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新忠戒毒网--戒毒门户 权威媒体
联系杜新忠:13757963812 | 网站地图
2018年全国药物滥用防治研讨会通知(第一轮) 戒毒专家—杜新忠记事
首页 > 当前位置:>公职人员吸毒 > 节目实录 > 正文
节目实录
《新闻1+1》——“吸毒市长”的未解之谜
2014-11-25 21:32:00 来自:《新闻1+1》 作者:央视 点击量:

  解说:
  
  市长失联多日。
  
  播报:
  
  半个月来,湖南临湘的老百姓都在问一个问题,那就是市长龚卫国究竟去哪儿了?
  
  解说:
  
  传闻终被证实
  
  播报:
  
  湖南临湘市市长龚卫国因吸毒,被公安机关立案调查。
  
  解说:
  
  市长吸毒,真的假的?
  
  播报:
  
  临湘市第十六届人大常委会第十五次会议决定,接受龚卫国同志辞去临湘市人民政府市长职务。
  
  解说:
  
  《新闻1+1》今日关注:“吸毒市长”的未解之谜?!
  
  评论员白岩松:
  
  您好观众朋友,欢迎收看正在直播的《新闻1+1》。
  
  一提到吸毒被抓,大家可能马上会想到的是娱乐圈的明星,但是今天我们要谈到的一位吸毒者,他并不来自娱乐圈,他是一个城市的市长,城市的市长吸毒?是的。而且有将近半个月左右的时间,这个城市里的老百姓都在谈论这样一个话题,并且不是娱乐节目爸爸去哪了?而是市长去哪了?这个传闻很多,您看这个有说吸毒了?抑郁了?辞职了?还是被抓了?还是住院了?这个问号等待答案,究竟真实的答案是什么呢?他吸毒了。
  
  解说:
  
  “市长去哪儿了?”湖南省临湘市市长龚卫国,怎么消失了?经过舆论近两周的传言和猜测,大家终于听到了龚卫国的确切消息。4月21日下午五点,临湘市新闻网发布信息称:“龚卫国因涉嫌吸毒,公安机关已正式立案,正在调查,现已免去其临湘市委副书记职务,其临湘市长的免职正在依法按程序办理。”
  
  解说:
  
  市长涉嫌吸毒?!当这样一个身份和这样一个行为联系在一起,的确让公众有些震惊。事实上,关于龚卫国的一些异常举动,在当地早有传言。
  
  根据临湘市政府网站消息,龚卫国最后一次公开报道是在4月7日,当天上午,他到临湘交通运输局调研,下午还出席了一场协议签署活动。此后,官方再无有关他的消息。4月13日,临湘市举行市长碰头会,但是他的身影也再次缺席。也就是从这个时候开始,在临湘出现了关于龚卫国的各种传言,有人说他被抓走了,也有的说,他吸毒了。
  
  新华社记者帅才:
  
  确实前阵子传这个事情传的也比较凶,也有一位临湘市的干部说社会上也流传过关于他涉嫌吸毒的传言,但是当时跟龚卫国接触下来,并没有看出他有吸毒的迹象。
  
  解说:
  
  随着龚卫国消失于公众视线,在临湘市官方网站,原本领导介绍一栏里,市长龚卫国的标准照和简介也相继被撤下,与他有关的新闻,也陆续删除。
  
  解说:
  
  根据记者的核实,龚卫国是在4月7日递交的请假条和辞职书,请假的理由是要去广州治疗抑郁症,期间官方也并没有发布跟龚卫国究竟去哪了有关的信息。
  
  帅才:
  
  一开始希望公安部门他们能够介绍信息,但是公安机关在调查案件的过程之中,按照相关纪律他们可能不方便透露信息。4月7日他递交请假条和辞职书,包括4月14日他提供的住院申请,当时也是通过多方的采访,都是在4月22日上午记者才从知情人士那里了解到。
  
  解说:
  
  据了解,龚卫国不在工作岗位期间,均由临湘市市委书记主持工作。而面对媒体对于当地政府在信息公开方面的质疑,岳阳市政府也以“谨慎态度”回应。
  
  帅才:
  
