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新忠戒毒网--戒毒门户 权威媒体
联系杜新忠:13757963812 | 网站地图
2018年全国药物滥用防治研讨会通知(第一轮) 戒毒专家—杜新忠记事
首页 > 当前位置:>公职人员吸毒 > 节目实录 > 正文
节目实录
【调查】衡阳县:治毒这一年
2015-12-10 21:37:35 来自:杜新忠戒毒网转 作者:雍兴中 点击量:

  今年11月,衡阳县纪委书记王书龙在接受媒体采访时也介绍,衡阳县已查处61名吸毒党员干部。外界也注意到,早在今年1月15日,衡阳县出台了《衡阳县关于党员、国家公职人员吸毒行为的处理办法》,以行政手段严查党员、国家公职人员的吸毒问题。

  一时间,在外界看来,衡阳县毒情严重已经到了不得不出台“红头文件”来进行治理的地步了。真实的情况到底如何?近日,界面新闻记者专门到衡阳县进行了调查采访。

  乡村“毒师”

  衡阳县公安局最初得知衡阳县石市镇有教师吸毒,是在2015年6月份。

  “当时抓获的一名贩毒人员,供述曾给教师姚某提供过毒品。”衡阳县公安局禁毒大队教导员彭克武说,这起备受关注的公职人员吸毒案,其实一开始只是一件普通的小案子。

  姚某所在的小学是石市镇中心小学兴源校点,该校只有几十名学生,三名教职工,远离城区。并且姚某得知风声躲藏了起来,办案人员并未在第一时间找到姚某。

  “干警没办法随时随地过去。”彭克武说,直到10月29日,才将吸食毒品的姚某等6名成员抓获,其中除一名是非公职人员外,其余都是教职人员。

  教师吸毒的影响在当地造成的影响十分恶劣。“他们形成了一个毒友圈,在当地不为人知,所以暴露出来让周围的人都很吃惊。”禁毒大队办案民警刘易斌说,这几名教师显然缺乏对法律的认识,他们并不知道聚众吸食毒品构成了容留他人吸毒罪,吸食毒品的行为已不是简单的违法,而上升到了必须承担刑事责任的地步。

  警方随后的调查发现,2014年初至2015年10月26日,这个小团体先后在各自家中、宿舍、办公室和牌馆互相容留吸毒,达17次之多。

  其中,数次容留吸毒还发生在正常教学活动期间。如2015年4月,兴源学校举行公开课,姚某即和同为老师的继某、谭某在二楼公共办公室吸食冰毒约0。5克;2015年6月,石市镇甲满中学召开运动会,姚某、曾某找到正在监考的赵某,在赵某宿舍内吸食冰毒约0。2克。

  “这个事不应该在我们教育系统出现的。”衡阳县教育局副局长廖卯生谈到此事,颇感遗憾。

  在他看来,教育系统每年都要和公安进行合作,在学校宣传毒品危害,师德师风教育也是年年必抓,出现教师吸毒实属不该。

  事件发生后,衡阳县教育系统将涉事人员全部开除了公职,并且对涉事学校的领导也进行了免职处分。

  然而令廖卯生不解的是,这几位吸毒的教师皆是乡村教师,职务和职级都很低,每月工资在2000元以下。“他们哪有钱去吸毒?”

  在公安干警看来,这是一个常见的误区。“这起案件表现出来的特点,正是目前禁毒形势严峻的地方。”刘易斌说,在很多人的惯常认识中,毒品是要耗费巨资,搞得家破人亡的,对于传统毒品海洛因等,这个看法无误。然而对于新型毒品,冰毒、麻古等,并不是这样。“比如他们聚众吸食一次冰毒花费大概就在七八十元,相当于一包好烟。”

  近年来,新型毒品的廉价使得它扩散很快,尤其是向农村蔓延。事实上,姚某等人的工作环境不可谓不艰苦,远离市区不说,学校还都是旱厕。然而,即使是这样的条件,仍然有毒品渗入进来。

  刘易斌说,乡村生活相对单调,平时的娱乐就是在牌馆打牌。尽管有公职人员不得参与赌博的规定,然而这项制度对乡村显然缺乏实际的执行力。根据警方掌握的信息,几名吸毒教师多是在牌馆沾染上毒品的,因为据说“吸了能提神”。

