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新忠戒毒网--戒毒门户 权威媒体
联系杜新忠:13757963812 | 网站地图
2018年全国药物滥用防治研讨会通知(第一轮) 戒毒专家—杜新忠记事
首页 > 当前位置:>多媒体资料 > 图片资料 > 正文
图片资料
图片:寻找揭开大麻秘密的技术
2017-09-01 08:32:30 来自:国家地理 作者:杜新忠转 点击量:
  本文由海豆芽译,原载《国家地理》2015年6月号《寻找揭开大麻秘密的技术》一文组图,摄影:林恩•约翰逊(Lynn Johnson),随着大麻日益被容忍,引起了更多关于其潜在利弊的争论。
 
 
  麦里瓦勒大麻(Marijuana)的提倡者认为这种长期以来当作有害的植物能够提高生存质量——也有助于人们解脱疾病和痛苦。西雅图印度大麻(cannabis)工人培育了这种叫作蓝莓膏(Blueberry Cheesecake)的树脂基揉碎的芽团。
 
   
  莉莉.罗兰德被喂食一种主要源自大麻二酚(CBD)的油,CBD是麦里瓦勒大麻里的一种非精神作用物质。她每天遭受有猛烈抽搐的数百次癫痫痉挛发作。她全家人搬来了科罗拉多州,这个州于2012年通过投票使麦里瓦勒大麻合法化,因此她得以开始一种日常的生活规则
 
  这种毒品不是对每个人有用,尽管现在9岁的莉莉常常癫痫发作,但最遭的一天中只有一到二次
 
  
  丹佛市一家叫作Mindful的印度大麻公司首席园艺师Phillip Hague闻嗅一株大麻的根,以检查大麻的健康状态,他大部分时间一直在种植印度大麻,为搜集主要的大麻品种走遍了世界各地。他对开发含有更高浓度的麦里瓦勒大麻中鲜为人知的化合物的新植株感兴趣,那种化合物可能有医学用途。“印度大麻向我说的,”他说
 
    
  麦里瓦勒大麻(Marijuana)种植在丹佛市东部平原上的一块有灌溉设施的田里——谨慎地隐藏在玉米行间。这种作物就是大麻,一种含四氢大麻酚(THC)少的非作用于精神的品种。其坚韧的纤维长期以来用来制作绳索、纸张、以及织物,但也富含有医学应用前途的化合物。这种大麻收获后,一些将用来提取CBD油,为满足治疗儿童癫痫的这种需求,印度大麻种植者已经提高了产量
 
  
  Jordan Stanley(左)剪下麦里瓦勒大麻植株,Michael Atchley则把它们收集起来堆好。Jordan和兄弟Jared种植了大约3600株,大部分用来生产高浓度的CBD,这是一种因其医学用途而到处在寻找的产品。男人们认为他们的大麻将有助于成千上万寻求高浓度CBD油的家庭
 
    
  在丹佛市的LivWell公司有一个庞大的室内栽培室,工人们在修剪芽之前先摘掉麦里瓦勒大麻叶子,并把预定作医学用途的植株与那些作娱乐用途的植株分开。在科罗拉多州使麦里瓦勒大麻合法化之后,来自世界各地的数千名年轻人聚集在这个州参与到这个被称为“淘绿热”(Green Rush)的数百万美元的商业奇迹中
 
   
  在加利福尼亚北部,Nicholas和Richard Lopez兄弟把他们成熟的大麻拍照分享到网上。为了那些因毒品犯罪而坐牢的甲安菲他明(一种兴奋剂)成瘾者康复,兄弟两说,他们已经仔细考察了一种新的叶子。他们得意地照料一个小花盆,他们用这种叶子来对付多年滥用甲安菲他明引起的焦虑症发作
 
    
  西雅图大麻商业协会成员召集“草根女”团体分享交易机密——也是令人陶醉的对话
 
  即使在科罗拉多州现金也是许多大麻交易的规矩,因为银行不愿处理与麦里瓦勒相关的销售资金。Jayson “Giddy Up” Emo公司经营丹佛的一家公司,制造从印度大麻中提取化学品的机器,保护其收益的古老方式是——火力
 
  
  加利福尼亚州圣罗莎的一次印度大麻竞赛中,一名年轻狂热者变成了一家销售蒸发毒品设备公司的人体广告。加利福尼亚州允许麦里瓦勒作为医用,但不得作为娱乐使用。当大麻提炼(ganjapreneurs)利用合法化运动寻求投资时,设备制造业立刻暴发膨胀,一旦限制在商店出售时雇用光鲜的美女(某种色情需求)来推销产品
 
  
  华盛顿州于2012年通过投票使麦里瓦勒大麻合法化了,对Ben和Megan Schwarting夫妻和他们的三个女儿来说,印度大麻是一种家庭生意。在远眺普吉特海湾的吉格港的一个激动人心的岩石台上,Megan制造洗液,Ben制造浓缩油。当Ben在南达科他州栽花盆的时候,十八九岁的Megand制作出了她的第一瓶大麻产品,她开玩笑说,“我们每个人都有一盏生长灯,那就是给我们带来爱情的神灯。”
 
  
  Ben Schwarting的妈妈玛丽在她的地下室里种了麦里瓦勒大麻,有时,她的孙女也帮她准备土壤
 
  
  洛杉矶地区的一空医用大麻药房Noho’s Finest里,Damaris Diaz在检查药品的气味和粘性。杂交繁育技术已经产生了新的强效杂交种,比过去几十年里的那些大麻种在影响心理状态的THC方面要高得多——这是健康官员关心的原因,他们引用的证据是高浓度THC的持续烟雾可经对大脑发育产生不利影响
 
  
  Kim Clark的11岁的小儿子Caden患有严重的癫痫。尽管作了二次大脑外科手术,他从来没有一天不癫痫发作,直到开始采用CBD油为止
 
  
  Caden的13岁的哥哥Jax建议全家搬到科罗拉多州去试种CBD。“那里有一个等待一个揭开秘密的人,我可能见到他,但我不可能赶上他,”Kim说,“我希望每个人来看看他——立法者、医生、研究人员。”
 
  
  纽约大学的神经病学家Orrin Devinsky很怀疑。他正领导一个临床试验检测CBD在癫痫的治疗形式方面与一种安慰剂进行对比。“真有可能,”他说,“但我们迫切需要有效的数据。”
[责任编辑]杜新忠
杜新忠戒毒网--戒毒门户 权威媒体