  岳阳市委宣传部相关负责人说,当时岳阳市市委市政府,因为龚卫国是湖南省省管干部,所以在接到他辞职书以后,并没有轻易批准龚卫国的辞职请求,而是迅速展开调查而在4月7日以后岳阳市委市政府相关人员也是多次拨打了他的电话,当时是显示关机。在取得关键的调查结果之前,岳阳市委市政府非常慎重,并没有向外界透露太多的信息。
  
  白岩松:
  
  听到这个市长吸毒的消息,大家还是感觉到非常非常的震惊,但是市长吸毒可不能去马上想到的是什么八项规定啊,反四风啊,或者是整个中央部署的这个反腐倡廉这样的一个行动当中的一环节。其实跟这些没有关系,放到什么样的情况下的时候,首先是违法,接着放到什么样的时代里,这显然都是不靠谱的一件事情。
  
  那么整个这件事情的发酵的过程是什么样的?我们一起回望一下,4月7日的时候,最后出席活动。刚才短片说了,他递交了这个辞职申请。4月13日缺席重要的会议,其实在一个城市里一个这个市长,N天没有出现,迅速的就会成为话题,所以被抓啊,吸毒啊,这种传言就开始发酵了。而且4月17日的时候,临湘市委宣传部答复,因为媒体、社会各界关注很多了,龚卫国请假到广州住院检查,但是没有掌握他吸毒的消息。
  
  这块现在媒体批评的很多,因为批评也有媒体方面的理由,比如说你是不是包庇啊,知情不报啊,或者说又像以前这种后来查出来了他有问题,但是你之前居然再替他搪塞或者怎么样,但是这里存在一种可能,也许当地的市里头,是真的不知道他的这情况。因为4月7日的时候也尝试去打他的电话,尤其后来的时候这个龚卫国市长还通过广州的这家他治病的医院,给市里头发来了这种请假条,强调抑郁症,而且有自杀的倾向等等,所以这件事情究竟是知道,如果要是这么说就会有问题,如果真的不知道这句话似乎也只能这么说。
  
  另外是否也存在公安机关在开始进行相关的调查的时候,有些信息又不能直接说等等,这块需要一个更加清晰的说明。到21日的时候,清楚了,当地媒体发布龚卫国涉嫌吸毒已被立案调查,到22日的时候,临湘市人大常委会决议免去其临湘市长的职务,其实在这块的时候,一个比较尴尬的局面,当然免去他的市长的职务了,可是之前的时候是龚卫国自己提出了一个辞呈。来,我们继续去了解这个市场吸毒的事件。
  
  解说:
  
  两天前,临湘新闻网的这则消息,让此前的猜测,变成了事实——龚卫国涉嫌吸毒。而龚卫国吸毒的行为,又是怎样被发现的呢?
  
  帅才:
  
  近期岳阳市委宣传部相关人士透露,临湘市委市政府确实收到了有关群众举报临湘市长龚卫国涉嫌吸毒的一个举报信,所以岳阳市委市政府展开了调查。湖南省委巡视组和岳阳市委市政府都收到了这样的群众举报。
  
  解说:
  
  除了有人举报,一份检测结果,也映证了龚卫国吸毒的事实。
  
  帅才:
  
  在22日上午11时左右,记者才通过各种渠道了解到,龚卫国初步的尿液毒品检测初检结果有问题,有问题这三个字是当时知情人士的一个原话,然后我当时是追问是否是结果称阳性,也得到了这位人士的一个确认。
  
  解说:
  
  据新华社报道,岳阳市有领导表示公安机关确实接到过龚卫国的报警电话,不过是在一年前。当时他出现了幻听,打电话报警说有人要害他,而目前官方公布的信息还并没有提及此事。
  
  帅才:
  
  干部告诉记者,他觉得龚卫国整天还挺忙的,做报告的时候,声音也比较大,底气也比较足,身体看上去没有太大的毛病,冬天的话也穿两件衣服。从去年开始的话,就是说社会上有关于他涉嫌吸毒的传言,但是当时很多人觉得是假的。因为在跟龚卫国接触过程中,并没有看出他吸毒的迹象。
  
  解说:
  