  “这也是新型毒品迷惑人的地方。”在办案人员看来,这起案件更多体现出农村禁毒形势的严峻,对禁毒工作的广度和深度提出了新的挑战。

  除了上述挑战,衡阳县警方也面对着本地日益严重的制毒形势。今年3月底,衡阳县公安局曾通报称,该县成功破获公安部“2015-213”毒品目标案件,打掉以郜大朋、陈勇为首的制贩毒品犯罪团伙,捣毁了一个大型制毒工厂,斩断一条跨湖南、广东、河南等省的制贩毒通道,共抓获毒品犯罪嫌疑人35人,缴获氯胺酮(K粉)毒品766。66公斤,制毒原料816公斤,扣押涉案车辆5台,缴获毒资300万元。

  该案是新中国成立以来湖南省破获的最大一宗制毒案件。

  红头文件治毒

  在外界看来,教师的公职人员身份更加引人注目。而这种关注,是和衡阳县一连串行动分不开的。

  衡阳县最早披露党员和公职人员涉毒情况是县纪委。在2014年12月发布的年度案件查处情况通报中,纪委提到了9名党员、国家公职人员因吸毒受到处分。

  更大范围的披露,是2015年2月13日,衡阳县县委机关报《今日蒸阳》报道了当地党员、公职人员的“涉毒”情况。

  该报当天第二版刊发了衡阳县纪委监察局发布的《有关案件情况通报》。在这份涉及数十人被处分的通报中,有18名党员、国家公职人员被单独列出,他们其中有衡阳县国税局机关党委办公室主任、镇法律服务所主任以及小学教师、医院职工等。他们受到处分的原因均是违法国家法律规定吸食毒品。

  此前的2月8日,衡阳县疾控中心的美沙酮门诊,衡阳县纪委和衡阳县公安局联合成立了“衡阳县党员干部国家公职人员涉毒成份定点检测室”。

  衡阳市疾控中心称,这一定点检测室在全市范围还是首次。而设立这一机构,则是呼应了2015年1月15日,衡阳县发布的《关于党员、国家公职人员吸毒行为的处理办法》(以下简称《办法》)。

  上述《办法》明确了“吸毒行为”和适用对象,在处理措施上则针对适用对象的行为程度和关系隶属情况作出明确安排。

  《规定》第八条规定,对因吸毒被公安机关行政处罚的党员、国家公职人员,应确定为重点管控对象,由所属单位会同公安机关,每月对其进行三次以上的毒品尿样检测,拒不执行尿样检测者,有关单位应采取相关措施予以配合。

  定点检测室正是为此而设立。检测室负责人王小军介绍,每月的8日、18日和28日,涉毒人员都要到此尿检。

  《办法》发布后引起多方关注,因为由地方党委政府以红头文件专门对党员、国家公职人员禁毒,在全国鲜见。

  “其实地方政府用行政手段进行干部管理是很正常的,只是毒品太受关注了。”衡阳县当地官员刘辉(化名)说,很多人认为衡阳县出台了《办法》才狠抓官员吸毒,其实不是的,相关规定在各类规章中一直存在。

  比如,此前的《中国共产党纪律处分条例》第一百六十条就规定:违反有关规定吸食、注射毒品、精神药品或者其他违禁品的,给予撤销党内职务处分;情节严重的,给予留党察看或者开除党籍处分。

  《行政机关公务员处分条例》和《事业单位工作人员处分暂行条例》也针对公务员和事业单位人员涉毒也都有明确规定。

  事实上,《办法》的制定,即依据上述三部条例制定的。如果说有衡阳特色,只在于对“情节严重”四个字做出了明确定义。《办法》明确,曾经因吸毒被公安机关查获并作出行政处罚决定,再次吸食、注射毒品的;采取注射方式使用毒品或者多次使用两类以上毒品的;使用毒品后伴有聚众淫乱、自伤自残或者暴力侵犯他人人身、财产安全等行为的,皆被视为“情节严重”。

  2015年11月,衡阳县纪委书记王书龙在接受媒体采访时介绍,衡阳县已查处61名吸毒党员干部。

  可以说《办法》实施以来,成效斐然。然而也引发了外界对衡阳县毒情泛滥的猜测,这也成为当地官场的一种担忧。

  自揭家丑

  “希望媒体多报道报道,我们这是自揭家丑,勇于向毒品宣战。”12月2日,衡阳县公安局政工室主任阳荣华反复对记者说。

  事实上,衡阳县出台《办法》后,每有党员和公职人员暴出吸毒案件,对衡阳县毒情泛滥的疑问总会被提起,这对当地官场已经是不小的压力。

  “没办法,官员这个群体太受注目了。”刘辉说,他就经常被问到干部队伍是不是吸毒成灾,事实上衡阳县有一万多公职人员,吸毒的只占很少比例。“现在有了警示作用,只会更少。”

