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新忠戒毒网--戒毒门户 权威媒体
联系杜新忠:13757963812 | 网站地图
戒毒专家—杜新忠记事 第28届IFNGO世界大会暨第18届中国药物滥用防治协会学术会议通知
首页 > 当前位置:>公职人员吸毒 > 节目实录 > 正文
节目实录
官员染毒:一个县级市的样本调查
2015-08-31 13:49:29 来自:新华每日电讯 作者:帅才 阅读量:1
  近期,记者多次走访临湘市,与当地一些干部、群众聊天。大部分受访干部都认为,临湘吸毒官员事件对临湘来说是“耻辱的”、“丢脸的”、“影响深远的”。当地一位从政多年的退休老干部方雄(化名)痛心地说:“涉毒干部把临湘的形象搞坏了,其实临湘绝大多数的干部还是恪尽职守、奉公守法的!”
  
  “双面”涉毒市长引发议论
  
  在退休老干部方雄看来,遭遇免职的龚卫国、刘群林都不是本地干部出身,是外来干部。“龚卫国吸毒也不是在临湘开始吸毒的,我认为不能说临湘本地官场环境不好,才导致他吸毒。”
  
  记者发现,关于龚卫国何时开始吸毒的问题,官方、民间各种声音都有,甚至还出现过不同版本的传言。
  
  当地有人说,“龚卫国吸毒不是一年两年了,有一次吸毒还被人撞见了。”但这些民间传言并没有得到岳阳、临湘官方的确认。
  
  今年4月初,湖南省委巡视组和岳阳市委、市政府接到了有关群众举报“临湘市长龚卫国涉嫌吸毒”,根据群众举报线索,岳阳市公安机关展开调查,一方面警方对龚卫国的一些“毒友”进行调查,确认了这些人有吸毒行为,另一方面,包括岳阳市公安局禁毒支队民警在内的调查小组迅速赶赴广州进行了调查,初步调查结果显示,龚卫国的尿液毒品检测初检结果呈阳性。
  
  “据警方掌握的情况来看,龚卫国吸食的并非传统毒品,而是冰毒、麻古之类的新型毒品,吸食这类毒品,会出现精神抑郁、狂躁等情绪。吸毒的人都有自己的圈子,用圈内人的话说,吸食冰毒就叫‘溜冰’。”一位公安机关知情人士说。
  
  2015年4月22日,临湘市人大[微博]常委会决议免去其临湘市长的职务,23日,湖南省纪委发布消息称龚卫国因涉嫌违纪,决定对其立案调查。
  
  消息一出,外界哗然。一位曾与龚卫国共事的干部说:“龚卫国在当地的口碑还不错,他年轻有为,走的是亲民路线,在被爆出吸毒之前,他还曾号召党员干部给当地白血病学生捐款,他自己也捐了2000元。”
  
  “龚卫国在文化局工作过,作报告比较有水平,他也很注意形象,平时走的是亲民路线。”临湘市一位干部告诉记者。
  
  记者查阅龚卫国履历显示,现年43岁的龚卫国毕业于中南工业大学,先后在中南工业大学、湖南省人事厅、岳阳市湘阴县、汨罗市、岳阳市文化广电新闻出版局等地方和单位任职。2011年12月,龚卫国出任临湘市委副书记、市长。
  
  临湘市一位干部告诉记者,“2014年5月,龚卫国曾因国家高速公路路网中临湘至岳阳高速公路的征地拆迁项目纠纷被当地农民告上法庭,闹得沸沸扬扬,他当时接受媒体采访时说,‘这体现了群众法制观念、维权意识增强’,是一个有水平的干部,知道怎么应对突发事件。”
  
  “一面是亲民、有为,另一面是抑郁、吸毒,这样的‘双面’干部让我难以接受。”当地一位群众说。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有关龚卫国吸毒的新闻热度还未完全散去,近日,临湘市检察院检察长刘群林被人举报涉嫌吸毒的消息在临湘传播开来。
  
  “我们没有听说过刘群林吸毒,也没有听说过他和龚卫国一起吸毒。”面对外界的种种揣测,当地宣传部门相关负责人进行了否认。
  
  然而剧情逆转发生在8月25日凌晨2点,岳阳政务微博在网上发布消息称“临湘市人民检察院原检察长刘群林因群众反映涉嫌吸毒,已免职调回岳阳市检察院,正接受组织调查;目前调查工作仍在进行中。一经调查属实,将严格依法依纪处理。临湘市原副市长、公安局长曹青松也因对原市长吸毒事件负有责任而免职。”
  
  这一消息再次引发轩然大波。8月25日早上,多家媒体转发了这条消息。记者从岳阳市官方也证实了刘群林目前正在接受调查的事实。
  
  相比于外界的震惊,临湘本地干部并没有表现得太激烈。“我们早就知道这个事情,调查刘群林有一段时间了,尿检、血检也都做了,只是还是在调查取证阶段。”岳阳市政府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
  
  方雄告诉记者:“我所知道的龚卫国吸毒是他在来临湘之前就吸毒,只是在临湘一直没有人查他,而刘群林涉嫌吸毒我们也听说过,只不过也没有人查他。”
  