  在关注龚卫国涉毒事件的同时,公众也将目光投向了他曾经的履历。2003年,湖南省公开选拔百名年轻干部,91名硕士以上学历人员通过了考试、考察等多层选拔,龚卫国的名字,就出现在公示名单中。
  
  2011年12月27日,《岳阳晚报》发布消息:在临湘市第十五届人民代表大会第五次会议上,龚卫国同志当选为临湘市人民政府市长。从龚卫国的简历上,可以看到,2011年6月,龚卫国担任中共临湘市委副书记,临湘市人民政府副市长、代理市长。此前,他还在中南工业大学、湖南省人事厅、湖南省湘阴县、汨罗市都有过任职经历。
  
  帅才:
  
  据我了解的,当地干部对他的工作能力,包括他平时比较注意形象,走亲民路线也谈得比较多,有一位干部谈,他看上去体型并不是瘦瘦的这种,只是说有一些眼带,所以当地的干部还是有一些惊讶。
  
  解说:
  
  亲民,这一点,在此前媒体对龚卫国的报道中也曾有过体现。去年5月,因对征地补偿有异议,60岁的湖南临湘市农民刘其军,把市政府告上了法庭。对于这起引发关注的民告官事件,龚卫国对媒体公开表态称,民告官是群众法制观念、维权意识增强的一种表现,并表示会更加适应“民告官”现象。
  
  除此之外,就在上个月,临湘当地媒体还报道了龚卫国推迟召开一个全市工作会议看望白血病学生,并个人捐款2000元的消息。而如今,这位昔日的“亲民市长”却被曝涉毒,坊间传闻也被证实。
  
  白岩松:
  
  这个市长吸毒,接下来会有很多很多的问号是大家关心的,所以叫做未解之谜,你比如说有这样的几个,他究竟吸毒有多久了?这是一个。毒品是从哪来的?谁是提供者?然后毒资是从哪来的?是自掏腰包还是怎么样?最后是否涉嫌受贿,如果要是长期吸毒,并且这是含有一定的价格的,要花很多钱的。如果不是自费的话,那这是否涉嫌受贿。
  
  另外我觉得还有很多很多的问号,比如说周围的人是否是真的不知道他吸毒,还是知道可能会觉得没当太大的事,就替他把这事给半真半假的就给弄过去了。
  
  另外还有,比如说去年的时候他就有过那种似乎产生了某种幻听,或者幻觉的感觉,觉得有人要害他,而且还报过警,那这件事情为什么没有引起这个警觉,等等等等。问号非常非常多,接下来我们要连线一位嘉宾,中央党校的教授辛鸣,也是一位干部管理方面的专家。辛鸣教授您好。
  
  中央党校教授辛鸣:
  
  岩松您好。
  
  白岩松:
  
  这件事情发生了,媒体也报道了,最后而且是确实了,您是否会感到有一点惊讶?
  
  辛鸣:
  
  应该说确实是,最初是真不愿意相信,但是现在来看,它确实是一个事实。
  
  白岩松:
  
  那作为一个市长居然涉嫌吸毒,从干部管理的这个角度来说,存在哪些隐患?或者提醒我们什么?您在思考的是什么?
  
  辛鸣:
  
  其实我们现在想的就是为什么我们这个市长会吸毒,现在把我们大家谈得更多的由于我们对干部管理不够严格,导致了我们这个市长吸毒,我们还没有发现。证实这个客观事实,确实通过这个事情表明了我们干部管理方面漏洞是很大的。但是同时我也在想另外一个问题,就是我们这个市长为什么吸毒?那么他这个吸毒我们为什么不能及时发现,并且规避掉,这其实是我们更应该考虑的。我们现在对于领导干部固然应该严格管理,而且给多么严格的管理都不过分,都是应该的。
  
  可是严格管理的同时,恐怕还应该赋予一种足够的关心和关怀,因为我们不知道,我们党员干部的工作压力是很大的,所以他们这个心理健康方面其实是面临着很大的挑战,他们要应对各种复杂的关系,要去处理繁忙的公务,在这个时候个人心理健康方面,其实更多时候是需要一种关爱,如果这种关爱缺失之后,可能就会用毒品去弥补,所以我想多说一句话是,我们没有发现这个市长吸毒,这是我们管理有漏洞的表现,但是我们没有把这个市长吸毒给预先防范掉,给那个防范于未然,这恐怕是我们关怀没有跟得上,我们要把关怀和严格管理这两者同时都做好。
  
  白岩松:
  
  辛鸣教授,其实在这件事情发生了之后,在尤其开始这个,有暗有明,没有最后来确认的时候,当地的应对方式还是让很多的媒体,包括一些评论提出了很多很多质疑。比如说你怎么会说这个,不知道这件事情,然后像是替他搪塞,您怎么看待当地在这件事情发酵的过程当中的应答?
  