  但从数据上看,衡阳县的毒品形势可说严峻,但并不意味着严重于其它地区。衡阳县人口约123万人,2013年、2014年和2015年抓获吸毒人员分别为434人、387人和651人,抓获涉毒犯罪嫌疑人分别为78人、80人和106人。虽然呈上升趋势,但这和毒品犯罪日益增长的大环境是分不开的。

  可资对比的是,据公开报道,人口约为135万的长沙市宁乡县,2014年行政拘留涉毒人员1100名,破获毒品刑事案件229起,抓获毒品违法犯罪人员247名。

  事实上,衡阳县属于传统的农业大县,相对于经济发达地区的县市,毒品犯罪的概率并不会更高。

  “毒品犯罪肯定还是大城市更加严重,衡阳也是经济发展起来了,才开始发生这样的问题。”衡阳县离职官员钟军说,至少在2013年之前,他并未听说衡阳县有公职人员吸毒。

  他分析,可能也正因为风气保守,衡阳县对官员吸毒的事情非常敏感,愿意花大力气来整治。“而且官员吸毒,确实影响太坏。”

  界面记者查询,官员涉毒在湖南并非孤例。早在2012年湘潭市就曝出有警察和法官卷入吸毒案件,2015年临湘市市长龚卫国因吸毒被免职,更是轰动一时。

  然而为何衡阳县率先用“红头文件”在官场治毒?

  “就是自加压力。”刘辉说,衡阳县在经济发展上并无多少亮点,那么在行政管理方面就投入了更多力量,起码不愿意再出什么纰漏。

  罕为人知的是,衡阳县的“红头文件”办法,并非首创,而是师法于云南省德宏州。

  刘辉介绍,2013年衡阳县曝出首例公职人员吸毒,但其职级并不高,未引起波澜。然而2014年10月,衡阳市一次扫毒行动中,衡阳县4名小学教师在KTV中被查出吸食了冰毒,这引起了县政府和公安局的重视。

  这一年的5月1日,德宏州实施了《德宏州对吸毒中共党员国家公职人员的处理办法》。这在当时并未引起关注,但在禁毒工作中算得上一项新举措。衡阳县公安局禁毒大队将这个信息反映上去,促成了衡阳县《办法》的出台。

  两套《办法》有不少相似之处,但处于云南边陲、离“毒品金三角”更近的德宏显得更为严厉。如德宏规定,凡报考、安置、调入德宏的国家公职人员,体检时必须做毒品尿样检测,被公安机关认定为吸毒的,取消录用、聘用资格;拟任用、提拔的干部及拟吸收的中共党员对象,必须做毒品尿样检测,被公安机关认定为吸毒的,不得提拔任用,不得加入中国共产党。

  德宏甚至还规定,各级各部门要全面排查清理吸毒人员,每年组织干部职工定期、不定期进行毒品尿样检测,准确统计上报实有吸毒人员数据。全州吸毒人员的清理结果和处理结果必须报州纪委和州禁毒委。

  相较而言,衡阳县的《办法》仅是对警方办案中发现的党政公职人员做出处理。“像教师吸毒这案子,其实我们一直是按正常案件办。”彭克武说。

  然而,偏偏是衡阳,被外界认为“官场毒情泛滥”。对此,当地官员也颇觉无奈。“现在新型毒品蔓延这么广,其它地方有没有官员吸毒,肯定是有的,但我们有勇气曝出来,反而压力倍增。”当地一名官员私下说。

  衡阳县公安局政工室副主任黄周生也有这样的体会,他说,:“好多记者一来就问我官员吸毒怎么这么多,我会告诉他,其实更应该看到我们敢于暴露这些问题。”

  而一个未经证实的消息正在当地广为流传:衡阳县的作法得到了中纪委的肯定,要推广衡阳县的经验。虽然还只是传言,但说起这个消息,当地官员都多少感到宽慰。

[责任编辑]杜新忠
杜新忠戒毒网--戒毒门户 权威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