  有舆论认为,一个县级市重要岗位的官员吸毒,暗藏腐败滥权的风险,一旦有人利用领导干部的“软肋”进行利益置换,很可能引发腐败问题。一个地方爆出多名干部吸毒折射出目前领导干部监管存在漏洞。从近年来查处的官员来看,官员8小时外的社交、娱乐活动已经成为腐败的高发时段,而对于官员的监管来看,上级监管太远、同级监管太软、下级监管不敢的问题严峻。
  
  一批涉毒公职人员被处理
  
  据岳阳市政府办相关负责人介绍,临湘市原副市长、公安局长曹青松因对原市长吸毒事件负有责任,近日被免职调回市公安局。
  
  一位办案民警告诉记者:“公安机关一直在搞禁毒,也处理了很多人,临湘市有二十多名公职人员涉毒被报到了岳阳市纪委。”
  
  岳阳市纪委一位干部告诉记者:“具体查处的涉毒公职人员的数字很敏感,我们无法跟记者透露,但可以说的是,其中一些人是没有行政级别的公职人员,有几个是事业编制人员,市纪委依法依规处理了。希望媒体不要报道此事,这个事情对于岳阳的形象影响太大了。”
  
  谈及涉毒公职人员的事,岳阳市纪委的公职人员显得非常谨慎,“这绝对不是临湘独有的情况,也不是岳阳独有的情况,现在吸毒的干部哪儿都有。”岳阳市纪委一位干部说。
  
  记者发现,在湖南岳阳、邵阳等地均爆出过干部吸毒事件,爆出的最大的干部是处级干部,还有科级干部,还有一些是没有行政级别的事业编制工作人员。
  
  记者在岳阳、临湘采访发现,当地有干部对于吸毒市长等事件显得非常“羞耻”,“这个事情发生后,我们岳阳市的干部感觉很丢脸,跟别的市州的干部比起来我觉得低人一等了。”一位干部说。
  
  “打牌、喝酒的干部比较多,真正吸毒的干部还是个别。为什么打牌?不应该这么问,应该问为什么不打牌,业余时间不打牌也打发不了时间。主要还是精神空虚吧。”临湘市一位干部说。
  
  一些群众反映,目前在基层,一些干部出现了消极怠工的情绪,在工作中不热情。“要找干部办事,也得陪他打打牌、喝喝酒,不然别想办事。”
  
  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干部说:“一般来说,干部8小时内还是可以做到奉公职守,8小时外就打打牌,有的打小牌,有的打大牌。大牌有多大,小牌有多小?我举个价格适中的牌局,4个人打麻将,捉一个炮1000元,打完一场牌输赢控制在2万至3万,这属于不大不小的牌。这种价格的牌在临湘有人打,也有干部参与。”
  
  记者走访临湘市发现,几乎宾馆、茶楼内都有麻将机,“没有麻将机开什么茶楼。”当地一位茶楼老板告诉记者。
  
  据知情人士透露,当地普通干部打牌很正常,有打得大的是在一个固定的地方,比如某位地方官员的家中。
  
  “最多能输多少?一个晚上输掉一个公务员[微博]一年的工资是轻而易举的。”一位不愿具名的人士说。
  
  干部“8小时”外休闲活动应适当监管
  
  “没有提拔希望,没有工作热情,主要是精神空虚。”一位副科级公务员告诉记者。
  
  临湘一些干部告诉记者,临湘绝大多数的干部工作状态都是好的,只是有个别干部心态出现了一些问题,主要是没有信仰,抱着一种多干多错、少干少错的心态,有个别干部精神空虚,放纵于牌桌、酒桌甚至于误入歧途染上了毒品。
  
  相关专家认为,领导干部作为公权力的行使者,应受到必要的监督和约束。干部“8小时外”的生活状况与娱乐方式,不仅潜移默化地影响其工作,还会影响其思想,应对领导干部“8小时外”的活动适当加强监管;完善干部选拔、任用机制,坚持德才兼备、以德为先的用人导向,防止干部选拔任用中“重能轻德”的问题出现;建立党员干部心理问题及危机干预机制,关注党员干部的心理健康。
  
  临湘一位年轻公务员刘未(化名)告诉记者:“在县里,就那么一点大,散步的话一个小时能绕县城一圈。休闲时候不打点牌、喝点酒,时间都混不过去。现在,一些干部工作8小时内是条虫,8小时外是条龙,没有工作热情,还有一些干部整天奔赴在酒桌、牌桌之间,忙得不亦乐乎。”
  
  对于未来,刘未显得迷茫,“不知道未来应干什么,最后还是听了家人的话走上了从政的路,在县里当公务员,好处是轻松,不好的地方是没意思,精神空虚,整天也不知道干什么,上班就是休息,下班总不能再休息,就打打牌,而且这边打牌的风气很浓,很难不被影响。”刘未说。
  
  刘未告诉记者,很多同龄人离开家乡到外地创业,他很羡慕,但要他放弃公务员的工作,他做不到,家里也不会同意。
  
  “我认为从政最重要的是洁身自好,我有时也想,下班了就关机回家好好陪老婆孩子,不过有时候家里人还劝我出去,他们认为必要的社交对于我日后提拔是有用的。”刘未说。
  
  “希望在官场上大家都能培养些有益的爱好,比如打打球、爬爬山,少打牌,少喝酒,少一些不正之风吧。”临湘市一位干部说。
[责任编辑]杜新忠
杜新忠戒毒网--戒毒门户 权威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