  辛鸣:
  
  应该说当地在这个事件发酵过程中的表现确实给人一种不够坦诚,或者用我们现在时髦的话说不太给力的一种感觉。但是我们也要看到,就是地方政府的新闻发布,不能像我们以前媒体朋友似的,他听风就是雨,你必须得到真正确实的核实,那么这可能比如说他是不是吸毒,需要有有关权威部门的权威结论,这个结论没有得出之前,确确实实他们第一也不愿意,第二也不应该冒然就发布各种各样猜测的消息。当然我们这里也强调政府的信息公开是我们最基本的要求,也是我们的底线,在这方面我们必须要做,只不过这个做要把程序和真相把这两条也是要跟得上,在这个基础上我们尽快主动的回应社会公众的关注。
  
  白岩松:
  
  没错,接下来我们就继续去关注,其实当这件事情发生之后,回头一看,在新闻当中有的官员吸毒,竟然这还不是一个孤立的事件。来,我们继续观察。
  
  解说:
  
  官员吸毒,在已经被曝光的违法违纪案例中,龚卫国不是第一个。在此之前,最受舆论关注的,要数有着“吸毒州长”之称的云南省楚雄州原州长杨红卫。2011年4月27日,杨红卫在楚雄州政府的一次会议现场,被云南省纪委带走。当年5月1日,云南省纪委、省监察厅对外公布杨卫红涉嫌违纪违法的问题,其中“吸食毒品”赫然在目。法院查明,杨红卫在任职楚雄州州长期间,与妻子共同受贿近千万元,并因滥用职权,造成公共财政损失2.66亿元人民币。因此,在2013年2月,杨红卫一审被判处无期徒刑。
  
  就在杨红卫贪腐行为暴露的同时,他的吸毒史也同时曝光。根据新华网报道,杨红卫在被捕前,已有一年多的吸毒史,并且有固定的吸毒地点和供货人,甚至他曾一边开会一边公然吸食毒品。
  
  不仅仅是杨红卫,去年5月,安徽省宿松县招商局副局长李同保,也因为吸毒被拘捕,他也是宿松县在一个月内第三个因吸毒而被捕的公职人员,并且更让公众震惊的是,李同保还是因为聚众吸毒被拘。
  
  安徽公共卫视:
  
  宿松县警方近期查获的吸毒的公职人员还不只他一人,当地道路运输管理局的一名副局长也同样因为吸毒被警方行政拘留。另外5月6日当地住建局的一位公职人员也因为吸毒被开除党籍。
  
  解说:
  
  据了解,他们的吸毒事实,都是在公安机关侦办其他案件时,恰巧被抓获才最终暴露的。
  
  白岩松:
  
  接下来我们一起回顾一下,可能几起的涉及到官员吸毒的事件的时候,它还有它的一些共同的特性,比如说在之前媒体曝光的吸毒官员特点,他多由其他的事情牵连出,并不是说直接吸毒这件事情,人毒一起被抓获,而是往往在抓到了其他的事情查查查,原来他还吸毒,但是这一次,龚卫国市长的这个吸毒的事情,似乎现在看还只是一个孤立的事件,但也不知道是不是由吸毒这个事情继续去查,会查出其他的问题。
  
  第二个吸毒的官员常有其他的不良行为,受贿啊,嫖娼啊,等等等等。
  
  第三个担任职务或者所在的单位,社会交往范围较大,而且频繁。这次龚卫国的吸毒事件也由媒体报道说,是不是又因在于他曾经管过一些很多社会文化的这种活动场所KTV啊,等等等等。是不是也因此就进入了这样的某种,怎么说,在这样的环境中容易发生的吸毒的过程。
  
