处。杜勒斯悔恨莫及,决定辞去中央情报局局长职务。多年之后,国防部长麦克纳马拉还为猪湾事件感到有负罪感。
  
  为什么一个优秀的团队,能犯下如此愚蠢的错误呢?
  
  越是团结的小群体,越容易出现“小集团思维”。正是这种“小集团思维”,使得肯尼迪和他的团队犯下了致命的错误。
  
  必须有共识和纪律,才能保证一个群体内部的团结。最后,成员对团体的忠诚变成了最高形式的道德,这种忠诚需要每一个成员都不提出有争议的议题,不需要质疑和批评。质疑和批评就是添乱。罗伯特·肯尼迪得知施莱辛格有不同的意见,就把他拉过去说:“也许你是对的,也许你是错的,但总统的主意已定,你就不要再为难他了,现在是每个人都要帮助他的时候。”
  
  这样的小集团确实会很团结,所有人都有共识,但这种共识是肤浅和表面的。小集团的成员会不由自主地形成一些习惯,而这些习惯有可能导致大家共同做出愚蠢的决定。
  
  第一,小集团成员会努力维护本集团的团结,他们会放弃批评性的思维。施莱辛格在回忆录里说,如果当时哪怕只有一个高级顾问反对,肯尼迪总统就会叫停猪湾登陆计划。遗憾的是,大家都没有表示反对。施莱辛格本人隐隐觉得不妥,他不相信古巴会出现大规模的起义,猪湾登陆的后果可能是出现持久的内战,但他不愿意说出自己的担心。他觉得,我一个教授,去质疑白宫的高官,会不会不妥呢?所有的人都沉默,而其他人把这种沉默都理解为同意。
  
  第二,小集团内部的人会倾向于捍卫自己的立场。他们会变得盲目乐观,缺乏足够的警惕。他们会觉得自己才是好人,是正义的化身,只要站在正义的一方,就一定能够胜利。他们会对外表现得更加咄咄逼人,对敌人更加冷酷无情,而且相信对手是愚蠢的、软弱的,是不道德的,是必然灭亡的。
  
  第三,小集团会盲目地相信领导,而领导会鼓励属下变得更加听话、温顺。如果领导先表达了自己的观点,属下就会很难再提出不同的意见,大家会都顺着领导的话往下说。尤其是在新成立的小组或是临时性的决策小组中,由于缺乏稳定的组织架构,也没有规范的议事日程,团队成员也更加不确定,就会更加依赖主要领导人,这进一步增加了决策过程中的协调,更容易导致小集团思维。
  
  并不是小集团就一定会犯愚蠢的错误。同样是肯尼迪的这个班子,在1962年成功地化解了古巴导弹危机,避免了一场迫在眉睫的核战争。
  
  1962年10月16日,美国的U-2侦察机发现,苏联在古巴部署导弹。从U-2飞机拍摄的照片上,可以清晰地看到导弹发射台,以及放在地上的导弹。为什么苏联会把核武器放在美国的眼皮底下?这是第三次世界大战的前奏吗?
  
  同样是肯尼迪的顾问班子,在13天的紧急会议中,他们讨论了各种可能的方案,最后做出了一个稳妥的选择。美国明确地告诉苏联,要把导弹撤走,否则,“我们来帮你们撤走”,但与此同时,美国也保持了足够的克制,小心翼翼地不激怒苏联。美国承诺不会入侵古巴,并撤回部署在土耳其的朱庇特导弹。
  
  同样是肯尼迪的顾问班子,在处理古巴危机时候的表现,和在猪湾事件中的表现大相径庭。小组成员不再是一团和气,而是争得面红耳赤。每个人也不再坚持原本的观点,而是在讨论中不断地修正自己的看法。腊斯克一开始是鸽派,后来是鹰派,到最后连他自己也不确定了。肯尼迪吸收了猪湾事件的教训,在讨论问题的时候,他会刻意地离场,让大家尽可能地畅所欲言。在团队内部,要专门有一个人跟别人抬杠,罗伯特·肯尼迪又担当了这一“魔鬼辩护人”的角色。他扮演这一角色非常成功,以至于变成了团队内部最让大家讨厌的人。
  
  团结就是力量。这种力量可以取得最大的胜利,也可能犯下最愚蠢的错误。
  
  作者注:本文取材于欧文·L·贾尼斯,《小集团思维:决策及其失败的心理学研究》,中央编出版社。
  (作者是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首席经济学家、FT中文网专栏作家。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bo.liu@ftchinese.com)
[责任编辑]杜新忠
杜新忠戒毒网--戒毒门户 权威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