  最后不少,还是聚众吸毒,那这就更加糟糕了。好,接下来我们继续连线中央党校的教授辛鸣,辛教授您好。
  
  辛鸣:
  
  您好,岩松。
  
  白岩松:
  
  就在这件事情发生了之后,您刚才也提出了疑问,比如说一个是吸毒如果没发现呢,我们管理干部有问题,另外可能关怀不足,那接下来它像一个警告一样,给我们提出了什么样的预警,今后我们应该发生什么样的一些工作的调整?
  
  辛鸣:
  
  其实这就是我们过去,就是你刚才一开始问我的时候,我说我不愿意相信,也不敢相信了,就是因为在我印象里面,领导干部跟吸毒应该是绝缘的,我们不认为领导干部会吸毒。但是通过现在暴露出来这么一系列的现象,表明我们原来领导干部涉毒群体里面还是概率比较大的事件,那么既然这种事件出现了,这就给我们提醒了,我们未来在对领导干部的监管方面,恐怕对他们是否吸毒这块应该有予以特别的关注。
  
  因为过去没意识到,那么可能当然关注就少一些。既然现在发现有这样一种倾向性质的问题,当然我们就会予以特别关注。比如说我们对领导干部八小时之外的一些生活活动的轨迹是不是也应该纳入到我们部门的有关的监管,这样的话因为你既然承担公职,那么你就必须始终处于我们有效的监控之下,监督之下,这样的话就可以很好的避免这些事情。
  
  白岩松:
  
  另外可能是,你看辛鸣教授,这个但凡吸毒者都,如果他真要能做到,就是一个人在自己的私秘空间里,有时候你要想抓到,假如他身体没有大的反应还真很难,但是透过这个龚卫国市长的吸毒事件,我们发现在过去的一段时间在这个市里头是多有传闻的,那这个我们又该怎么去面对类似这样的一种传闻,过去可能就是因为不可能吧,就把这种传闻完全当成谣言就给屏蔽了。
  
  辛鸣:
  
  就是确确实实任何事情的发生,它不可能是完全没有征兆的,任何事情的发生它也不可能是完全给隐藏的很好的,他总会有蛛丝马脚的。行云比有雨,所以在这样的情况下,也给我们提醒,就是我们应该慎重的对待社会上的一些传闻,尤其是对待我们党员领导干部一些传闻,如果是发现有这样的传闻,我们不要像过去似的,马上第一时间就特别警惕似的给社会予以回击说绝对不可能。我们不妨多留一点心眼,我们就多做一点考察跟了解,有则改之,无则加勉。如果能做到这一条的话,我们可能就会很好的把一些问题给消除在萌芽状态,或者至少让他从小别变大,最好是让它别发生。
  
  白岩松:
  
  辛鸣教授还有一个问题,其实可能跟这个事情有关系,但是可能更大的范围又更有关系,我们发现很多官员,比如说自杀,包括这一次龚卫国用的也是这个抑郁症这样一个概念,难怪有人开玩笑说,挺好的一个抑郁症,再这样下去的话得被毁掉。今后我们怎么去择清谁是真的抑郁,而谁是其他的贪腐的事情,或者可能吸毒等等,这是不是也是一个新的挑战?
  
  辛鸣:
  
  其实岩松在这里我一定想多说几句话,其实我刚才那个话没讲完,就是我们党员领导干部在目前中,大转型大变革的社会中间,它的压力是很大的,他们心理压力也是很大的,所以我们党员干部从心理健康,其实现在我们必须予以高度关注的问题,在这个时候我个人认为,说我们一些领导干部有抑郁症,他可能真的不是一种托辞,我们一定要重视和关怀我们党员干部心理健康。
  
  白岩松:
  
  没错。
  
  辛鸣:
  
  我倒是认为我们社会不一定不要一概就把我们党员……
  
  白岩松:
  
  好,非常感谢您的解读,因为时间到这了,当然我们要关注这样一个问题,否则社会会中毒。
  
  

[责任编辑]杜新忠
杜新忠戒毒网--戒毒门户 权威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